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喜欢别人碰他的女人

    ( )    被惊醒的霍承恩,睡眼惺忪地瞥了旁的夏浅浅一眼,却是蓦地探出一只修长的臂膀,一下子将她卷向怀里,“我你!”

    夏浅浅突然就惊悚地僵在他怀里,不敢动弹,她听见,自己屏住了呼吸,小心奕奕地问,“我是谁?”

    空气里,却只剩下边那只劳力士钻表的“嚓嚓……”走动声,以及他此起彼伏的细微呼吸,夏浅浅的-体霎时瘫软了下来,她怎么会犯这样的傻气?

    他在说梦话!

    突然就有些嫉妒,他梦中那个幸运的女子,能被他这样深深地放在心底,一定曾经很相吧?

    怔怔地看着他那张近在咫尺的冷峻脸庞,她轻轻地将自己微凉的小脸,靠上了他温暖、迷人的结实膛上,失神地咛听着他规律而沉稳的心跳声,她却渐渐地觉得阵阵寒意渗上心头,一圈圈地席卷而来,她沉溺在其中,痛苦地挣扎着,却又越沉越深……

    怅怅然地,一夜无眠……

    直到天色灰白渐亮的时候,才顿觉倦意丛生,心想着,再眯一会,只一会,她就起——

    她要回公司,她要赶在霍承恩处置雷诺哥之前,把他救出来!

    ******

    这“一会”,不知不觉地就变得好长……

    等到再睁开眼,夏浅浅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地睡过了头!

    最奇怪的是,一早要开早会的霍承恩,居然也破天荒地还在沉睡中!

    听着他旁的手机,发出一阵“叮铃铃”地清脆叫声,她正想伸手去接,却见他未睁眼,已抓起手机——

    电话是尤娜打来的,问他是否要取消今天的早会?

    他本来还有三分睡意,这会却是一下子从-上跳了下来,“当然不可以!现在几点了?”

    电话那端传来尤娜软软的话音,“九点三十五。”

    “S-HIT!”放下电话,便进了卫生间洗漱。

    夏浅浅也连忙起,拉开闭合的双层刺绣窗帘,刺眼的阳光“刷”地就了进来,她猝不及防,连忙低下头去,可是,太迟了,

    眼眶中已积满了晶莹的泪水,她这一低下头,正好就流了下来,她匆忙用衣袖去拭,正巧霍承恩从卫生间走出来,浓密的剑眉骤然一蹙,“怎么了?”

    她强笑,“没事,刚才拉窗帘给阳光刺的。”

    霍承恩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因为他么?”

    故意忽略她瞬间一滞的躯,他转过去,又走向衣物间,找起他的衬衫和领带——

    “霍承恩,我本来不想说的,是你先挑起这个话题的!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雷诺哥?你说,你跟我爸爸有仇,你恨我、恨夏氏,我都可以理解,可是,雷诺哥,他是无辜的!他只是夏氏旗下的一个艺人而已!你为什么要把他害成这样……”

    刚才被阳光刺痛的双眼,更加泪如雨下,拉菲儿嘶咬雷诺哥时,那一幕无比惨烈的景,时时地在她脑子里打转,她有多恨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冲-动地去机场找他?

    如果,他走了,昨天那残暴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霍承恩“砰”地一下,重重地关上了衣物间的门,沉着脸丢下一句,“我不喜欢他碰我的女人!”

    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只留下夏浅浅像座雕塑地忤在原地——

    “他的女人”?!

    要是她没有弄错的话,明明应该是他指使ELLA,恶意地拆散了她和雷诺哥,如果没有他,她现在可能已经和雷诺哥结了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

    夏浅浅托了白慕钦帮忙,又吩咐了小林暗地查探,甚至找了私家侦探社,可不知道为什么,一连过了三天,雷诺哥的下落却是一直杳无音信!

    就连原本居住在郊区农场的谌氏二老,也像是人间蒸发了似地,突然就没了踪影,附近的居民都说,好几天没有再见过他们出过门了……

    傍晚的时候,忙碌了一天的夏浅浅,无力地栽倒在客厅那张,意大利进口的红色真皮沙发上,闭起双眼,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今天的晚饭,也是她一个人吃吧?

    霍承恩似乎是恼了她,自那天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见他回过家,算一算时间,好像也有一个月了吧?

    听说,他最近又迷上了一个酒吧驻唱的,每晚必去那间**捧场。

    有好事之徒拍到过,他们亲的一些**照,早上,居然打电话到她公司,开口就向她勒索一百万,说是她不给钱,就把她老公的风-流照片卖给杂志社,让他们霍、夏两家蒙羞。

    她当然不予以理会,挂了电话却气到不行,她不过是个挂名的假太太,除了一张离婚证,她跟他什么关系也没有,凭什么要受他强加在她-上的委屈?

    而且,因为他该死地传了一条这样的绯闻,银行方面的态度又变得暧昧了起来,原本谈好的二次重贷款额,也迟迟没有批复下来,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股价,又开始摇摇坠落地动起来……

    董事局的那帮董事,还明里暗里地示意,让她去找霍承恩好好谈谈……

    谈?那也要她见得着他才行呀!

    夏浅浅冷冷地笑了笑,最后,竟然一骨碌爬起来,愤愤地抓起边的一只抱枕,“嗖”地一下就扔向了,他们那张挂在雪白墙面上的结婚照,

    “霍承恩,你最好永远也不要回来!”

    只是,抱枕却被人在半路拦截了下来,一个低沉喑哑的磁嗓音,自后戏谑地响起,

    “你该不会是想我了吧?”

    (第四更。谢谢ZY314亲亲今天中午又送来的“蓝色妖姬”一束,宝贝好给力,死乃了,O(∩_∩)O)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你丫轻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