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自心思(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妄想车厢 书名:踹你下人间
    上古山河的夜晚十分寒冷,而且随着月形的渐缺,夜色也越来越黯淡。冬天的气息扑面而来,带着冰冷、带着干燥。偶尔,风中也会传来甜甜的血腥味,那便说明他们所处的位置附近,正有野兽在厮杀着。

    上古山河向来是个弱强食的地方,一切复原到天地混沌初开的时刻。这一点,毕方从陆行衣每天依靠拳脚为她们捕获猎物就可以看出。

    但总的来说,上古山河里的环境还是不错的。

    藏蓝的天空散布着平里不能看见的星,群星拱卫着一盘耀眼的月,月光毫不吝啬的铺在水面,平静的恍若一面银镜,间或有风吹过,银光闪闪点点,凉风带来的池塘边树林子里泥土的芬芳……以及自己右手边陆行衣上的味道。

    在上古山河呆的久了,毕方总觉得自己的心境起了点变化。每天起,睁开眼睛便看见行衣,然后听到小鬼和小胖球打闹嬉笑的声音。而后洗漱一番,吃着行衣准备的食物,出发。每一天都会见到很多不同的景致,发现不同的妖兽。行衣总是强势地拉着自己的手,然后温和地说“毕儿,这上古山河危险重重,松了你的手,我不放心。”

    ……有时候真的会有种她和行衣是夫妻,正带着两个孩子出游的感觉。

    毕方想着,然后诧异地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毕儿,想什么呢?”脚步声传来,陆行衣抱着一布兜的果子走了过来。

    “有果子吃——”“有果子吃——”

    小鬼和小胖球的欢呼声适时响起,然后“噔噔噔”几步冲过来,抢走几个果子便再次跑远。

    毕方笑了,陆行衣顺势在她边坐了下来,伸手将她头上落下的一缕长发别好。

    毕方瞬间脸红。

    ……

    好吧,可以说毕方最近的心境变化,和陆行衣的态度有着很大的关联。

    如果说之前陆行衣的态度是属于小狗刚找到组织般、小心翼翼中带着些许惶恐的话,那现在的陆行衣走的就是自然温派了……

    自然地拉她的手,自然地让昏昏睡的她靠在自己肩头,自然地说话间离得她越来越近,说话语气温柔得快渗水了一样。

    虽然……拉手的时候,行衣的手指一直在发抖,手心还不断冒汗;自己靠在他肩膀上的时候,行衣紧张得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说话靠得距离极近时,她可以看得行衣耳朵都变得通红,脸上一抹红晕快滴血了一样——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陆行衣伪装出来的淡定无比的效果。事实上,行衣这种温中透着明显羞涩的态度,时常让毕方忍不住心跳……

    咳咳,比如说以下这个场景……

    “毕儿,你还记得七千六百三十二年半前,你与我一同拜访七福神的事吧?”陆行衣问道。

    “当然记得!”毕方咬了一口果子,笑眯眯道,“那时候我特别喜欢布袋和尚的大布袋,还故意爬到他的肚皮上,想趁他不注意偷偷将他的口袋抓起来看一看。没想到他的肚皮那么软那么舒服!我趴着趴着就睡着了……”

    陆行衣也回想了起来,笑得眼睛都弯了:“结果你睡得流了口水,愣是将布袋和尚的裤衩烧了起来。当时菩萨正好路过,不声不响地洒下了半滴甘露,浇熄了火,然后便走了。布袋和尚也不知道,准备起时,裤子突然‘刺啦’一声……”

    毕方想起当时的场景,不捧腹大笑。

    “我还记得,当时布袋和尚哭笑不得,一张老脸红了又青,青了又白,最后还勒令你将他的衣服补好。”陆行衣笑着,眼神温柔地看着毕方,“当时还是我们两个一起补的呢……”

    毕方被他的绪带动,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也是一副唏嘘的样子:“对啊,每次我闯祸闹事,你都陪着我。说起来,布袋和尚也太诈了!明明就一件袍子,补着补着居然会变大的!结果害得我们补了又补,足足三个多月才补好!”

