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我吧

    ( )    嫁给我吧

    他过来搂着她,温柔地哄着她,“浅浅,嫁给我吧!我知道,你累了,我不要你再等了,我保证让你不再受委屈,永远快乐幸福……”

    她知道,是她又任了,雷诺抛下公司和美国那边的一大堆事务没有处理,却专程赶来接她,还这样耐心十足地哄她——

    她狠吸了一下鼻子,坚决地抹去脸上狼藉般的泪迹,“雷诺哥,我没事,我们走吧,徐经理还等着我去开会。”

    (徐经理是A市公司指定负责夏氏合约的业务代表。)

    谌雷诺带了司机一起同行,车子就停在海边的公路上。

    可她才上了车,又被谌雷诺一下拽进了怀里,

    “浅浅,我你。你知道的,从我进夏氏的第一天起,我就上了你,也一直在为你努力着,我不能让人家觉得,你是曲尊下嫁于我,我不能让你跟着我受委屈……所以,我拼命地工作,一直到今天——可是,浅浅,我你,我想娶你,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他那样认真的表,吓到了她,曾经的被背叛的往事,再次掠过脑际,心里还有些麻木的刺痛——

    她也是知道的,就算他和ELLA没有发生过关系,可是,他仍然拥有别的女人,还一再恶毒地嘲笑她幼稚,不谙/第之事……

    而且,他不信任她,他父母出事后,他竟对她只字未提!

    他过她么?她不知道,也不敢相信。

    心中暗恼,小林怎么就让他过来了呢?

    天知道,她现在连公司都不想去了,很大一部份原因,也是因为不想与他共事,她和他的过去,有怨,有恨,也有愧疚,纠结得不想面对。

    她将他救过她的事,也归结于对她以往的愧疚,可是,他怎么能再跟她说,她?!

    她惊讶地看着他,最后,冲着前座的司机喊道,“停车!我要下去!”

    “不用理她。”

    他一边对司机说,一边扳过了她的脸,

    “浅浅,我今天一定要问个清楚,你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知道,你曾经很恨我,可是,你还我吗?”

    她用手去推他,“我要下车!你放开我!”

    早知道是他要来,她刚才宁可叫了计程车去。

    谌雷诺却更用力地将她拥在前,

    “你能不能面对一下现实?你躲开我又怎么样?我现在是很郑重地在跟你求婚,你答不答应,都要给我一个理由的。”

    他离得她这样近,他/上那股久违的清朗温和的气息,纠缠不去地,一再萦绕于她的鼻端,终于,刺激得她又滑下了两行清泪……

    她哭得那样伤心,他就一直温柔地拍着她的后背,润湿的唇落在她光洁的额顶,

    “浅浅,答应我吧,我不想再看着你这样累,我会让你一直幸福地……”

    ******

    枪击霍承恩的杀手,在谌雷诺向她求过婚的隔天后,就戏剧化地主动去自首了。

    是一个过去和霍承恩有过嫌隙的破产商人,因为妻子受不了贫困的煎熬,怨愤地离他而去后,他大受打击,于是,就神使鬼差地买了枪,向霍承恩寻了仇……

    看完了报纸上的新闻,谌雷诺亲昵地绕着,她白皙柔美的粉颈,一记深、一记浅地吻着,

    “浅浅,现在公开我们的关系,也不怕记者再寻衅挑事,正好,我们新一波的模特选秀要开幕了,抢一个头条吧!”

    她红着脸避开他,

    “别这样,还在办公室里呢。”

    对的,她答应了他的求婚。

    他说的对,她真的是太累了,自从父亲倒下了以后,她就背负着负债累累的夏氏,四处奔波,沉重的包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却还是一再地努力地争取,努力地挣扎……

    可是,到头来,她得到了什么了?

    如果没有雷诺哥这一次的雪上加霜,只怕,这一会,霍承恩要另结新婚的消息,传得漫天遍地,她一心守护的夏氏,依旧只能坐等破产。

    算了吧,反正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她还妄想些什么?

    霍承恩会真的因为,再回来找她吗?

    找了又如何?

    拒绝和赵丽莹结婚么?

    她原本还指望老太太会出面阻止储云雅,可是,她显然防备到这一点了,

    老太太在家里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只顾敲木鱼念经,宅子里还有好些保镖看管,她甚至不能顺利地见老太太一面。

    也许,一直到他们结婚后,她依旧分不清新娘子,并不是叫夏浅浅的吧?

    何况,她也还不能去挑破这一层纱窗纸,她答应过赵丽莹,要给她们一家三口幸福完整的未来……

    而,她这一生终究是要嫁人的,就算不嫁给雷诺哥,也会嫁别人。

    那还不如嫁了他,起码,他们也曾是众人眼中天造地设的一对,他也是她知根知底的,

    起码,他在别人眼里,也是挑之不得的上好婚姻对象,有钱、有貌、有份……

    打着灯笼,也找不出几个这样的人了,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她就这样说服了自己,像是看破一切世俗地……

    ******

    于是,他们郑重其事地,对外界发布了订婚的消息。

    订婚的子选得也很匆促,赶在霍承恩要结婚的前一天。

    雷诺哥说,我要让全世界的人知道,是我的未婚妻甩了他霍承恩的,他没资格拥有,她这样美丽的新娘子!

    可是,为什么,他将她吻得这样用力?仿佛是要覆去什么印记似地?

    “夏浅浅,你是我的!是我霍承恩一个人的!你敢让别的男人再碰你,我绝不轻饶你……”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你丫轻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