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又做错了什么?

    ( )    被褥凌乱的高级实木大--上,霍承恩单手撑在夏浅浅旁半坐着,原本就因着醉意,而泛着腥红的双眼,益加地红得骇人,

    “夏浅浅,你知不知道?!你越是这个三贞九烈的样子,我就越想狠狠地蹂-躏你!”

    无语……她又做错什么了,惹得他这样生气?夏浅浅低睑下双眉,不敢看他盛怒的嗜血双眸——

    可是,等待中的惩罚并没有降临,霍承恩嘴里不知道低声啐了一句什么,只见他气冲冲地走向门外,“芳姨,把我的车钥匙拿来……”……

    夏浅浅就猜想,他可能会去找外面的女人“降火”。

    于是,也慢慢地起,换下那刚才被他粗暴地,撕扯坏了的丝绸睡衣——

    “砰”地一声巨响…………

    夏浅浅正在穿衣的手,惊得一下子停在了前!

    霍承恩不知什么时候又折了回来,还突然暴怒地一把掀翻腿边的褥,

    “夏浅浅,你这个薄寡义的坏女人,你怎么会这样地,没心没肺的!”

    察觉他的怒火,有越烧越旺的趋势,夏浅浅有些避之唯恐不及地,往后的墙角后退了几步,一双分明写满了“惊恐”的黑亮眸子,不安地、惧怕地瞪着他——

    “S-HIT!”

    霍承恩似乎是恼怒又无奈地,轻叹了一口气,接着朝她探去他修长、结实的长臂,用力地揽向怀里,

    “夏浅浅,就算你不我,就算你心里面,一直只有谌雷诺那个小白脸,可你是我的,一辈子都只能是我霍承恩的,你永远也别想逃得掉!”

    ******

    他残忍的话语,就仿佛是千担重石压向她,无地将她心底的希望一点一点地辗碎……

    夏浅浅霎时就觉得,一股巨大得无可名状的怒气,“蹭蹭蹭……”地自心底急切升起,

    她凄美地扬起一抹淡笑,看着他那张霸道而狂妄的冷峻面孔,像是问他,又像是在赌气,

    “可是,霍承恩,你又不我,为什么得把我绑在边?”

    是的,他不她,她也不他!

    她绝不能他!

    她不要像艾琳和尤娜那样,卑微地祈求他多赐予那么一点点的,就自以为可以比别人幸福!

    她只是为了夏氏,为了利益,不得不屈服于他!

    霍承恩却像是酒醉后闹腾累极了地,把脸埋在微微凹陷的肩胛处,一动也不动地抱着她,就这样相倚着靠在一起……

    直到耳边传来他细碎的酣眠声,夏浅浅才知道,他早已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待到芳姨拿着车匙上了楼,敲门、进来后,就看到夏浅浅一个人正吃力地,将伏在她-上睡得死沉的少爷,一步一步地挪向边,于是,赶紧上前来帮忙,又问,

    “少,车钥匙怎么办?”

    夏浅浅愤愤地道,“放回去!”他醉成这个样子,也就只能冲她撒撒气而已!

    两人合手合力地,把他弄到了-上,夏浅浅已气喘连连,也顾不得心里有多恨这个男人了,子一软,就瘫倒在-上,连芳姨跟她说,“少,晚安!”

    她也没力气去回应她……

    ******

    夜里,不知怎么地,又梦见了雷诺哥满是血的残状,夏浅浅骇然惊醒过来后,才发现,自己-上的衣物,早已尽数湿透!

    那种粘粘腻腻的感觉,让她十分地不舒服!

    起冲洗了一下-子,又换了一衣服,再躺回到-上,却已经了无睡意!

    天还没有亮,窗外灰黑、灰黑的,也不知道是几点了?

    手机就放在边的柜子上,她却懒得去开机!

    明明睡不着,却一点也不想动,这是不是也算作上流社会的无病呻**?

    她甚至很清楚,自己刚才忘了开卫生间的灯,却依旧放任不管!

    而此时,里面那明亮的灯光,从那扇未关严的门缝里恣意地泄露了出来,洒落下一圈旖旎的淡黄色光晕,就像是特意设计的一样,一点点的模糊,却漂亮得让人心下愉悦……

    她在黑暗里睁大了眼睛,房间里太静了,静得她听到他那边的头柜上,他的劳士表钻表正“嚓嚓……”地走动的声音,也听见清他的呼吸。

    他不常和她睡在一起,即使睡在一起,也经常是背对着她,除了在医院的那一晚,和她重新搬进来的第一晚。

    他的睡态很不好,总是霸占很大的地方,据说,这是长时间独睡养成的习惯,可是,他有那么多女人,怎么会独睡?

    脑海里,不期然地又想起艾琳的话,“他你!我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我看得出来,他的确是你的……”

    不知怎么地,心中突然一动,她坐了起来,俯过去看他,暗沉的光线里,他的轮廓依旧是深刻而冷峻的,见他睡得正沉,她忽然就孩子气地,试探地伸出一只手指去,在他眼前晃了晃——

    当然没有什么反应。

    她的呼吸不由地微微地急促了起来,大胆地伸出一只手指,轻轻地抚上了他的脸庞!

    她第一次这样肆无忌惮地触碰他,以为会恨他,恨这张无的脸孔,可是,一种奇妙而温暖的感觉,却瞬息间从指尖传到了心脏……

    他的下巴上已冒出了一层密密的胡碴儿,扎得她手心有一点麻麻的酥痛感,也扎痛了她的心——

    只有这一刻,他沉睡着的时候,他才是最无害的,也是完全属于她的。

    鼻子里,不知怎么地,就莫名地发起了酸来,她本能地扭动了一下子,或许是动静太大了,惊动了他,只见他醒眼惺忪地瞥了她一眼,却是蓦地探出一只修长的臂膀,一下子将她卷向怀里,

    “我你!”

    (第三更)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你丫轻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