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探险,恋恋爱(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妄想车厢 书名:踹你下人间
    时间:某年某月某

    地点:上古山河卷某处名为“山林路”的地方。

    人物:陆行衣和毕方(外加在旁边打闹的路人甲两名)。

    事件:陆行衣扭捏了大半辈子,终于开口对慕多年的挚友毕方表达出了意!

    陆行衣深吸一口气,默默记下了这可堪称划时代的一刻。

    毕儿的反应会如何呢?

    是会大吃一惊,然后一脸羞地扑倒我怀里,小声嚅嗫着“你坏你坏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人家”的话;还是会大吃一惊,然后一脸纠结地对着手指,认真表达着“关于这个问题我平常虽然没有细想但听你这么一说好像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感想;亦或是会大吃一惊,然后一脸愤慨地推开我,严肃宣布着“我毕方是个相当有节的人我不能放弃宁觉接受你”的结论……

    陆行衣利用表白后短短一秒钟迅速在脑中罗列了一系列可能发生的后续,然后总结出无论是哪种况,毕儿的第一反应都必然是“大吃一惊”。于是陆行衣抬头,准备迎接毕方震惊无比的模样。

    出乎意料的是,毕方脸上的惊诧神色一闪而过,然后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淡定得好像刚才听到的不是表白,而是陆行衣对她说“吃早餐了吗”……

    在陆行衣略带诧异的注视下,毕方开口了。

    只见她拍着陆行衣的肩膀,平静道:“行衣,你在说什么呢?凑闹也不是这么凑的。”

    ……

    陆行衣懵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话说他的表白已经讲得够明显了吧?为何毕儿还会将他当成是凑闹的?

    “毕儿,我没有在开玩笑。”陆行衣沉声道,“为何你总不信我?”

    毕方眨眼:“我没有不信你。”

    陆行衣眼中闪过喜悦。

    毕方摇头:“我只是不信你会喜欢我。”

    陆行衣一怔。

    “行衣,你知道天庭的仙子天神们选我们为最不可能侣榜上第一位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吗?”毕方问。

    陆行衣默不作声,潜意识里,他觉得一定和毕方的反应有莫大的关联。

    “他们说,毕方天好动,大祸不闯,小祸一堆。谁要是娶了她,那将来肯定是家宅混乱,不得安宁。别的不说,单是放眼天庭,与她相近的两个男子就不可能与她成一对。”毕方板着手指一条条数,“先是她的挚友陆行衣,陆行衣本为青耕鸟,在西王母座下盛名极响。格背景都是一等一的好,怎么可能看上毕方。其次是她追了几千年的鸣蛇宁觉,别的也不说了,单是看毕方追在他后上千个年头都不得,就知道宁觉根本看不上毕方……”

    毕方滔滔不绝,陆行衣的脸色愈来愈难看。

    往他的时间都放在修炼论道和解决毕方闯出的祸事上,竟然从来没有听过这些话!

    “没想到偌大天庭,能人义士不见多,嚼舌的天神仙子倒不少!”许是生了气,陆行衣说话间气场降低,语气冷得在天庭看戏的元始天尊一众整齐地打了个哆嗦。

    毕方不在意地摆摆手:“天下之大,放到哪里都一样的,不用介意。”

    陆行衣蹙眉:“毕儿,你不生气?”

    毕方摇头:“我向来不是个记仇的人。”

    陆行衣脸色一缓,绽出一个微笑:襟广阔,不愧是我喜欢之人。

    毕方继续道:“所以我只是顺手将他们的府邸烧掉一半而已。”

    ……

    陆行衣一僵,顿了半晌,无奈地摇头浅笑:“你啊……”

    话音未落,一个影猛然撞了过来!陆行衣手一挥,将准备扑到毕方上的小鬼拍飞,顺手一把拉住毕方,皱着眉头看向小鬼。

    小鬼一个翻滚从地上爬起来,头也不回地往出口冲去:“不打了不打了!快回去!黑鬼告诉我,蔓延和他娘子已经把宝物送到扎营处了!快回去拿宝物!”

    小胖球颠着小尾巴摇摇晃晃跟在小鬼背后,时不时一个飞扑想趴上小鬼的裤脚。然后两人就会听到小鬼惨绝人寰的叫声:“走开走开!啊——”

    轻笑一声,陆行衣握紧毕方的手,笑道:“我们也走吧。”

    毕方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

    陆行衣便拉着毕方跟着向前跑去,握住毕方的手力度很轻柔,却带着不容分说的坚决。毕方边跑边看着自己被握住的手,突然想起:若是刚才小鬼没有过来打岔,那行衣说的那句“你啊……”后面,接的会是什么呢?

