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追我赶(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妄想车厢 书名:踹你下人间
    宁觉冷眼看着他们的反应,微微思量片刻,便想明白了。

    “实不相瞒,那红衣女子乃是舍妹,自小蛮任,喜好游玩。”宁觉开口道,脸上多了一抹诚恳,“前些子,我出门做了一趟生意,回家一看,她居然和侍卫偷偷溜出家门游玩。在家里有人宠着着她,自是无忧无虑,只是这上古山河内艰险恐怖之处何其多。我不追出来,着实不放心啊……”

    见宁觉说得头头是道,村民们将信将疑。

    “还请几位指点一下方向,一不追上舍妹,我心中就不安。”宁觉微微拱手。

    村民们迟疑着对视一眼。

    “我保证知道方向以后,立即启程追赶,绝不在村内耽搁。”宁觉添了一句。

    为首的一个村民想了想,开口道:“告诉你也无妨。出了群英村,前面便是山林路。山林路怪兽极多,深处更有妖兽占山为王,那些个妖兽都是无主之妖,带领手下东奔西跑,相互厮杀。山林路乃此地通往外界的唯一通道,他们必定是往那里去了。”

    宁觉心里琢磨了一下方向,脸上挂了一抹浅笑:“谢过这个大叔了。”说罢,转就走。

    后的村民们都暗暗松了口气。

    上次那支流浪商人的队伍里,被藏妖法术攻击至晕倒的共有四人。藏妖往里也有在他们面前施法,他们自然看得清楚,那些法术都是只针对妖兽的。那两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魁梧男子和小孩子就不说了,长得就像妖兽。至于面前小公子所说的女子和侍卫,怕也是妖兽……

    宁觉的份,这些人已经不想猜了,尽快打发了他就好。

    突然——

    “轰隆轰隆”的一阵巨响从村子深处传来,整个地面都微微震动了起来。伴随着巨响,一道黑影倏忽冲了出来,猛然向宁觉飞扑而去,嘴里一声凄厉的咆哮:“美人!美人——”

    一声更为尖锐的嘶吼声炸开,宁觉倏忽现出四翼青蛇的原型,一张长满了锋利牙齿的血盘大口对着后黑影张开,一阵狂风卷着沙石顿时呼啸而过!活生生将迎面扑来的藏妖以更快的速度拍了回去!

    藏妖明显受惊过度,形一矮,便化成小小的一个毛团,“哧溜”一下钻到了地底下。

    刚松了一口气的村民们,心一下跳到了喉咙处!

    斜眼扫了一下余惊未止的农民们,四翼青蛇一声冷哼。一仰头,“嗖”地往云霄深处飞驰而去。

    已是入秋时节,风吹在上,冰冷冰冷的。干枯的树叶被卷着从地面翻滚过来,从众人脚下掠过。原地一片静谧,仿佛刚才那声震撼人心的嘶吼是个幻觉。

    沙沙的脚步声从村落深处传来,还在发呆的村民们突兀打了个寒颤。回头看去,一男一女正携手慢条斯理地走过来,他们后,刚刚逃窜开的耳鼠藏妖一脸委屈——正是化成了人型的血蔓延和鸾鸟。

    “刚才那妖兽,虽说并没有动手,但咆哮嘶吼间,气势颇为惊人。”鸾鸟抬眼望向远空,脸上多少带着担忧,“一声咆哮便将藏妖吓跑,上古山河什么时候有一个这么厉害的妖兽了?”

    血蔓延打着哈哈:“可能和小鬼边那一男一女一样,都是从外界掉进来的。他不是在找那两个人嘛!”

    鸾鸟白了他一眼:“这话可难说。他的态度不善,说辞里也漏洞百出。你我都有见过那名唤毕方的女子和她边的男子,两人态度亲密,根本不似小姐与侍卫。适才那男子必定在撒谎!”

    血蔓延挠挠脑袋,转话题道:“娘子,别管了。咱们还是赶紧回家吧,你看你离家出走那么久……”

    “不行!”鸾鸟一抿嘴,别开了视线,“我放心不过。刺猬现在跟着小鬼,若那妖兽是上门寻仇的,指不定会把它也牵连在内。我要通知它们。”

    血蔓延叹一口气,让开了子。

    鸾鸟伸手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支半透明的短笛,放入嘴里。

    悠扬剔透的笛声婉转而起,漾在半空中。音调一直上扬,直高到云霄深处,一个倏忽低转,便蓦然低到了地底。

    赤襦水沟里。

    正是天晴气爽之际,灿烂的阳光透过笼罩在水沟上方一层薄薄的水镜,泛着一道道光彩驳离的虚幻。一条条赤襦正悠闲地在水里钻来钻去,轻声笑着,偶尔扬声浅唱几句。草木在温暖的阳光下闪着光泽,和水沟里游动的赤襦一同构成了完美的和谐。

