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浅浅,Figh

    ( )    夏浅浅索闭上了双眼,“你动手,我不怕你——”

    宽敞的车厢内突然死寂一片,静得夏浅浅可以清晰地听见,自己颤抖着的失律心跳,她在等待,等着双脚被人拧起腾在半空中,等着那一种绝望而窒息的疼痛……

    只是,她所想象中的残酷惩罚却迟迟没有降临,喉咙间的不适感,也渐渐地消除,依稀之中,她似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夏浅浅满腹狐疑地睁开了眼睛——

    墨黑色的车窗玻璃被降了下来,窗边的霍承恩修长的二指间,挟了一支细长白面的进口香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点燃的,此时已只剩下了三分之二。 。

    他的神淡漠,仿佛刚才那个嗜血、狂怒的人并不是自己,只幽深似潭的一双黑眸里,透着几分闪烁的霾。

    他并不看她,一张冷酷深刻的俊脸,一直只若有所思地盯着窗外。

    夏浅浅于是也将脸撇向了车外,沉默,车里依旧如死一般地沉默……

    黑色的林肯香槟房车不知道绕了多久,天色已渐渐暗沉下来,愈夜愈美丽的时刻即将来临……

    霍承恩蓦地将左手间的香烟伸至唇边,狠狠地吸了一口,缓缓地吐出一圈又一圈的烟雾,

    “夏浅浅,你听好了!其实我也一点都不喜欢,和你这种自以为是的大小姐绑在一起!不过,你是我手里最有利,且最有效的一颗棋子!你,必须得陪我演完这场戏!”

    夏浅浅反应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想把我爸和夏氏怎么样?”

    霍承恩却是诡谲地往她额前,蜻蜓点水地印下一记浅吻,脸上的笑容森如鬼魅,

    “很好!夏浅浅,Fight!好戏就要上场了!”

    他冷笑着下了车,夏浅浅顺着他的影望过去——

    他们这辆豪华的林肯120,赫然已停在了大气典雅、人潮涌动的市府宴会厅!

    出席宴会的,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是本市政商场上声名显赫的权贵之流,夏浅浅并不意外在这里看到了自己的父母。

    当母亲程莎莎一脸宠怜地搂着她,前后左右地仔细察看了一圈后,又淡淡地微笑着对霍承恩说,“承恩,浅浅她任不懂事,没有给你添什么麻烦?”

    夏浅浅却蓦地眼中一,莫名哽咽,“妈,我想回家……”

    (谢谢“aa55115”亲亲早上送来滴花花,MA~内牛满面啊,灰灰滴第一朵花花终于诞生了!亲滴,再摁倒狂亲一个,哈哈……从今天开始,不懒了。。。亲们滴留言偶都仔细回复过了,晚上想为乃们加更,给偶动力哈~收藏、推荐、留言……统统都给银家留下,乃们~O(∩_∩)O~。。。)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你丫轻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