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追我赶(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妄想车厢 书名:踹你下人间
    此时此刻,妖兽客栈里一片死寂。

    小鬼在桌子一端目光炯炯,手里掐着的木筷用力,眼神坚定,大有下一秒便向前扑去的气势。

    小胖球在桌子另一端虎视眈眈,六只爪子不断在桌面上扒拉着,小尾巴在后甩得吧嗒吧嗒作响。

    中间,放着一盘冒着腾腾气的红烧,阵阵香随着蒸腾的气弥漫开来。

    陆行衣和毕方坐在中间,静静地咬着白饭。他们后,一圈黑压压的妖兽安静地围观着。偌大的客栈里,只听得见半空中托着杯盏的文鳐鱼们尾巴轻摆的声音。也许是吃得太快,毕方猛地呛了一下,捂着嘴巴咳嗽了起来。陆行衣心一跳,慌忙为她抚背。

    就在那一瞬间!

    “唰唰唰——”

    小鬼和小胖球同时动了!木筷与爪子相碰,以眼捕捉不到的速度飞速对打着!“噼里啪啦”的巨响不断在耳边炸开,还夹杂着小鬼和小胖球“我要吃!”“别和我抢!”的嘶吼。

    “啪嚓”一声脆响。

    打得激烈的小鬼和小胖球猛然分开。

    围观的妖兽们不憋住了呼吸。

    小鬼举手,手中的木筷上结结实实地戳着那块气腾腾的红烧

    一阵欢呼顿时爆发,围观妖兽拥起胜利者一样的小鬼。一旁,落败的小胖球委屈地躺在桌上装死。整个客栈,一派祥和的气氛。

    入住妖兽客栈已经几天了,这种抢食的活动小胖球和小鬼每天总要上演几次。陆行衣对此表示不解,但看到旁毕方笑得开心,他也不勾起一番遐想:毕儿笑得多温柔,感觉就像慈母看着孩子一般。所谓父严母慈,那我岂不是要当一个严厉的爹?若我能与毕儿成婚,不知道孩子长得像我还是像她……

    思绪横飞,陆行衣感觉脸上越来越,忍不住伸手抚上脸庞。

    一抬手,白色的衣袖便落入视线。

    宁觉的影突兀闯进脑海,陆行衣脸上一僵,红着的脸蓦然变得青白。

    毕方笑着笑着,回头看见陆行衣难看的脸色,关切道:“行衣,怎么了?”

    陆行衣回过神来,咧嘴笑了一下:“没什么。对了,昨天我在客栈附近散步时,看到一株野生的仙果树,和天庭的仙果树是同一类。你若是想吃,我去拾来给你,可好?”

    “天庭的仙果?”毕方眼睛一下亮了,“当然好!我最吃仙果了!”

    陆行衣莞尔一笑,伸手摸摸毕方的头,柔声道:“我马上回来。”

    ……

    看着陆行衣的影从客栈门口掠出,毕方碰了碰刚才被摸过的地方,脸上一臊,嘴角不自觉勾起。

    陆行衣信步走出客栈,又行了四十多米,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

    宁觉着一白衣的影像还在他脑里晃着,眉眼冷清,淡泊得让他忿忿不平。

    如果说在天庭素来人缘极好、交友广泛的陆行衣有讨厌的人,那毋庸置疑,必定是宁觉。天庭人尽皆知,向来温和的上神陆行衣,在提到鸣蛇宁觉时,脸色绝对难看得恍若冰霜。曾经有好事的小仙问过陆行衣:“为何对宁觉上神有敌意呢?”

    陆行衣当时回答得很官方:“不喜他的为人。”

    不喜他的为人,乍听这个理由很充分。

    但只有陆行衣知道,之所以讨厌宁觉,完全是因为毕方。

    他就是看不惯毕儿一直追着宁觉跑;他就是看不惯毕儿追着宁觉一跑就跑上几千年;他就是看不惯明明后跟着毕儿这般好的女孩子,那个宁觉居然还一脸清高,千次万次的拒绝,惹得毕儿哭了一次又一次……

    陆行衣自己很清楚,之所以讨厌宁觉,是因为自己追求了很久都得不到的东西就放在了宁觉面前,可他却不懂珍惜。

    叹一口气,陆行衣紧走几步,来到昨天发现的仙果树前。果树长得极为茂盛,虽然因为生于上古山河,少了几分在天庭的仙气,但紫色的果实上还是氤氲着薄薄的甜香。陆行衣摘下一枚,巴掌大的紫色果实放在掌心,微凉的触觉。

    陆行衣突然就笑了起来。

    若是在天庭,他也许还有担心的必要,但这里是上古山河。

    难道还怕宁觉从天庭追下来不成?

    陆行衣摘着果实,频频摇头,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远处突然一阵飞沙走石,陆行衣眼角一挑,往前移了几步,警惕地抬眼望去。

    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半空中呼啸而过,直直向陆行衣的方向扑来!

