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兽客栈(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妄想车厢 书名:踹你下人间
    “毕儿!”陆行衣往前一步,将毕方的手再次握在掌心,另一手“哗啦”一声刮起掌风。

    一群正抓着毕方袖子撒的小孩童惊呼出声,嘻嘻哈哈地几步退开,往圆台的方向跑了过去。毕方有点不舍地看着那群粉嫩嫩的小孩童跑远,忍不住伸手推了推陆行衣:“你看你看,那么可的小孩子,都被你吓跑了!”

    陆行衣无奈地笑着:“你只道那些孩童可,却不知道它也不过是长着与孩童相貌相似的妖兽。它们叫做傒囊,是专门生于山间的精怪。平里见了人,就会伸出手来向着来人撒。待得别人真的跟它们走了,就会将那人带到自己的住处杀死。”

    毕方是知道傒囊这种精怪的,闻言一僵。抬头看向那群在圆台上唱唱跳跳的粉嫩孩童时,顿时觉得毛骨悚然,拉住陆行衣的衣襟就往他怀里缩。

    陆行衣脸上红得很喜感,嘴巴扭了半天,还是没忍住那一脸灿烂的笑容。

    毕方抬眼见了陆行衣的反应,也不觉浮起两团红晕,有点纠结地往后退了半步——可没想到,陆行衣也随着她的动作向前紧走了半步。

    于是两人固定着相依偎的动作,脸上越来越红,边顿时漾开一阵暧昧的空气。

    “来来来!上等的果酒!”吆喝声突起,一尾长条的鲤鱼状妖兽头顶着一瓶晶莹剔透的蓝色瓶子倏忽从旁掠过。毕方一愣,诈尸一样“嗖”地弹开老远,抬起头来,便对上了那尾长相奇怪的鱼。

    毕方顿时好奇了:“样子好奇怪,这里没有水,竟然也能在空中浮游。行衣行衣,这是啥?”

    对于毕方突然弹开,陆行衣觉得有点委屈。可一听到毕方问他问题,便又高兴了起来,喜滋滋地答道:“那是文鳐鱼,鱼鸟翼,白头红嘴,上有苍色斑纹。文鳐鱼常在夜间飞翔,叫声像鸾鸡,的味道酸中带甜,据说吃了可以治疗癫狂。见到它则代表天下丰收,是立毅叠登之兆。”

    毕方点了点头。

    引路的狌狌不知什么时候提了一盏灯,正站在他们旁边一个劲地挠头。

    小胖球道:“这妖兽群居处规矩极多,天明时分不可在路上行走。总之,我们先在店里住下。待会儿再找些对这附近比较熟络的妖兽,让它们给我们引路。”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

    同理可得,有妖兽的地方,就会有纷争。

    同生为妖,哪一个不是傲然独立、桀骜不驯?若不是外界有着将妖兽视为异类的凡人们,若不是那些修炼得道之徒总琢磨着要收了它们当仆人,这些逍遥自在惯了的妖兽们,是断断不会群集在一起的。

    实力未足以强大得保护住自己的时候,依靠集体是一种很好的方法。事实上,上古山河内的妖兽与凡人相比,向来处于劣势。所以便有了荒漠森林的并封群、山林路内由血蔓延和鸾鸟的众多手下、赤襦水沟里由梦琴带领的赤襦,还有钟山之山由烛为主的妖兽群体。

    相处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彼此的都有了解。比起凡人的尔虞我诈,妖兽们反而多了几分真诚。

    毕方走出房门的时候,已然洗过澡,换上了一干净的衣服。

    虽然客栈里的水不比天庭的水温度高,但好歹也能冲刷掉多来的尘土。要知道,上古山河的雨水对她有伤害,她根本不能像小鬼、小胖球一样淋雨当洗澡。只能偶尔找到溪流河畔,稍微擦擦子。难得有机会洗得干干净净,还换上了小鬼塞进她乾坤口袋的衣服,毕方的心美滋滋的。

    大厅处传来一阵喧哗声,一群妖兽围在一起,各自调侃嬉笑着。隐约间可以听见它们的声音:“这位小哥,你可真不容易。哈哈哈哈……”

    毕方好奇地探头看了看,“噔噔噔”地跑下了楼,往妖兽群里挤去:“让一让,让一让……”

    拥挤着的妖兽们被突然推开,毕方不小心绊了脚,踉跄了一下。面前一道影突兀闪过,伸手扶住了她。

    白色的衣襟飘忽,晃得毕方心里一颤!

    “宁……”毕方猛然抬头,脱口而出的声音戛然而止。

    扶住她的人眉眼温柔,脸上飞快地闪过了几丝酸涩,是白衣翩翩的陆行衣。

    原来不是宁觉啊……毕方心底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陆行衣凝视着毕方,眼神复杂,半晌,苦笑着摇了摇头。

    毕方松了的半口气突然又被吊了上来。

    陆行衣暗自叹气。

    他能怪毕儿一心惦记着宁觉吗?天庭仙神皆知,一袭白袍衣袂起,来者定为鸣蛇神。白衣作为宁觉的特征,已经在毕儿心底根深蒂固了几千年——他能怪毕儿吗?

