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衣受伤(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妄想车厢 书名:踹你下人间
    月迦正腆着肚子在地上翻,享受着温暖的阳光。空气中一股微不可识的躁动传来它瞳孔一缩,便爬了起来。对着空气听着什么,而后点点头,摇摇头,小声应答了几声。而后突然拉长了一张苦瓜脸,诡异地翻了个白眼。

    小鬼百无聊赖地用手指戳着熟睡的小胖球,抬眼看见月迦的举动,好奇了起来,开口就道:“我师傅找你了?”

    月迦一声长叹,用爪子抹了把脸,点头道:“她说,妖兽悬崖难得出现一件守门妖兽误伤客人的事。她无聊了这么几百年,想借此发挥一通,好调戏一下上古山河这群多年闲来无事的妖兽们……”

    话一出口,小鬼兴奋地跳了起来:“她准备咋样?”

    月迦凑到小鬼耳边嘀嘀咕咕一通。小鬼兴奋的脸色渐渐平静,狐疑地自言自语道:“开玩笑吧……”

    抬起头来,两双眼睛移到了不远处的毕方上。

    面面相觑。

    “什么!?守门妖兽误伤客人,所以客栈老板要求封锁出口,好好惩戒它一番。让我们尽快离开这里!?”毕方音调拉得极高,一个回转,直戳耳膜,“开什么玩笑!?”

    小鬼笑得很狗腿:“其实呢……”

    “那怎么可以!?”毕方瞪大了眼睛,不等她说完就插嘴道,“行衣还受着伤呢!”

    小鬼笑得更狗腿了:“我们知道他受着伤,但我们若是不走……”

    话音未落,小鬼眼尖地捕捉到了什么,形左右一闪,躲开迎面而来的两粒唾沫星子。一个优美的弧度划过,唾沫星子轻轻落入地面,坚硬的地面登时出现了两个拇指大小的窟窿。

    “那不就得了!行衣的伤势太重,就是吃了仙丹,想要完全痊愈,也得两、三天时间。出发也不急在这一时吧!”毕方的眉头皱得紧紧的,一手还挥舞着被陆行衣得干干净净的龟壳,“你们刚才也不是没看见,行衣他光是动嘴吃东西,都会牵动脸上伤口,忍不住痛叫了。如此重的伤口,若是现在强行出发,导致他伤口开裂。那可如何是好?”

    ……

    个人觉得,他之所痛叫出声不是因为外伤,而是内伤……

    小鬼和月迦很有默契地在心底哀叹。

    陆行衣还保持着青鸟的原形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也许是因为刚才咽下的食物冲击太大,它看起来比刚受伤那会儿更虚弱了几分。全的青羽色泽都变淡了些许,在阳光的照下,带了几分透明。

    “总之现在出发,我不答应。”毕方举着龟壳转想走,“我还得为行衣准备午饭呢。刚才行衣吃了我煮的粥,脸色大好,连声音都变得宏亮了几分。为了让他伤势尽早痊愈,我要煮多一点!”

    ……

    小鬼盯着地面那两个窟窿,有点失神。伸手推了推月迦,示意换人。

    月迦被迫上场:“话虽有理,但规矩不是我们定的。我们想改也改不了。现在不走的话,这出口可是会被封上三、五十年的……”

    月迦说得有几分惶恐,背上的翅膀竖得高高的,做好了随时展翅高飞的打算。

    它知道毕方煮粥的能耐,也看到了地上两个窟窿。唾沫星子尚且可以躲过去,但若是毕方一时激动,不管是冲它打个喷嚏还是着它试吃自己做的食物,都不会是个美好的记忆……

    主上之名虽不可违,但面对命之忧,它决定还是好好斟酌一番。

    陆行衣一声咳嗽,从“杂鱼小米粥”的巨大影中脱离了出来。睁眼便是毕方一手龟壳一手拳头和月迦对峙的场景,忍不住开口帮腔:“毕儿,无妨。我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寻找五灵钥一事快则喜,慢无益。月迦不过是帮忙传递消息,我们何必让它左右为难。”

    ……

    风尖浪口者月迦的第一感想:好人啊!

    躲过危机者小鬼的第一感想:烂好人啊……

    冷眼旁观者宁觉的第一感想:不顾自己死活的烂好人,切!

    毕方跳脚,直接叫了起来:“你这个烂好人,自己的死活都不顾了是不?受伤事小,毁容事大!看看你额头上那道被炸得焦黑的伤口,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还想着上路!”

    “无妨……无妨……”陆行衣安慰地笑着,心里为毕方的关心兀自偷乐。

    毕方想了想,摇起头来:“不行,你精神不好,现在出发我不答应。我再去远处的溪流里抓点鱼虾,待会儿放进粥里熬给你吃,你也好养精蓄锐疗养伤口!”

