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勾芒(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妄想车厢 书名:踹你下人间
    夕阳西下,黄沙滚滚,仔细辨认,会发现黄沙中还夹杂着不少细碎的木屑。不远处黑色的木塔建筑近在咫尺,小鬼和小胖球却执意就地扎营,不再前进。

    “东方有木神,名讳为勾芒。姿柔美,貌比月宫嫦。闻声不见影,只待有郎。求木灵钥,不如把家还。”

    小鬼边搭着帐篷边摇头晃脑地哼着诡异的古调小曲,小胖球随之和声。

    毕方好奇道:“你唱的这是什么歌谣?好奇怪啊。”

    “这是上古山河流传的关于东方勾芒的童谣小曲。”小鬼头也不抬地答道,“五灵钥分为金木水火土五条,其中以烛的眼睛最容易得手。基本上你只要去了钟山,见了烛,它就会给你一枚它的眼球当做纪念。而东方勾芒的木须为最难得的灵钥,自从上古山河重要群集,各自寻找五灵钥以后,千百年来就只有一个妖兽有幸得过她的木灵钥。其余妖兽,通通无功而返。”

    “难度这么高?”毕方吃惊了,“莫不是东方勾芒提出什么要求,让那些妖兽拿东西来交换,它们达不到吧?”

    小胖球摇头,插嘴道:“其实得不到木灵钥,根本就不是那些妖兽的问题。问题本——是因为东方勾芒为女子。”

    小鬼同意地连连点头。

    ……

    毕方谦虚求解:“然后呢?”

    小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都说得如此明显了,你还不懂?东方勾芒为女子,纵是背上羽翼浓密,脸蛋也是光滑洁白的。别说胡须,她连胡渣都没有!”

    陆行衣搭好帐篷走了过来,闻言不觉挑眉:“既然如此,那当初有幸得到木灵钥的妖兽是施了何种手段,才能让她长出胡须来?”

    小鬼啧啧嘴,得瑟地摇着头:“你们这就不懂了吧!嘿嘿,那东方勾芒为女子,本无胡须。但她有一个毛病,就是平生受不得伤心生气。只要她遇到什么足以令自己伤心落泪或怒气攻心的事,脸上就会‘嘭’地长出一团浓密的大胡子!哈哈哈哈哈!”

    小鬼笑得欢畅,小胖球反而叹起了气:“只是,千百年前她曾受过一次伤。当时上古山河卷入了妖兽动乱,实力稍微强些的妖兽都为争夺五灵钥大打出手,生怕稍迟一点,就要被上古山河内阵法打回原形。动乱牵连极大,她眼睁睁目睹心上人战死,悲恸绝,长出了平生第一次木须。谋害了她郎的妖兽虽然得了木须,但却遭到报复,生死不明,连木须也消失了踪迹。此后东方勾芒便发誓不愠不怒,不嗔不喜——这也是千百年来无人从她手中得过木灵钥的原因。”

    毕方可惜地叹道:“不愠不怒,不嗔不喜,那不成了一瓢死水?”

    “深至此,便会如此。”陆行衣柔声道,伸手将毕方头上挂着的一片木屑摘下。

    站在不远处的宁觉眉头微皱,走了过来,不经意似的将站在毕方和陆行衣中间:“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商量一下,该如何用计让她生出胡须来。”

    毕方瞪大了眼睛:“她都不愠不怒了,我们还能想什么办法?”

    陆行衣蹙眉瞟了眼自己和毕方间的挡门神,应道:“若真的不愠不怒,小鬼和刺猬又岂会把我们引来此地。我想,那东方勾芒虽然立了誓,却从未实现过吧?”

    “怎么可能?在上古山河,立誓不实现,那可是会遭天雷劈的!”

    小胖球认真地反驳。

    “东方勾芒心知未来的事难以预料,所以立誓之时,也不敢把话说得太死。”小鬼讲解,“她当时怎么说来着……啊!想起来了,她说‘我发誓!从今往后,我芶芒再不会为这种芝麻绿豆的事伤心动气!随便你们怎么打怎么闹!除非我见到了我家死鬼,否则姑才懒得管你们呢!’”

    ……

    毕方疑惑:“东方勾芒子如此泼辣?”

    小胖球也疑惑:“我记得干爹曾经告诉过我,东方勾芒的誓词是‘我发誓……从今往后,我芶芒再也不会为凡尘之事轻易伤心动气。哪管人间处处苍凉,除非我能再见到郎一面,否则从今往后,我都不愠不怒,不嗔不喜。’……这样吧?”

