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带番外:天庭八卦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妄想车厢 书名:踹你下人间
    天庭,近里闲来无事。三界之内无妖魔作怪,五湖之中无风云变色,七海之上举国国泰民安,九穹之下百姓安居乐业。

    总之,现在的天庭就是一派风调雨顺歌舞升平。所谓河上仙翁去不回,陶然共醉菊花杯。负责捉鬼的七大神将八大仙领空闲,茶仙的茶仙馆和月老的婚姻事务所反倒天天都是高朋满座。温饱那个思□啊。

    和平盛世本是件好事,只是和平过了头,小仙小神们茶余饭后少了些谈资。玉帝的七个女儿一年一聚,见了面,发现彼此相对无言唯有泪千行。

    于是,当极具盛名的上古神兽,向来高傲冷漠比其他上神更不食人间烟火的宁觉追下莲池寻找毕方的消息不小心飞出元始天尊的嘴巴,飞向寻常百姓家时。天庭那平静表面下暗藏的汹涌就喷薄而出,如火山爆发积压过久般,一发而不可收拾,堵都堵不住。

    对于这则可称之为天庭近千年来最大新闻的消息,各方反应不一:

    天庭一号领袖元始天尊泪眼婆娑地打着官腔:“作为毕儿的大舅,我衷心祝福她找到幸福!”

    天庭二号领袖玉帝端坐于凌霄上点头:“小仙小辈也是时候被考验一番了。”

    天庭婚姻事务所举办人月老掐指算着:“虽然宁觉追了下去,但老夫始终认为陆行衣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胜算应该更大。”

    天庭知名的失意上古神兽陆一生醉醺醺地抱着茶壶当酒水灌:“嗝……不知道……嗝……那小火鸟最后……嗝……会选谁呢……”

    天庭茶仙馆老板茶仙笑得出凡脱俗:“需得看缘分啊……”

    天庭莲池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天神道:“我押陆行衣胜!什么?理由?去你的,姑选个看得顺眼的人押宝还要什么理由?”

    ……

    天庭中上神小仙们迅速分成几派,一派支持陆行衣,一派支持宁觉。还有几派比较标新立异,两个男的都不选,反而高举旗帜,希望元始天尊能和毕方发展一下超过大舅和侄女的感。此等厚愣是让脸皮厚得堪比城墙的元始天尊吓了一跳,避开那些的支持者,腾云逃去的时候还一个劲地连连摆手。

    百无聊赖的天庭顿时喧哗起来,群仙神讨论八卦起来,工作都没有那么用心。一时间拜访好友的拜访好友,传递消息的传递消息。“宁觉追下上古山河与陆行衣决一死战,两男一女恩仇谁知后事如何”两行话,短时间内传遍了五湖四海,上至九穹高空,下至人间妖怪,无一不知无一不晓。

    而作为庄家的茶仙,生意大好,但是记下谁谁谁押了谁谁谁胜,就让他握笔的手累得直抽搐。

    远在天边的西王母听闻了这则消息,为了表示对自家孩子的支持,特意前往茶仙馆,亲自为陆行衣押宝。

    顿时,追风的小仙小神纷纷跟随西王母行动,陆行衣的支持率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而就在押宝形式几乎一面倒的时候,有好事者趁着茶仙抽空上茅房的时间偷看了记账的名册。

    一声惊呼,天庭风云变色。

    天庭两大领导人元始天尊和玉帝居然都在宁觉上押了钱!

    而且还是最早押宝的两个!

    形势迅速倒戈,一群没来得及押宝或者准备继续押宝的仙神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追逐。

    ……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世上没有挡得住火的灯笼。

    有一句话还是这么说的,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有一句话也是这么说的,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

    第一第二句话,元始天尊表示知道。

    可这第三句话,等他真真正正领略了一番其惊人的真实度后,已经……晚了。

    毕方一直逍遥在外的娘不知怎的听说了自家女儿被两个男人追着,而元始天尊竟然持看戏态度,兴致勃勃地和玉帝赌孰胜孰负。二话不说,揪住相公,抬脚就飞到了元始天尊府上找说法。

    一见面,毕方她娘就给自家大哥送上了一罐亲自熬的仙汤。

    可怜元始天尊这辈子没见过妹妹这么孝顺,当下感动地默默泪流。二话不说将汤喝了个清光,连渣滓都没剩下。

    于是当天晚上,元始天尊特别的**……

    事后元始天尊得出了这么个结论:妹大不从哥,有了孩子就不知道疼哥哥了。

    事后天庭众多知道底细的上神也得出了这么个结论:原来即是强大如元始天尊,也是会被仙丹折腾得一晚上直跑茅房的……

    咳咳,跑题了,扯回来。

    给自家大哥穿了小鞋的毕方她娘心舒畅了不少,小手一挥,说要去看下未来女婿。

    元始天尊不敢造次,领着(心的)妹妹和(不管过了多久还是一样讨厌的)妹夫到了莲池。

    上古山河圆台处,镜面折光芒,将毕方几个的模样反了出来。

    毕方她娘安静地看了一会儿,冒出一句:“这孩子不错!”

