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给你,所有的痛

    ( )    离婚前那骇人的一幕,似乎还历历在目,夏浅浅恍惚地厉声笑了起来——

    在夏浅浅苦苦哀求不要离婚的时候,霍承恩却是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轻启薄唇之际,迸出的每一个字,霎时让她心碎一地,“太迟了!夏浅浅,我已经不需要你了……”

    她才知道,他那晚之所以会出现在夏宅,是因为他早已布署好一切,只等着她就范……

    ******

    夏正天的书房里,夏浅浅毫不犹豫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姓名,随后,又淡然地收起那一份属于自己的协议,,,

    霍承恩却狞笑着踱至夏正天跟前,鄙薄地吐出一串串残酷的字句,“夏董事长,我很期待看到,明天的早报登出我和你女儿离婚的消息之后,夏氏的股价会跌落几个点?呵呵……”

    夏正天气得当场晕厥了过去,乌莎莎哀哀凄凄地哭喊起来……

    “爸,你怎么了?!爸!爸……”

    夏浅浅哭着就要奔向父亲的边,霍承恩却骤然欺近她旁,一手擒住她纤细的腰,另一手则轻蔑地挑起她尖尖的下颌——

    夏浅浅这时候,也不知是急昏了头,还是潜意识地就想发-泄,她对这个男人的恨意,竟然“哇”地一口,深深地咬上了他的手臂!

    令人心生寒意的厉眸“咻”地一黯……

    夏浅浅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刻,他熟悉而温的气息,肆无忌惮地侵|袭着她脆弱的感官,他却在她耳畔鬼魅般地森低语,

    “夏浅浅,你在害怕了吗?你想不想知道,当鲜血从你的|体上,一滴一滴地淌下来的时候,到底是一种怎样地沁入心脾的疼痛?”

    他猛地张口,往她前白皙而细致的微肌肤上,狠狠地咬了下去!

    “这一口就像,你拿玻璃碎片狠狠地,扎入我手心里的那一刀,又深又痛;还有这一口,像你刚刚咬在我手臂上的齿印,虽不见伤口,却疼至五脏六腑……夏浅浅,你给我的痛,今天我要全部还给你!就算离了婚,你也永远别想抹掉,我霍承恩留在你|上的印记!”

    …………

    一个月前,被他嘶|咬过后的|口,那鲜血淋漓的伤痕,早已痊愈,只留下了数排,依旧清晰可见的雪白齿印,就仿佛是他烙在她心中那无比的巨痛!

    此刻,更是痛得似乎要将她撕裂了一般!

    夏浅浅在霍承恩双手的强硬钳制中挣扎了起来,不顾-下流淌得越来越多的鲜红液体,她极尽鄙夷地冲他冷笑道,“霍承恩,谢谢你……”

    (解释一下,本文更。如有发现当未更新章节,请多刷新几次,网站有时候会抽风,不能及时显示,汗……)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你丫轻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