    一声突兀的笛声突兀响起,似乎是从四面八方传来一般,不断在天地间回敲击。如同银勺敲打在瓷器上的音调有规律地起伏着,一下子摄住了所有赤襦的注意力。

    赤襦群动了一下,让出了一片空旷的地方。平静的水面“哗啦”一声分开,梦琴从水中跃起,在空中划开一道水痕,眉头微蹙地望向远方。

    “怎么了?”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赤襦群的男领主也从水底跳起,悬在半空中,冷淡的眼底带着些被人吵醒的不爽。

    梦琴看着他的臭脸,忍不住笑了起来:“鸾鸟说,有一只妖兽追着小鬼他们的去向,估计是来者不善。让我们先帮忙挡一下,再通知月迦,让它转告小鬼几个。”

    男子抿了抿嘴唇:“那我就随意布个阵法,若是来者不善,我们最好不要和那妖兽正面交锋。”

    梦琴点头。

    男子仰头一声呼啸,水沟众赤襦得到命令,纷纷从水面脱离开来,各自在空中舞蹈着。长尾划着虚空,留下一道道透明的波纹。每只赤襦舞蹈的方向都各自不同,组合起来,竟成了一个玄妙诡异的阵法。水沟的景象渐渐模糊,光线扭曲,折成一处悬崖峭壁的场景。

    梦琴转,对着另一个方向扬声高歌。高亢空灵的声音穿透力极强,直直越过重山复水,回在一个狭小幽深的山谷间。

    山谷里生长着许多深红的植物,巨大的花苞,花骨朵里不断发出“咕咚”的破裂声。深不见底的山谷深处,隐约能看见一间木屋的轮廓。木屋外,一只虎人像的妖兽正乖巧地躺在地上打着瞌睡——正是信使月迦。

    风声夹杂着歌声传来,微不可闻。

    月迦的耳朵动了动,静静听了半晌,猛地从地上坐了起来,脸上露出了焦灼的神色。

    山谷里一片幽静,梦琴的歌声由一开始的微弱稍稍变大了一点。月迦来回在原地走了几圈,担忧地看了看木屋,又望向远处的天边,烦恼地叹了口气。

    “若是想去,便去吧。”

    一个女声极其突兀出现,将月迦吓了一跳。那声音语调淡然,是很剔透的音色。可不知为何,光是听着,便能感觉那声音里夹杂着深深的疲惫。

    月迦不露出喜色,随口应道:“是!”旋即便扑腾着翅膀准备飞起。

    “有没有搞错!”女声一下大了起来,很明显的揶揄味道,“怎么说我也是你主人,养了你那么多年,说走就走?”

    月迦一愣,抬起的前爪尴尬地又放回了地面。

    一阵叹气声,可以想象出说话女子摇头晃脑的模样:“啧啧,看看你。太没主见了!我不过随便调侃你几句,你若是真的想去,多少也得自己争取一下啊!”

    月迦又是一愣,哭无泪:您老到底想让我干嘛……

    耳畔传来几声嚣张的大笑,随即是积压了很久的沉闷的咳嗽声。月迦担忧地看向木屋,想了想,原地趴在了地面。

    “在下还是守在这里吧。”

    咳嗽声响了很久,好不容易停住,女子的声音听起来比之前更加疲惫:“我和你开玩笑呢。真是的,教了你那么多年,还是一点也不能开玩笑……快去吧,上次让你去拿几根羽毛,你都难过得吃不下东西了。如果这次那小胖球受了伤,你还不哭死?”

    月迦老脸一红,闷不做声地将头埋进了地面。

    “放心吧,我也吊了那么久的命。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女声又起,说话间带了几分坚定。

    一阵沉默。

    一个影“嗖”地从木屋里弹出,狠狠一脚,扫在了瘫在地上装死的月迦股上!月迦被踹得“嗷”一声往外蹦出,翅膀一抖,倏忽飞上云端。痛得飙泪的同时,耳边还清晰传着女子诈的笑声:“嘿嘿嘿嘿……真是的,明明想去得要命,还装!”

    扑腾着翅膀,月迦的影渐渐消失在天际。

    木屋旁站着一个女子,一双眼睛映着苍白的脸色,显得异常幽深漆黑。其实人白到一定的程度,就没有美丽的感觉了,尤其她这种类似病态的苍白。只是,虽然顶了一张异常苍白的脸,女子嘴角挂着的笑容始终温暖和煦。

    挠了挠脑袋,女子伸了个懒腰:“元始那个老狐狸……不折腾小辈他就不舒服吗?真是的……”

    抬眼望向远处,女子的视线似乎可以穿透云层,直接看到妖兽客栈里的毕方和陆行衣一般。又是一声长叹,女子打着呵欠进了木屋:“算了,管他呢!”

    浓雾渐起,重新将山谷笼罩起来。木屋的轮廓更显模糊,幽静的谷间,只有女子偶尔咳嗽的声音响起,低低地回在半空。

重要声明:小说《踹你下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