    ……

    想起那锅被自己以意志力强行灌入腹中的“杂鱼小米粥”,陆行衣全忽地萦绕上了一层悲壮气息。

    “无妨的!只是暂时移动,待得出了这妖兽悬崖的出口,我便停下来休息。上路要紧,煮粥什么的……先别忙!”

    急急制止毕方,陆行衣形一闪,兀自化成了人型。

    青衣男子的翩翩形象再度出现在面前。

    气息紊乱,温和淡雅。额头一片狼藉的伤口尚未痊愈,从额间一直拖曳至眼角的一道长疤被发梢隐去一半。许是因为痛楚,陆行衣的眼睛无法全部睁开。半眯着的眼眸配上额上那道伤痕,竟然平添了几分凌厉。

    毕方回头,本想指责他突然化成人型。不想猛然对上一张英气十足的脸,一个恍神,看呆了。

    月迦和小鬼瞠目结舌,发出的惊呼声直接吵醒小胖球,而后震惊的数目由两只增加到了三只。

    宁觉呆滞了一瞬间,而后立刻清醒过来。斜眼看见毕方不知何时红了起来的脸颊,心底蓦然一阵烦躁。

    千想万想,想不到多了一条疤痕,竟能让他看起来如此英气十足——也不知这股英气是他本就有的,还是那道伤口给人的错觉。

    陆行衣,说不定是一个劲敌。

    宁觉正是心思流转千百回之际,“劲敌”的子忽然大幅度晃了晃,轰然倒地。

    “行衣!”

    毕方惊呼,跑上前去小心扶起了他。

    上古山河里阵法乾坤不可计数,从天庭落入这里以后,空有一法术无法施展,再厉害的上神也不过是血之躯。以血之躯挡住天雷轰炸,陆行衣能不死,已经是命大。就是吃过仙丹,要想伤口完全痊愈,也需要一段时间。

    所以当毕方将他扶起时,他的额头已经再度挂彩,靠在毕方手臂中,整个人那叫一个柔无力……

    毕方哭笑不得:“受了那么重的伤,还逞强起。从这里走到出口,还有大半天的路程呢!你怎么走?”

    陆行衣笑得虚弱:“无妨……只要你在我边,区区大半天的路程,又算得了什么?”

    宁觉:“!!”

    陆行衣,果真是一个劲敌啊!!!

    毕方脸颊微红,干咳一声:“那,那我扶着你走吧……”

    陆行衣笑如风,开口刚想应道:“好……”

    “且慢!”

    一道冰冷的声音插了进来,一个眨眼的间隔,宁觉便倏忽站在了面前。

    陆行衣笑容半僵:“不知宁觉上神有何事?”

    “毕儿不能扶你。”宁觉面无表

    “在下敢问缘由。”陆行衣语气坚定。

    “男女授受不亲。”宁觉语气冷淡。

    “我与毕儿乃青梅竹马。”陆行衣昂首

    “同胞兄妹尚且避嫌,更何况青梅竹马。”宁觉不依不挠。

    “敢问宁觉上神可是心中存有芥蒂,所以百般理由强词夺理?”陆行衣好整以暇。

    “我陈述事实绝无二心,对你也无须百般理由策谋加害!”宁觉冷声嗤笑。

    “若无二心你可敢对天发誓!?”陆行衣怒了。

    “我宁觉上天入地从不曾在意别人的看法,我对得起天地良心!凭什么要我对天发誓!”宁觉也怒了。

    “对得起天地良心!?”陆行衣咬牙切齿,“你不管毕儿追在你后上千年,从不曾回头看她一眼!你不念毕儿对你一片真心,将她推入莲池!你不顾毕儿在上古山河已遇良人,自作主张追下莲池!天地良心无从说起,你对得起的从来就只有你自己!”

    “我推毕儿下莲池!?若不是你突然出现,我怎会一时错手!?”宁觉拳头紧握,“一番口舌尽说我的不是,你呢!?趁虚而入、趁人之危、趁着毕儿落入上古山河便一番温柔以待!乍眼看去笑面迎人,谁知道你是不是施展的苦计!?”

    “你放肆!”陆行衣气愤之极,口一阵血气翻腾。

    “你无礼!”宁觉怒火冲天,眼底杀气流光溢彩。

    ……

    月迦和小鬼整齐地往后退了十多步。

    本来就离得较远的小胖球更是缩成了一团。

    杀气纵横,电光火石般来回碰撞。空气压抑,低沉得让人心都止不住颤抖,陆行衣和宁觉对视着,心底一股愤懑之气似乎越演越烈。原本照耀天地的温暖的太阳似乎也怕了他们之间的磁场,云层翻滚,挡住了所有阳光。

    似乎就在下一秒,就会有一场惊天动地的对打!

    “啊,想到了。”

    毕方不合时宜地一拍掌,兴奋地开口:“让宁觉背着行衣走不就成了!”

    众人:“……”

重要声明:小说《踹你下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