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胎药

    夏浅浅狐疑地看着芳姨,语带讥讽,“是哪个狐狸精怀孕了?”

    芳姨却不以为意,依旧笑得欢天喜地,“不是她们!少快趁喝了,凉了就没有药效了!”

    “这是什么药?”夏浅浅啜了一口,苦苦地,好难喝!

    “安胎药!”

    “噗——”夏浅浅一口全喷了出来,“芳姨,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又没有怀孕!”

    “不会错的!肯定能怀上!少睡到这个点数才起,少爷昨晚很吧?!”

    这个点数?夏浅浅疑惑地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可不是,都九点多了!她还打算今天要去销假上班的呢!

    夏浅浅匆忙地想要出门,却又被芳姨一把拉到了角落!

    只见芳姨一手拾起洗衣机上的单,“哗”地一下在她面前摊开,一团深沉的落|红,就赫然地出现在她眼前!

    “怎么样?昨晚风光旖旎,无限美好吧?”芳姨高兴得都忍不住促黠地,朝夏浅浅拼命挤眼色!

    原来,昨晚那一场并不只是梦,她|上的酸痛,也并不是缺乏运动所致!

    霍承恩那个混蛋,竟然如此禽|兽地折磨她!

    记忆之中的那张脸,如恶魔一般地扑向她……

    夏浅浅害怕得,全不由自主地颤悚了起来……

    芳姨不知内详,还以为夏浅浅是害羞了,于是抿嘴一笑,犹自打趣地说,“少爷早该这样了,不然老爷和太太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抱得上孙子……”

    夏浅浅却忽然想起,单上怎么会出现这一团落|红?

    她明明记得,那一天在酒店,早上醒来的时候,她和霍承恩都是一丝|不挂的!

    夏浅浅怒冲冲地闯进了霍承恩的书房,“那天晚上,在酒店,我们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事,对不对?”

    霍承恩挑了挑眉,从埋首的文件中起,原本就高大拔的躯,在一袭剪裁合体的手工版阿曼尼西服的衬托下,益发地魅力人。

    他施施然地走到夏浅浅面前,单手插入西装裤袋,居高临下地睨了夏浅浅一眼——

    那个样子,突然像极了雷诺哥拍某支轿车广告时,那种说不出来的帅气、迷人,夏浅浅忽觉口干舌躁了起来……

    却听到某人云淡风轻的口吻,“你想发生什么事?”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你丫轻一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