    陆行衣袖子一甩,挥出一道狂风,将黑影活生生挡住。黑影冲势太大,一下没站稳脚,子一翻,在半空中被掀飞出去,“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四目相对。

    陆行衣迟疑了半晌,终于认出了面前虎鸟翼的生物,脸上不觉多了一抹笑容:“啊,你是月……”

    “宁觉来了!”月迦看清陆行衣的脸,张嘴便是一声呐喊。

    ……

    没有任何预兆和缓冲,所谓晴天霹雳不过如此。

    陆行衣整个人被雷劈中,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月迦传话成功,安下心来梳理了一番皮毛。它将头顶被风吹得翘起来的几根毛发理顺,又爪子后,抬起头来,却很郁闷地发现陆行衣还处于震惊状态。

    “喂,你还好吧?”月迦叫道。

    “啊……”陆行衣艰难地喷出一口浊气,晃过神来,艰难地开口,“你……你刚才……再说一遍?”

    月迦很不识相地点头,大声重复了一遍:“宁觉来了!”

    ……

    在陆行衣接受无能的大脑里,又一次被雷劈了几遍,还是在同一个伤口上反复劈。

    陆行衣的语气里多了几分咬牙切齿:“你,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月迦态度坦然:“不久前,群英村里来了一个白衣男子,他在打听你和那个毕方。然后还自称是毕方的哥哥,一路追着你们的方向过来了。当时藏妖和他……起了小小的冲突,结果被那个男子露出的原型吓了回去。血蔓延和鸾鸟当时也在群英村,见了他的实力,担心他是来寻仇的。所以通知了梦琴,梦琴她们又通知了我,我便直接飞过来了。”

    陆行衣的脸色越来越差,但还是挑眉,努力找着疑点:“不对,就算他在打听我和毕儿的去向,也不可能告知你们他的名讳。”咬咬牙,陆行衣眼中透露着几分期待,“你编出来的,是吧?”

    月迦淡定地甩出一句:“名讳,是他自己告诉梦琴她们的。”

    陆行衣形一晃。

    月迦又甩出一句:“还有,我赶来这边也是需要时间的。就在半个时辰前,梦琴给我传了一个新的消息,说那个叫宁觉的妖兽已经赶到了赤襦水沟边。估计要追上你们,也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陆行衣形又一晃,脸色蓦然变白,和上一袭白衣映衬得极其相配。

    月迦踟蹰着在原地抖了抖爪子,眼睛往四处看了看,迟疑片刻,忐忑不安地开口道:“那个叫刺猬的……”

    “唰”一声,陆行衣俯向客栈的方向掠去,动作之快,只留下了一道浅浅的残影。月迦一愣,急急地也追了上去。

    宁觉的确已经赶到了赤襦水沟。

    化作原型,不眠不休地赶路。宁觉的速度比起陆行衣和毕方,要快上几倍的。

    只是一路飞驰,来到了所谓的赤襦水沟后,却被挡住了。

    宁觉看着面前明显是幻术阵法折出的景象,一声冷哼。

    阵法书籍,他在天庭时可没有少看。虽说并没有成为阵法大家,但想要破开这么一个小小的幻境,还是容易的。只是这里是上古山河,一法术用不出来,若不是上有仙气护体,恐怕他也会功力大退吧。

    宁觉想着,眼神冷了冷,对着面前的峭壁扬声道:“在下,宁觉。”

    声音宏亮,穿过峭壁,没有回音,反而有种没入水底的感觉。

    宁觉笑了。

    鸣蛇,蛇鸟翼,见则其邑大旱。有水的地方,都容不得宁觉。

    幻境没有困住宁觉多久,在他降落在地,愣是将幻境那一头的水吸走三分之一后,幻术便破开了。设下幻术的妖兽看来并不想和他正面冲突,也许幻术,也只是为了抵挡外敌。

    宁觉展翅飞起,笔直向着远处飞去。

    仙果树生长的地方距离客栈门口不算远,陆行衣几步就进到了门内。抬眼,熙熙攘攘的妖兽群里,毕方的背影明晃晃的在当中。

    陆行衣一直跳得慌乱的心蓦然安定了下来,嘴巴轻抿,深深地凝视着毕方。

    这世上总有些人,不管在哪里,她总是人群中最惹眼的。像是金子在沙石中闪闪发光,像是珍珠在水底折光泽。耀眼的存在感,却不是因为她本多么的优秀,而是因为,从一开始,她就住在你的心底。

    陆行衣握紧了拳头,眼中闪过一丝痛楚。月迦急匆匆地追上来,一时刹不住车,猛地撞上了陆行衣的背。

    陆行衣踉跄几步,跌跌撞撞地进了门。

    客栈里还是喧哗嘈杂,鼎沸的声音在耳边来回穿梭。陆行衣压抑着满腹心思走近毕方,眼底埋着繁琐的思绪。

    毕方回头,看见他难看的脸色,心底蓦然一阵疑惑:“行衣?”

    陆行衣咧嘴露出一个苦笑,嘴巴动了动,低声道:“毕儿,我想和你一起走。”

重要声明:小说《踹你下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