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山有龙(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妄想车厢 书名:踹你下人间
    梦琴话一出口,三人的动作顿了顿。

    小鬼迟疑着回头看向她:“为何这么说?”

    梦琴认真道:“钟山乃上古神烛住所。烛不吃不喝、不呼不吸、阳眼与眼交替打开,维持着上古山河的天地秩序,可以说是我们上古山河万物繁衍、自然平和的保证。五灵钥要求金、木、水、火、土五行必备,甚至还包括烛的眼睛!我为对上古山河有着无限认同感的赤襦群首领,你们认为我会让烛受到伤害吗?”

    梦琴看着三人,义愤填膺地拍着地面:“当烛面临着那些来找五灵钥的人或者妖兽的威胁时,我们赤襦一族自然会而出!若是你们今擅自闯了钟山,那便是与我们赤襦为敌!”

    小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老实说吧,你是不是要过路费?”

    梦琴脸色一紧,忍了好久才没有翻出白眼,严肃道:“虽然我们的确是抱着保护烛的想法,但鉴于有些前来寻五灵钥之人是抱着不得不寻的理由的,那我们偶尔也应该酌处理之。只是,要看你们如何与我们合作了。”

    ……

    “送我回水沟。”梦琴直截了当。

    “不可能。”小鬼斩钉截铁。

    “为何?”梦琴一下激动了起来,长长的尾巴弹起来一点,“啪嗒”一声摔在地上,沾了不少泥尘,惹得她一脸恶心。

    “我们很忙,一刻钟时间足以我们干出几件惊天动地惊世骇俗的大事了——哪儿有时间给你当车夫?”小鬼应得响亮,牙齿故意一咧,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梦琴直咬牙:“不过是个靠做生意为别人卖命的贪财流浪商人,你有何得意所在?卑劣的小人物!”

    小鬼瞪眼:“你别我!否则我伟大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梦琴终于没忍住,一个白眼翻了上来,看不见眼睑的眼睛看起来颇为恐怖。

    “别说了,时间宝贵,先上山吧。”毕方抬头看向钟山,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山上的雾气浓厚了几分。整座高山氤氲成一团,眼看去,让人不自心底发寒。

    梦琴急了,看着三人一字一顿:“你们当真要进去?”

    陆行衣的眉头微不可闻地皱了一下:“你待如何?”

    梦琴眼神凌然,嘴巴抿了抿,嘴角突然一勾。

    一阵颤动人心的高亢歌声倏忽回在天际——歌声嘹亮,旋律起伏波动,歌声响彻天地间,引得周围的山水草木都随之产生了变化。就像连成了一体的海水般,岸上海水拍打礁石的一点波动都有可能导致海中央的骇浪滔天!随着她的歌声,空气中小小地动了起来,而后动越来越大,却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早在梦琴提出让她们送自己回鬼都的时候,小鬼就觉得不对劲了。所以事先偷偷和陆行衣与毕方暗示了一通,隐晦地给他们塞了两颗药丸。药丸奇辣无比,光是用舌尖轻轻一,便会平白冒出一冷汗。

    小鬼曾经和赤襦打过交道,深谙赤襦歌声的杀伤力,所以在梦琴开口的那一瞬间,就把同样的药丸往嘴里一塞。呛鼻的辣味从口舌中翻腾而上,会让她的精神高度集中,相对着也能让梦琴的歌声效果减弱。

    只是,很快她就发现了不对劲。

    药丸的效果太有效了!辣得她差点没有把舌头咬下来,连耳边来回飘的歌声都听不清了……

    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

    根据经验,之前她可是一连嚼了五颗药丸都没顶住一只普通赤襦的歌声攻势。若不是当她只是在和熟识的赤襦友人打赌看自己能在她的歌声下撑多久,兴许她早已经被拖进水底成晚餐了。

    ……作为赤襦首领的梦琴,她的歌声会比一般赤襦弱?

    不可能!

    唯一的解释只有——歌声针对的对象不是她们……

    陆行衣和毕方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对视一眼,抬头看向一旁的钟山。

    原本平静的钟山此刻雾气沸腾,像煮沸了的开水般一个劲地翻滚喧哗。趋于白色的雾气色泽愈发暗沉了起来,笼罩着钟山,一点一点消失在面前。

    “钟山不见了!”毕方忍不住喊了起来,一不小心,含着的药丸被一口咽下。登时从喉间腾起一股火辣辣的痛觉,呛得她直咳嗽。

    陆行衣心疼地凑过去轻轻抚着她的背,抬眼瞪向梦琴,空着的左手随意一挥!

    一股偌大的气流猛然冲撞到梦琴上!

