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我爱你知不知道

    ( )    她凄然地摇了摇头,伸手拿起那半截烟,轻轻举至鼻翼间,烟蒂上残留着的他熟悉的味道,就这样萦绕而至,呛得她满眼是泪,“霍承恩,你混蛋!我你,你知不知道……”

    她告诉过他的,是的,她他,虽然他真的很混蛋,当她说他的时候,还说她的演技有进步,精湛到足以令他信以为真,迷意乱……

    她也知道自己很傻,可她就是了,明知他只是为了让抱上曾孙,才要勉强跟她在一起的,她也控制不了地他……

    还一次又一次地骗自己说,只是为了公司才要搬回去住的,而其实,她是幻想过的,也满心期待过,他会有那么一点点地她的!

    可是,现在,一切都没了!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过她!

    他娶她,是为了报复爸爸,是为了折磨她,偶尔会对她好那么一点点,也只是因为,她长得像他心里的那个女人而已!

    一颗颗豆大的泪珠,就仿若断线的珍珠般,从她眼角慢慢地滑落下来,在地上留下了一小滩透明的水迹,午后的阳光从百叶窗缝隙里斜进来,落在那水迹上,就泛起了层层粼光,晶亮晶亮地,像是在嘲笑她的痴心妄想……

    ******

    早上在电话里吵翻了,中午在会议上也差点红了脸,一直到晚上,霍承恩也没有打来一个电话,甚至,也没叫芳姨催她下班回家……

    这样过了有一个星期,夏浅浅就明白了,这一次他是铁了心,要跟她一刀两断了!

    那天晚上,她一直在办公室里,挨到过了十二点,才到公司附近的酒店,订了一个房间。

    她不想回妈住在西街的家,她就这样突然跑回去,妈一定会担心的。

    这天下班后,夏浅浅像前几天一样,回酒店,取出房卡,开门,进了房间,想要进去洗澡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她把向银行申请的一份贷款单落在了霍宅!

    怎么办?

    自从霍承恩那天在董事会,说了那一堆无比生份的话后,董事们似乎都有些垂头丧气,好几个小股东,竟然还背着她,偷偷找买家,要放掉手中的股票。而各个银行对她的态度,也是益发地冷淡了!

    答应的二次贷款额,只怕是再也没戏了,大概还筹谋着,该找个什么合适的借口,来跟她讨债吧?

    而,赵董是目前唯一,一个还愿意考虑给她贷款的人了,她错失不起这个机会啊!

    要不,就回霍宅拿吧?

    这个念头一生出来,夏浅浅的双脚,就像是自己有了意识似地,大步迈了出去……

    叫了计程车送她到霍宅,站在那扇无比熟悉的、双开门灰色合金智能防盗门外,她却呆呆地伫立着,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开锁的数控门卡,她是有的,不必惊动屋内的人,她就能悄悄地进去,霍承恩大概是气懵了,并没有让她交出门卡。

    可是,她害怕,她害怕在里面看到另一个“夏浅浅”,或者,应该就是他最的“景”?

    她怔怔地抬头,看向二楼那扇紧闭着的窗户,是一片漆黑的,一丝灯光也看不到。

    心下反而松了口气,霍承恩的车子也不在院子里,所以,他可能还没回来,也可能,他根本就不会回来,反正,他的“家”,从来就不是安在这里的!

    ******

    夜里的风,其实凉的,可不知怎么地,她的手心,却渗出了密密实实的汗珠,粘粘腻腻地,就像她的心,说不出的柔软,只怕他的残忍和恶毒会像利刃一般地,一刀将她刺得鲜血淋漓……

    在夜幕下站了好几分钟,夏浅浅终于下定了决心,像心虚的小偷似地,用手中的卡片,刷开了院落的防盗门,四下里都静寂无声,

    只有走廊下的照明灯,泛着冷冷的白光看着她,还有,墙角里的拉菲儿,瞪圆了眼,警觉地看向门外,见是她,又摇动了一下狗尾巴,不吭一声地跑开了……

    夏浅浅穿过走廊,轻轻地打开了家里的大门,又借着走廊里投进来的微弱光线,慑手慑脚地摸了进来——

    光线太暗,她什么也看不见,可也不敢去开灯,为什么不敢?她却也不知道。

    只呆呆地在室内站了好一会,待眼睛渐渐地适应了黑暗,突然之间,-上的寒毛却一根根地竖了起来!

    有人!沙发上有人!

    黑暗里,那个冷峻坚毅的轮廓,是她再也熟悉不过的人,是他!她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她该怎么办?掉头就走么?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他突然起打开了开关,突如其来的明亮光线,刺得她半晌也睁不开眼睛,她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也不知道要跟他说什么,只好在原地待着,一动也不动,任他打量着,然后,她听见他有些吃力而口齿模糊不清地说,“是你?”

    夏浅浅从来都不知道,他竟然是一个喜欢过量喝酒的男人!

    最近的这一段时间,他好像经常都是喝得烂醉的,回到家来,又喜欢问她一些莫明其妙的问题,或者是一些蛮横而无理的要求,比如说,“夏浅浅,说你我!”

    她很想知道,就算他真的知道,她他,又可以改变些什么?

    她只是一个他痛恨的仇人之女,从来就不是他心中最的“景”!

    今晚的他显然也喝了不少,她离得他至少有一两米远,却依旧可以清楚地闻到,他-上浓烈的酒气,她把心一横,“霍少,我来拿一点东西,拿过就走。”

    (谢谢244805470亲亲送来的打火机和蓝色妖姬,么么,亲一个~今天的第五更!!!灰灰承诺的更万字,今天的任务已圆满完成!!!宝贝们,集体么一个~,O(∩_∩)O)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你丫轻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