决不会轻饶她

    ( )    决不会轻饶她

    (我汗一个!上一章的第二段有一句,“如果没有雷诺哥这一次的雪上加霜”,应该是“雪中送炭”哈,手指头快,不小心点错了,我刚刚才发现,VIP章节也无法修改,只好在这里说一下了,亲们表PIA我呵,O(∩_∩)O)

    “夏浅浅,你是我的!是我霍承恩一个人的!你敢让别的男人再碰你,我绝不轻饶你……”

    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浮上了霍承恩霸道而狠佞的警告,夏浅浅心下一颤,下意识地就用力推开了旁的男人,面带惊恐地瞪着雷诺哥——

    谌雷诺被她推得莫名其妙,却是忍下了,未有动怒,只好声细语地问道,“浅浅,你怎么了?”

    夏浅浅却只是怔忡着不语,她心底突然划过了一种强烈的恐惧,她没法告诉雷诺哥,她担心,霍承恩见到报纸上,登出他们订婚的消息之后,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

    她还只是有名无实的霍太太时,他就容不得她和白慕钦私底下,稍为亲昵一点的行为,愣是说她就是玷/污了她“霍太太”的份,怪她给他们霍家抹黑,那么,现在呢?

    他那样明白又清楚地告诉过她,他她,要给她一辈子“霍太太”的名份,她非但愤怒出走,不听他的解释,而且,转过却还和别的男人订了婚,只怕,这一次,他真的是不会轻饶了她吧?

    这时,谌雷诺黑白分眼的双眸里,却很快地闪过了一丝凌厉的精光,夏浅浅,你怎么能躺在我的怀里,还想着那个一再伤害你的男人?

    他嫉妒了,他愤怒了,他更怨恨!

    ******

    霍承恩的反击动作,永远比夏浅浅所能想像还更快上一步!

    翌早上,夏浅浅就接到了医生的通知,说是她父亲突然心肌梗塞,病发亡了!

    而据程莎莎的描述,父亲生前离世之前,竟然见过霍承恩!

    她疯了一般地冲向了霍氏大厦……

    意外的是,她一向进出自如的霍氏大堂,这一次却被门口的保安,相当生硬、公式化拦截了下来,“对不起,小姐,请出示您的份证明。”

    她在太平间里见过父亲的遗体,便就是一付失魂落魄的样子,听见程莎莎说,“……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承恩刚才来看他的时候,还是好好地,怎么才不过半个多小时,就猝发亡了……”

    她这才突然像打了鸡血一样地,从医院里冲了出来,匆匆忙忙之间,哪里能想起,要带什么证件之类?

    她煞白着小脸,眼里闪着愤恨的怒火,“让开!我要见霍承恩!”

    可是,保安哪里肯让她上去?好说歹说地,就把架离了开去……

    大厦一隅的角落里,夏浅浅望着保安渐行渐远的影,她嬗弱的**却愤怒得直发抖,霍承恩他是故意的!

    他明知她会过来找他,所以让人拦住她,不见她!

    他明明要娶别的女人,却还是将她当成私有物品一样地,困在边,她越反抗,他就越残忍地打压,直至她皮开绽、奄奄一息、无力挣扎……

    她明明伤心,她明明难得快要死去,她明明委屈得直想狠狠捶打霍承恩以泄愤,可她却只是攥紧了双拳,——

    “霍承恩,我要见你!我今天一定要见到你!我要问问你,到底要我到什么地步?”

    泪水,早已不能宣泄她心中的悲愤,而等待,是她唯一可以得到解答的方式!如果可以,她还要求他,能不能让她的爸爸复活?

    “爸爸”,多么严厉而慈的两个字,她曾经有多自豪,她拥有一个她、疼她、给了她生命,又给了她世上最好一切的好爸爸!

    可是,只是一夜之间,爸爸不见了!

    他早也不能或宠地叫她“囡囡“、又或语带不悦地责备她“夏浅浅!”

    她甚至宁愿,哪怕他像很久之前的那一次,狠狠地一巴掌煽在她脸上!

    那样,至少他还是活着的!她还可以怯怯地求他,“爸爸,我再也不敢了……”

    而不是像现在,冷冰冰地躺在她面前,毫无反应……

    她就那样一动也不动地忤在了原地,眼里透着无比坚决的炽光芒!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渐渐地变得灰白了起来,没一会,就全黑了下来,街道里缤纷多彩的霓虹灯,陆陆续续争相地闪烁了起来……

    霍氏大夏那块巨幅的红色招牌上,边框上的小彩灯,像流苏边似地闪烁起一圈又一圈波纹,在昏暗的黑夜里,别样地夺目炫眼。

    旖旎的灯光下,却有一个小的影,像座雕塑般地伫立着,小脸上早已是一片木然!

    一双锃亮的PRADA新上市、限量款纯正小牛皮的黑色休闲单皮鞋,突然停在了她眼皮底下,“谌太太,好兴致呀!这么晚了,居然还在霍氏楼下赏夜景么?”

    是他!冷冷的声调里,分明挟着浓郁的嘲讽意味!

    她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想说什么,却又神痛苦地僵住了——

    大厦上的挂钟,此时,“当当当……”地敲了九下,夏浅浅才知道,她竟然已经在楼下,站了足足有八/九个小时了!双脚会不麻掉,才真是怪事了!

    霍承恩一张刚毅硬冷的俊脸上,“咻”地闪过了一丝愠怒,低下颔首去,似乎是低声咕哝了一句什么,蓦地微微蹲下//子,修长结实的双臂向前一张,竟是打横就将她抱了起来,“夏浅浅,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可怨不得我!”

    剑眉轻挑,他俯唇贴近之际,狂野而浓烈的危险气息,随之,已来势汹汹地向她袭来——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你丫轻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