    伸手一指,指的是宁觉。

    元始天尊一愣,当下欢喜了起来,扯着自家小妹的袖子一个劲地称赞自己有眼力,在宁觉上押了多少多少钱云云。

    结果话没说完,毕方她娘又冒出一句:“光是看看还是不错的,但若要当夫婿,还是行衣好啊!还有,大哥,你是不是应该和我讨论一下关于押宝的问题呢?”

    ……

    元始天尊被摆了一道,久久不能说话。

    这里插播一段毕方她娘的光辉历史。

    话说,毕方她娘也是天庭一个不得不提的大人物。虽然平里她喜好拖着自家相公四处云游玩乐,往往上万年都不在天庭出现一次,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她在天庭的高人气以及高地位。不说别的,光是数十万年前她为了嫁给自家相公,不惜和元始天尊大打出手这件事,就成功让天庭众神将她的名字写在天庭年纪史册中,以供刚刚飞升到天庭的仙神学习膜拜。

    ……

    用玉帝的话说,元始天尊向来喜欢倚老卖老、欺负小辈,可是却独独宠自家小妹。

    疼归疼,只要别太过分,也不会让人太生厌。

    可问题是,元始天尊过分了……

    疼妹妹疼到了对意图靠近妹妹的异都板着脸,恶狠狠地拒绝了所有企图向妹妹求亲的人,一个劲地告诉小妹“全天下的男神除了你哥没有一个是好东西”,顿了顿,强调一句“全天下的男人也没一个是好东西!”

    ……

    西王母当时特意跑到天尊府上谴责了他一番,说他这般误导小妹的行为是为大不对。

    元始天尊头一仰鼻一翘,趾高气昂地吐出一句:“我的妹妹!那些凡夫俗子怎么配得上!”

    西王母一阵扼腕,对他概念中包括天庭诸位仙神在内的“凡夫俗子”默哀。

    恰逢蓬莱山上有拜帖飞来,邀约元始天尊前去作客。元始天尊袖子一甩,呼啦啦地腾云而去。

    ……这么一走,就在蓬莱山喝了个醉醺醺的,一连睡上十几天。

    好不容易醒来,还迷蒙着眼睛半天睁不开,就被前来报告的仙童一则消息吓出了一冷汗!

    他那宝贝的妹妹竟然趁着他去蓬莱山的时候,自个儿跑到凡间溜了一圈!!!

    所谓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啊!

    要是一个不慎,搞不好他妹妹可是会和凡人一见钟久生不自然后瞒着他拜堂成亲最后抱着个娃娃凑到他面前说“大哥你看这是我孩子”的!!!

    元始天尊跌跌撞撞披头散发往府上飞奔,一手拽着仙童追问况。

    可怜那仙童被扯得晕头转向,好不容易解释清楚了:小姐没有勾搭上天神……小姐也没有勾搭上凡人……

    元始天尊听他说得颤巍巍,心头大石顿时放开了。

    结果一手推开大门,怔住了。

    没错,自家小妹没有勾搭上天神,也没有勾搭上凡人。想来元始天尊当初对她洗脑说的“男神和男人里除了你哥以为没一个是好东西”的知识,她记得深。

    可问题是——她带了一只男鬼回来啊!

    元始天尊的脸色晴圆缺悲欢离合转了好几转,险些怒得要动用私权将那男鬼关天牢里。结果他妹妹充分发挥与他为同胞兄妹的潜能与才华,冲上去一阵拳打脚踢嘶吼怒骂,愣是将心上人夺了回来。还跑到元始天尊面前痛斥他的没良心,并用言语充分表达自己与某男鬼间深刻得天地可以明鉴的感

    当时的形和在街上就地一坐,拍着大腿哭天抹泪嚎叫着“你个天杀的”的泼妇形象,有着十分的相似。

    元始天尊显然被自家小妹吓到了。

    柔柔弱弱地应了声喏,凄凄切切地为小妹补办婚宴,唉唉叹叹地喝完某男鬼递过来的茶,而后趴在门槛上抹泪目送妹妹和荣升为妹夫的某鬼进洞房……

    可以说元始天尊对他妹妹的“成功教育”,至此成为了他心中永远的一个痛。

    于是到了后来,他在百忙之中收到妹妹寄来的包裹——内附还包在襁褓中的亲亲侄女毕方一只时,立下誓言说“这次我一定要换种好方法”。

    至于这种方法会不会就是导致毕方和陆行衣几人在上古山河里折腾的元凶,还有待考究。

重要声明:小说《踹你下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