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5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木木叶 书名:旭日之殇
    “小姐您怎么了?怎么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小鸢见夏鹊婼回来,立刻追问着。

    夏鹊婼摇了摇头,犹豫很久才终于开口,她问:“小鸢,韩翌河是怎么样的人?”

    小鸢被她的问题弄得摸不着头脑,几秒后,她笑了:“下毕竟是魔羽的皇,在仙栩人眼中自然是冷血无了,可……”

    看着夏鹊婼斜着脑袋,小鸢又接口道:“下对小姐可是从没有残忍过呢。”说完,她像只小老鼠般笑了起来,露出两颗洁白的门牙。

    夏鹊婼的眼珠转向四周,像是故意为了分散注意力。

    此刻,她的脸不争气的红了起来。她用手捂住,不想给别人看见。

    小鸢的眼帘有些下垂,她摇了摇头,再次恢复了精神:“小姐,您去了那么久,午膳时间也都过了,我看厨子们反正也还闲着,不如让他们给您做些点心如何?”

    夏鹊婼点点头,面带温润的笑容:“嗯,麻烦你了。”

    没过多久,小鸢拿来了几个精美的小碟子。

    碟子里装着的都是一些从没见过的很漂亮的糕点,有些圆润光滑的就像是玉石一般剔透漂亮。

    夏鹊婼拿起筷子,迫不及待地夹起一点送入口中。

    甜甜糯糯,冰冰凉凉,入口即化,咽下后一股花瓣的清香味充满了她整个口腔。

    “小姐觉得如何?这些可都是厨子们的拿手好戏。”

    “看她一脸的幸福,自然是觉得好吃了。”门边一个脚步声缓缓响起。

    夏鹊婼看去,只见韩翌河右手持扇,轻踏着步伐向她走来。

    她的脸颊泛着红润,她看了看小鸢,把视线瞥到了一边去。

    “怎么,见是我便不高兴了?”韩翌河开口,如风般温柔磁的声音的声音摩挲着她的耳畔。

    “没有啦,而且也别说的那么麻。”夏鹊婼抖了抖一鸡皮疙瘩,她面向韩翌河,“你来这里做什么?刚才还见过的。”

    韩翌河露出一张委屈的面孔:“还说没有呢,现在你的脸上可是写着‘不许靠近’四个大字呢。”

    看着这样像孩童一般的韩翌河,夏鹊婼偷偷捂嘴。

    那是与先前所截然不同的韩翌河,甚至可以用“可”两个字来形容。

    夏鹊婼忍不住捏起了他的脸:“翌河要乖点才会惹人喜哦。”

    “我要惹人做什么,为魔羽的皇若是成了娃娃还了得?”韩翌河鄙夷地看着她,顺便甩掉了她的爪子,“钗带的很好看。”突然,他爆出了这么一句话。

    在风的吹拂下,黑色的长发随风飘动,挡住了那双苍绿色的眼睛。五官像是冰的作品,白皙透明显得梦幻。他极像一只刚刚从千年睡梦中苏醒的野兽,妖娆的让任何人看了一眼就不能放开

    然而,他就这样站在夏鹊婼的面前,带着一抹温和的笑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夏鹊婼依旧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他。

    小鸢在原地咳嗽了几声后,夏鹊婼才反映过来。此刻,她的脸颊涨得通红,像只熟透的苹果。见韩翌河正看着自己,夏鹊婼一下子转过头去:“哪,哪有好看。”

    一边的小鸢看得乐了,偷笑了几声后调侃道:“小姐这样算是天生的格还是……后天的害羞?”

    夏鹊婼的脸显得更红了,她轻轻拍了拍小鸢的脑袋:“你这丫头,都不是啦。”

    小鸢“嘿嘿”得意笑了两声:“那下和小姐好好聊聊,我这不相关的人就先退下啦。”

    “不用了,我找鹊婼的确有些公事。”韩翌河说完,转头面向夏鹊婼,“再过不久你就要去仙栩了,至少在之前,让我教你一些防的法术吧。”

    夏鹊婼眨了眨眼睛。

    “我会派人保护你,可想来还是不放心。何况你是天女,若是被一些奇异之士看出份,难逃一战的危机。”他睫毛下垂着,满脸的担忧。

    “没事的,你都说我是天女了,想必我只要经过你的指点必会天下无敌,哪里来被伤害的分呢?”夏鹊婼拍拍脯,自信地说道。

    “若是如此,那就最好了。打铁不如成,现在你就随我去隔壁的空院子吧。”韩翌河变得很快,他笑得如指尖的紫花,狡黠妖娆如狐如魅。

    夏鹊婼突然有一种上了他钩的感觉。

    ……

    隔壁的院子花香四溢,沁人心脾。

    如花一般的影在空地上格外显眼,黑色的衣袍衬托着白皙的肌肤使他显得格外妖艳俊美。

    韩翌河手中的光辉渐渐暗淡了下来,不过他前方的树变得光秃秃的,树下还堆着一地的叶子。

    “好棒好棒啊。”夏鹊婼跳着拍起手来。

    “别光顾着看,你也过来试试吧。”韩翌河无奈摇摇头,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

    夏鹊婼走上前:“只要念咒文就行了吗?”