    陆行衣笑了,子向前倾斜,对着毕方的眼睛缓缓地认真道:“毕儿,其实我当时一直在想——能和你在一起,一件衣服就是补上再久又何妨?不过区区三个月,纵使是要补上一辈子,我也愿意。”

    ……

    阳光在陆行衣微红的脸上,又将金黄色的光映在他深邃的黑色瞳孔中,明晃晃地包含着其中小小的毕方的影。

    毕方蓦地站起来,百米冲锋般向小鬼的方向跑去,嘴里还不住喊着:“小鬼!小鬼!我们到底还要走多久才能到目的地啊?”奔跑中,一手腾出来捂住了心脏。那里跳得无比欢快,一下一下沉重有力的,像是暮鼓晨钟相互呼应。

    陆行衣看着毕方落荒而逃的影,笑了。

    宁觉最近心起伏不定。先是扔掉了书卷,在茶仙馆流连忘返。而后又将自己溜达茶仙馆的闲兴致转移到莲池处,一天到晚有事没事都往莲池里走。

    俗话说得好,夜路走得多了,总会见鬼的。

    虽然宁觉走的不是夜路,但他走的是天庭的云,而且是通往莲池的云路。

    所以,虽然他没有见到鬼,但是他见到了元始天尊。

    上古山河卷上,一株紫苏兀自折着绮丽的光芒。元始天尊正翘着脚仔细观察着卷上景致的变化,一回头就看见宁觉一副被人逮到了的样子,半截胡子抖了又抖,讪笑道:“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宁觉小子啊。怎么今有这等闲兴致来莲池一游,真是难得,难得啊……”

    ……

    元始天尊的话让宁觉想起来茶仙馆的茶仙小二。沉默了半晌,宁觉沉稳无比地开口:“在下还以为,您枉顾侄女安慰,任由她一个人在上古山河自生自灭呢。今一看,元始天尊应该也是重重义之人,不然断不会偷偷溜至这里,查看况的。”

    元始天尊被他带刺的话说得老脸一红,干咳了几声,尴尬道:“其实……我是来看戏的。说起来,近些子,行衣小子和毕儿正打得火呢!哈哈哈哈……我这个当大舅的虽然是抱着让毕儿进上古山河好好磨练一番的主意,但如果事关儿女长什么的,我这当长辈的也得好好留意一下不是?哈哈哈哈……”

    ……

    元始天尊哈哈哈哈笑得很是夸张。

    宁觉的脸色从一开始短暂的错愕,到后来一闪而过的震惊与愤慨。他的绪变化太过明显又太突然,愣是让元始天尊汹涌的笑意活生生憋了回去。揉了半天眼睛,再一看,他又恢复了面无表的神色,好像刚才闪过的表全是元始的错觉一般。

    元始天尊眨着眼睛盯了宁觉半天,没看出来他有什么端倪,只觉得他投向自己的眼神愈发的冷淡。

    “对了,宁觉小子,你来这莲池里干嘛?”元始天尊不怕死地开口问道。

    宁觉抬眼瞪他,一脸面瘫的高深莫测。

    碍着老脸想探听一下八卦的元始天尊和他眼神对瞪半天,终于败绩,又说了一通有的没的,才灰溜溜地腾云离去。

    宁觉目送着元始天尊飞远,脸色一沉,一个转便飞向了茶仙馆。

    杜一生说过:茶不醉人人自醉。

    宁觉是个有文化的上神,他自然知道那是杜一生的改编。

    只是他不曾想过,茶醉人什么的,醉的不是人本,而是人心。

    那一天他冲进茶仙馆灌了一肚子的清茶,醉气熏天地离开后,着了魔一样又飞到了莲池。莲池中淡香迷蒙,上古山河卷上那株紫苏看得他心里惶恐一阵接一阵。他呆呆地站在圆台前看了很久,脑子里行云流水地闪过无数画面。耳边来来回回尽是茶仙馆里那些天神议论的声音,夹杂着元始天尊的话回音般漾开去。

    “毕方走了……宁觉上神必定心中松了一大口气吧……”

    “哈哈哈哈……也亏得毕方和陆行衣近来外出云游,天庭才能如此祥和无事啊!”

    “说起来,近些子,行衣小子和毕儿正打得火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碰”一声巨响,宁觉的拳头砸到了圆台上,一个大大的裂痕蜘蛛网般出现平静的圆台。扰人的声响从心头淡去,恍惚间,似乎换成了毕方唤他的声音,一下一下,“宁觉宁觉,宁觉宁觉……”

    宁觉长长地叹一口气,伸手扶额,无奈地苦笑了起来:“真是要疯了……想不到,想不到……”一股冷风吹来,宁觉只觉得脑中一片清明。站起来,静静地看着上古山河卷内变幻不定的景致。

    半晌,自言自语道:“既然如此……”

    风声忽起,宁觉的后半句被风声盖住了,只听得“咕咚”一声,上古山河卷上泛起些许涟漪。

    风停了。莲池深处传来一阵哀婉凄凉的歌声。磁十足的男音低低响着,边唱边笑,笑着笑着,似乎笑出了眼泪,最后化成了空气中一道苦涩的叹息。

重要声明:小说《踹你下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