    要怪,也只能怪宁觉!

    谁让那厮将近万年都不换一件衣服的!

    陆行衣闷闷地想着,顿时觉得这白衣扎得自己浑不自在了起来。

    小鬼和小胖球正坐在大厅一处偏僻的桌子上大块朵颐。见到毕方和陆行衣走过来,也只是随意地挥了挥手。桌面上摆满了食物,色泽不甚好看,黄的那些看起来如同烂泥;红的那些貌似是不断跳动的心脏;黑的呢,隐隐发出一股恶臭;至于白的——怎么看怎么像昆虫粘成一团的黏糊糊的卵……

    毕方嘴角抽搐着往后退了几步,陆行衣的脸色也很是诡异。

    小胖球是妖兽……也就算了。

    为什么连小鬼也吃得满嘴香甜?按照常理来说,妖兽的食物凡人应该吃不惯才是啊。

    陆行衣思索着,对小鬼的怀疑更深了几分。

    小胖球的嘴巴一直是个隐晦的问题,毕方趴在桌旁观察了好久,发现它看中了哪道菜,都只是凑上去用肚皮蹭一蹭——然后菜肴就会很诡异地减少一部分。

    该不会是隔空移物,直接把食物移到肚子里吧?

    “对了,不是说要找些对这附近比较数落的妖兽吗?找到没有?”又看了半天,毕方彻底对研究小胖球的嘴巴失去兴趣,转头向小鬼询问道。

    小鬼咽下喉咙里的一块泥,为难道:“找是找到了,可是有点问题啊!”

    “什么问题?”陆行衣捧着茶杯吹气,刚想喝,视线捕捉到杯子里浮起一条肥肥白白的虫子。嘴巴抽搐一下,动作极轻地将被子又放下了。

    “那两个妖兽,一个是正在圆台前面站着的傒囊,名叫麦鱼。”小鬼伸手指向不远处。

    陆行衣和毕方抬头望去,入目便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穿着红褂子,头上扎着三条小巧的麻花辫,眼睛大大的。一笑,脸上便露出甜甜的酒窝。它的后,一群小小的傒囊整齐地跟着它的动作举手跳步,看样子是个领头妖。

    “另一个,是那只头上顶着个青色玉石水瓶的文鳐鱼,名叫飞童。”小鬼手指一转,移到了天上。

    陆行衣和毕方再一抬头,入目便是一尾巨大无比的水鱼。鱼鸟翼,白头红嘴,鱼尾处还环绕着些许荧光。其他文鳐鱼飞经过它的边时,都会恭敬地弯一下鱼尾。

    “它们两个是客栈里的小头头,各自带领着傒囊和文鳐鱼,格极其不合。如果我们说了要找引路妖,它们必定会相争到底,或者两个都不答应。”小鬼道。

    陆行衣蹙眉:“没有别的妖兽了吗?譬如说刚才将我们带到客栈来的狌狌?”

    小鬼摇头:“三百钱只负责将住店的客人带到客栈来,将客人送出客栈由傒囊和文鳐鱼负责。至于其他妖兽……”顿了顿,小鬼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

    “傒囊和文鳐鱼归属客栈,送客人出店不需要另付费用。”小胖球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冒出这么一句。

    ……

    小鬼对着毕方两人笑得很狗腿。

    毕方一翻白眼:“出店一定要找妖兽引路吗?”

    “当然!”小鬼叫道,“你不知道,这客栈连通深渊的两个彼端,出了店就能直接到东方勾芒的住处了。若是没有相熟的妖兽带领,说不定我们途中会不小心闯入其他妖兽的领地,招来追杀。”

    “直接飞过去不行吗?”毕方又问。

    这下轮到小鬼翻白眼了:“你以为就你会飞?这深渊之下,带翼的妖兽多得去了,当心你飞着飞着直接冲到别人新房里去。”

    一时无语。

    “无妨,慢慢决定吧。”陆行衣出口宽慰道,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又没有人拿刀子着我们走,权当游山玩水,别太担心了。”

    毕方嘴角扬起,轻轻地点了点头。

    群英村入口。

    一只巨大的四翼青蛇呼啸着降落地面,倏忽变化成眉眼冷清的白衣男子。气质凌然,浑散发着一种生人莫近的气息。

    早起的农民们提着锄头和水桶相互打着招呼,冷不防看见村口方向进来了一个翩翩少年,顿时都看呆了眼。

    “这位小公子,您来咱们这种小地方,呃……是有何事吗?”一个农民壮着胆子问道。

    宁觉微微垂下眼睑:“小生行至此地,是来寻人的。”

    “找人?”农民们面面相觑,“咱们这种穷地方,住的都是认识老久的乡亲们。公子,您找的是谁?”

    “一男一女,男的穿着青袍,女的着红衣。”宁觉淡然道,顿了顿,“听闻他们跟着一个流浪商人的队伍,你们可有听说?”

    “你是那些流浪商人的人!?”原本还算和善的农民们一下变了脸色,其中几个更是直接转向后跑去,准备通报给耳鼠藏妖。

重要声明:小说《踹你下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