    “当然不行。”韩翌河在她脑门上轻轻一弹,“要是那么容易就学会了,那便也称不上叫魔法了。”

    夏鹊婼对他吐吐舌头,仔细地听他讲起来。

    “既然是魔法,那么便是有心而生,念咒文不过只是方便魔法的种类罢了。看着你眼前之物,想着你所要的效果,若心念强盛,魔法自会施展成功。”韩翌河见夏鹊婼有些迷茫,继续说道,“不用担心太多,只要有所念,必会成功。那么,你便先尝试着看看吧?和我一样,击中那些树叶试试。”

    夏鹊婼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她走上前,闭起眼睛。

    “沧空之舞,风引之路。”

    她缓缓念着刚才韩翌河所念的咒文。可是几秒之后,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风还是一如既往温柔的吹动着,树叶也显得十分安静。

    “看来是不行诶。”夏鹊婼睁开眼睛,无力地叹了口气,不过很快她又重振了精神,她小心问道,“我再试一次看看?”

    “自然没问题。”韩翌河说道。

    夏鹊婼对着自己自信地点点头,走向那棵树,又一次闭起了眼睛。她伸出手,触摸着树的表面。

    由心而生吗?

    “叮铃——”风吹响了那支步摇上的铃铛,发出清脆动人的声音。

    紫色的影轻轻从她黑色的视野里闪过。

    此刻,夏鹊婼感觉她的指尖充满着温暖。那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风被她所吸引着,缠绕在她的周围,她的发丝被吹得不停飘动着。

    “沙沙”叶子不停的摩挲着,越来越强烈。

    韩翌河看着这一幕,充满笑意的眼睛还是隐藏不住淡淡的霾。

    她的影,她的动作,一切的一切都和千年前的相同。

    他好不容易又遇见了,可却又要放手让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

    这算是什么?讽刺吗?

    可,或许对他而言,这已经算是天神的恩赐了。

    夏鹊婼睁开眼,看着那一地的叶子,立刻露出了笑颜。

    “怎么样怎么样?”她高兴地像只兔子,“虽然没有你厉害,可这毕竟只是我第一次的成功啊。”

    韩翌河细长的眼睛形成半月:“是很厉害。”接着,他停顿了一下:“那么,我便也放心了。”

    夏鹊婼明白他的意思,她低下头,那双杏眼的光彩比刚才暗淡了很多。

    她虽与韩翌河相处没有多久,可却有一种极其不舍的感觉。

    双鬓苍白却也不得再见伊人颜,愁与怨占据心头难割舍。

    此刻的处境似曾相识,而这种相似让她感到极其的不安,甚至是害怕。

    “放心,一有机会我便会来看你。”他的手抚着她的脸颊,温暖的触感让她忘记了刚才的寒冷。

    夏鹊婼的双瞳里透出韩翌河的脸,那张妖艳倾城难以描绘的脸,那张温柔可亲充满笑意的脸。

    “嗯,一定哦。”松了口气,夏鹊婼伸出小指,与他拉钩。

    “若是反悔了,那你便是猪。”在韩翌河拉完勾的同时,她坏笑着,“堂堂魔羽的下若是一头猪的话,可是会遗笑万年的哦?”

    “嗯。”他莞尔,从袖子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玉石戒指,“去仙栩之前戴上它,千万不要拿下。它会帮你抑制魔法,让仙栩的巫师发现不了你的份。”

    那黑色玉石在阳光下显得很漂亮,一抹柔和的光芒像水滴一般在里面晃动着。

    夏鹊婼接过戒指,带了上,大小正好。

    “你过会儿就去准备下,明天早上,伽蓝会陪你一同去仙栩。”韩翌河笑着,声音却显得有些不愿,“到了仙栩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夏鹊婼有些不舍地看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极其灿烂的笑脸:“嗯,我会的。”

    “明天我有些要紧的事要做,可能不能送你了,你和伽蓝一定要小心啊。”

    “知道了知道了”夏鹊婼吐了吐舌头,“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用那么啰嗦啦。”

    如果真是这样,自然再好不过了。

    韩翌河抬头。

    他好像有些后悔了,他还是舍不得她离开。

    他轻轻触碰着她头上那支叫做“染笑”步摇的铃铛。

    清脆的铃声和笑声是那么的相似。

    “翌河?”夏鹊婼感到好奇,她叫着他的名字,“你……”

    她的话说到一半,一个突如其来的力度突然打断了她。

    韩翌河把夏鹊婼推向了自己的怀里,他的力气如此之大,让夏鹊婼有些喘不过气来。

    那刻,一股香味钻入了夏鹊婼的鼻中,是很好闻的香味,可却让她很不舒服。她感到喉咙沙哑,眼睛也是涩涩地无比难受。

    “莫瑶。”突然,一个和她很相似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响起。声音响起的同时也带起了一阵似海浪般的冲击。

    比刚才更加难受的感觉在刹那间袭来,像是被一双手死死地掐着一样。如同一只迷途的蝴蝶,在森林中舞动着支离破碎的体。

    夏鹊婼的脑海一片空白,她什么都没有想,推开了韩翌河。

    “抱歉。”此刻,韩翌河的脸上露出失落。他像只被遗弃的猫,低着头:“我太自作主张了。”

    “不,没什么。”夏鹊婼没有看他,她不敢看他。因为就在刚才的一瞬间,她才明白她把他伤害了。

    “我送你回去吧?”韩翌河再次露出往的笑颜,让夏鹊婼看的心痛。

    夏鹊婼点点头,为了分散注意,她抬头看着天空。

    此刻,已是傍晚,红色的夕阳显得格外艳丽。不远处,落群的孤雁在天际发出一鸣嘶哑的声音。

重要声明:小说《旭日之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