    一道黑色的人影鬼魅地出现在梦琴前方,护着她形一闪,便退到了远处。

    歌声停了,余音消散在空中。钟山上环绕的雾气平静了下来,偌大的直上云霄的钟山已经消失了大半,只剩下半截悬于空中。四周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无数赤襦,黑压压地包围了小鬼一众,密不透风。

    一阵沉默,只听得见数不清的赤襦们拍打着尾巴的“啪嗒啪嗒”声。

    小鬼含着药丸不清不楚地感慨:“怪不得你刚才和我们念叨这么多,原来是在拖延时间。”

    梦琴被陆行衣一记掌风吓得不清,眼睛眨了十几下才醒过来,把面前护崽似的影推开一点,故作镇静道:“知道就好!不想与我们赤襦□恶的话,奉劝你们一句,还是尽早断了进钟山的念头为好。不然,这里上百只赤襦一同高歌,你们就别指望能跑得掉了!”

    ……

    知道什么叫处变不惊、天塌下来当被子盖吗?

    看看现在毕方的反应就知道了。

    作为几千年资质的“大祸偶尔有,小祸总不断”的灾难来源,毕方深谙如何在自家大舅暴怒之前小心且完美地将该负的责任轻轻推得一干二净,顺带还磨练出了过人的胆量和淡定的举止。

    事实上,她对于此等阵势已经麻木了——在天庭混,每次闯祸以后,从玉帝嘴里蹦出来的话,恐吓程度绝对比梦琴说的要高。

    所以当听到梦琴强调似的冒出这么一句威胁的话之后,毕方只是愣了一个瞬间,然后迅速咳完最后几声,浮起一个坦然的笑容。

    梦琴被她淡定无比的微笑怔住。

    倏忽一下!

    毕方拉着小鬼和陆行衣“嗖”地消失在了眼前——只留下了钟山悬于空中的那半截山峰,以及她们冲入钟山时留在外面的一道残影……

    梦琴瞠目结舌。

    “梦——琴……”一道软绵绵的声音从远处飘来,放眼望去,可以看见一只红色的小团摇摇晃晃地飞着过来。

    梦琴白眼一翻:“完了完了完了……”

    一直拥着自己的影浅笑,俊美脸上冰冷的神色被那一脸纵容的笑放缓了不少,伸手环住她的腰,小声道:“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梦琴干咳一声,又抬头看了一眼快飞到面前的小胖球,终于忍不住一声哀嚎,将脸砸到边人的怀里。

    钟山山脉连绵不断,加上各种植物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导致在山脉中行路很麻烦,最麻烦的就是经常需要翻山越岭,或者还要曲折绕路前行。

    毕方三人已经在钟山山脉里行走了好几个时辰。

    进了钟山,环绕在山上的雾气一点没有蒙住视线。事实上,那些白色的雾气一直环绕着钟山外围,在钟山脉道上行走,一点看不出山外的景致。就算极力远眺,也只能看见一层白茫茫。

    小鬼边走边提醒着毕方和陆行衣:“钟山虽然是烛的地盘,平里进入钟山的人着实不多,但还是有的。我先前认识几个流浪商人就有接过闯钟山的任务,可惜才进了钟山没多久,就被妖兽群起而攻之,大败而退。”

    毕方吃惊了:“烛的地盘里居然还有别的妖兽?不会是它的手下吧?”

    小鬼摇头:“烛好歹也是个上古神,天高傲无比,怎么会收取妖兽为手下。只是烛淡泊,往里只一心守着钟山,本分无比。不吃不喝,不呼不吸,本体是不是在钟山上环绕,吓得其他妖兽都不敢靠近钟山了。长久以来,便有不少不想沾染世俗浑水的妖兽来到钟山,在它的庇佑之下潜心修炼,也顺带着保护钟山的安全。”

    陆行衣疑惑了起来:“如此说来,似乎有点说不通。我记得上古山河里能够修炼得道的只有凡人吧,若是野兽们想修炼成妖,就需得有一个得道的主人。难不成这钟山之内,妖兽们都是无主的?”

    小鬼用看白痴的眼神盯着他:“你傻呀,若没有主人,它们怎么开的灵智?上古山河得道之人不多,但一般每个人都会有几个甚至几十个妖兽。手下妖兽和得道者一般是亲近无比,似亲似友。待得手下妖兽修炼到了一定的程度,去留皆是随意。呐,你们不是还见过蔓延吗?它就是长大了,翅膀硬了,就那么直接地扑倒了鸾鸟怀里……”

    毕方看着小鬼说着说着突然露出一脸心疼,邪笑道:“小鬼,难过了?”

    小鬼牙痒痒地:“当然!我一想起来蔓延居然选的入赘,我就为当初送上门的一个枕头两张棉被心疼!养了他那么久,居然给我入赘!要是我别的妖兽也这么做,我就死给它们看!”

    “你还有别的妖兽?”毕方吃惊不少。

    “有啊,你们不是还见过吗?”小鬼闷闷地说着,有气无力地向前走去,“就是黑鬼。”

    毕方:“……”

    陆行衣:“……”

重要声明:小说《踹你下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