    小鬼抓抓头发:“那是我师傅给我讲故事时的原话。”

    “不‘轻易’伤心动气。”宁觉颔首冷笑,“看来,东方芶芒还不至于那么笨,没有一句誓言就将自己入绝地。誓词中有漏洞的话,将来她就是怒火攻心,当真破了誓词,也能躲过天雷,哼!”

    也许是宁觉话语中的冷嘲讽太明显了一点,毕方微微一愣,心里有点不舒服。

    小鬼继续道:“东方芶芒虽立下誓言,但还是挂念着自己的心上人。所以但凡有妖兽来求木灵钥,她都不会一口拒绝,而是让妖兽们在她屋外逗留一夜,让她看上一眼。如果当中有外貌与她已逝心上人相像的,她就会将其邀请到屋内,问出三个问题。”

    “谁若是答对了问题,就能得到她的木须,是吧?”毕方恍然大悟。

    “错!”小鬼一声喝道,“是谁若答对了问题,谁就得被她刮三巴掌!”

    ……

    陆行衣沉声开口:“我想问一句,你们知道她的问题是什么吗?”

    “知道!”小鬼和小胖球异口同声,但很快地,声音同时低落下来,“可就算知道了问题也没用啊……”

    “说。”宁觉蹙眉,言简意赅道。

    “第一个问题是——我美吗?”

    “这个问题好回答!”毕方应得响亮,笑嘻嘻道,“女儿家都听赞美的话,说她长得美,准没错!”

    “的确没错。”小胖球无精打采地耷拉着翅膀,“可问题是,你这真确答案一出口,肯定得挨她三巴掌。”

    “那,若是我说她长得丑呢?”毕方小心翼翼地开口。

    “那她会二话不说,直接将你从木屋内掀飞出去。”小鬼翻了个白眼。

    “她敢!?”陆行衣脸色一沉,上前一步做保护状——顺带将宁觉挤了出去。

    “她当然敢。”小鬼应得飞快,“这片荒漠之地都是她的统领范围。这一眼望不到头的沙子下面,全都是她的向四处蔓延伸展的根茎!别说掀飞出去,就是她突然兴起想将我们吊起来晒成干,也轻而易举!”

    ……

    沉默。

    长久的沉默。

    毕方严肃地开口:“我们是来找虐的,还是来找死的?”

    “都不是。”小鬼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本小鬼这辈子钱还没赚够呢!怎么可能跑来这边找死,还要是陪你们,你倒是想得美。”

    “东方勾芒本温柔,不会做出将我们吊起来晒成干这等粗暴之事的。”小胖球气地笑着,“事实上,就连被她问问题的妖兽,多少都是牵扯到当年妖兽动乱的老妖。”

    “如此说来,这不过是她寻借口报复当妖兽的手段。”陆行衣斟酌半晌,“我们与万年前的妖兽动乱全无关系,就是来了,充其量也是过路人的角色。上古山河如此大,东方芶芒不会只有一个。与其在此耗费时间,还不如另寻其他途径。”

    “我们本就是路过的。”小鬼打了个呵欠,信手指向不远处。黑色的木塔建筑后,是绵延开去的沙漠。黄沙随风扬起,在空中漂移,乍眼看去,就像一条染上暮色的黄色薄纱。通天的黄沙掩盖之后,隐约可见一道石梯通往天际,氤氤氲氲,看不清石梯上的景致。

    “看到了没?那里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那是绕泉乡,埋着上古山河一直以来所有死去妖兽的尸骸。其中就有另一个东方芶芒的尸体,那勾芒神生前脾气暴躁,木须一抓一大把。活着的勾芒神木须我们拿不了,挖坟的总没关系了吧?”

    “挖坟?”有严肃洁癖的宁觉顿时沉下了脸色。

    “挖坟?”有上神道德的陆行衣顿时皱起了眉头。

    “挖坟!”有闹就凑的毕方顿时眉开眼笑眉飞色舞,连连往上空跳了几下,想看清远处那隐于云端的绕泉乡。

    “有意见?”小鬼眼角一抽搐,笔直地瞪向陆行衣和宁觉。这次我可是做好了挖坟寻宝皆不误的两首准备,你们要说有意见我就和你们拼了!

    迅速瞟一眼毕方,迅速发现她充满喜感的表,迅速在心中罗列出“不同意等于打击毕儿积极等于直接扣分等于不管我愿不愿意输人不输势总之先拼了再说”一系列心得。

    “无妨,不就是挖坟嘛!”陆行衣和宁觉对视一眼,千艰万难地收起脸上忍耐的神色,干笑着异口同声,“我对挖坟特别感兴趣,每次睡觉总会做梦梦到自己挖几次坟!”

重要声明:小说《踹你下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