    许是看穿了毕方的想法,陆行衣拉着毕方的手一紧,自言自语似的开口:“就算你锱铢必较小气报复,我也喜欢。”

    毕方一愣,抬眼看向陆行衣。

    陆行衣衣袂飘飘拉着自己在前面跑着,一个回头浅笑,朗声道:“我不会拿感之事开玩笑——我会证明给你看。”

    毕方瞪大了眼睛。

    那个瞬间的陆行衣,眼神柔和,目光折着坚定的神采。一记温柔的微笑,恍若千树万树梨花开。

    毕方脸上蓦然一红。

    小鬼轻车熟路地穿梭在山林路上,绕出红雾区就跟走在她家大院一样熟悉。一众人很快就看到了商队扎营地。

    黑鬼正和两个人等在野兽群外。一男一女,男的眼角上挑,目光冰冷如暗夜冰雾。眼底有诡异的流光,漫不经心的轻笑挂在唇边。女的眉清目秀,有一双漆黑美丽的眼睛,目光虽然谈不上温柔可人,却也聪敏灵气,整个人清秀中带着一丝调皮。

    靠近的时候,陆行衣和毕方脑海中一直猜测着这两个人的份。

    还没等他们得出结论,就看见小鬼怒气冲冲地跑过去,脚一抬,猛地踹到了那个冰冷目光的男子腿上。

    男子维持着万年冰冷无的脸,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双眼瞬间噙泪:“好痛……呜呜呜呜小鬼你个没良心的——”

    然后一旁乖巧可的女子一声冷哼,清亮的嗓音开口道:“哼!自作孽,不可活!”

    陆行衣和毕方同时发出一声意料之外、理之中的感叹。

    不用说,面前这两个一定是血蔓延和他的娘子。

    小胖球从后面窜过来,准确无疑地落入鸾鸟怀中。小鬼没好气地扫了它一眼,转冲血蔓延摊手:“娘子找到了,宝贝呢?”

    血蔓延一怔,怯怯地看向鸾鸟。

    鸾鸟斜眼瞟过来,不舍地摸摸小胖球,然后手一抬,将小胖球塞到小鬼怀里:“呐!”

    小鬼愣了,脑子转了几圈才明白过来,脸色顿时铁青:“你什么意思?想拿这个东西给我抵债?”

    鸾鸟气急:“什么叫‘这个东西’!?刺猬可是我的闺蜜,份高贵。你要不要!我还舍不得呢!”

    血蔓延急了,凑过去对小鬼就是一通咬耳朵:“别啊!你不是想找五灵钥吗?刺猬本体是帝江,平里在上古山河四处流浪,五灵钥所在的五个生灵的住所它都知道!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那个店了啊!”

    ……

    小鬼认真地看向血蔓延:“谁告诉你我要找五灵钥的?”

    血蔓延一缩脖子,扭扭捏捏看向黑鬼。

    小鬼认真地开口:“所以,你现在是舍不得那件宝物,又害怕得罪我。所以偷偷向黑鬼确认了我接下来的目的地,顺便塞给我一个吃白饭的,美其名是‘帮我找五灵钥’吗?”

    血蔓延的笑容在小鬼平和的语气中显得越来越狗腿。

    小鬼深呼吸,猛一抬手!

    血蔓延“妈呀”地尖叫一声,形一闪,化成巴掌大的原型溜到鸾鸟后。半晌,颤巍巍地从鸾鸟肩膀处探出颗毛茸茸的头来。

    小鬼跳脚。

    毕方被陆行衣拉着,扭扭捏捏浑不自在。见到小鬼吃瘪,毕方立马挣开陆行衣的手,凑上前去建议道:“不如这样吧。反正我也着急找五灵钥,难得现在有个小胖球可以带路,你就先收下它。等找齐五灵钥,我就把空间口袋送给你,怎么样?”

    小鬼眼前一亮:“真的!?”

    毕方点头:“真的!”

    小鬼立马容光焕发,一把抓起小胖球,雄姿英发地挥手:“那还等什么?出发啊!”

    陆行衣沉默了半天,突兀开口:“出发寻找五灵钥,路途必定艰险。你为流浪商人,后还有一支商队。就这么将整个商队带到危险境地,恐怕不妥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平和,可是视线一直停在毕方上。

    毕方突然觉得自己心虚了起来。

    小鬼直截了当地回头:“黑鬼,商队就交给你了。”

    黑鬼缓缓地点了点头。

    陆行衣微微蹙眉,视线在毕方、小鬼和小胖球之间打了个转。半晌,眉眼舒缓:“也好。”

    众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血蔓延的感想:太好了!终于可以省下我的私房宝贝了……

    鸾鸟的感想:太好了,终于可以打发这死要钱的小鬼了。

    小鬼的感想:太好了!尽快找到五灵钥以后,那个价格不菲的空间口袋就是我的了!

    黑鬼的感想:太好了……小鬼不在的子,我可以随意调配自己喜欢的食物味道,还可以将它们分给商队其他人吃了。

    毕方的感想:太好了……找到五灵钥,速度回天庭。老呆在这个古怪的地方,行衣看人的眼神都怪怪的……

    陆行衣嘴角一勾,抬头看向山林路深处,用一种特恍惚特看破红尘的语气幽幽道:“人少……好办事啊……”

重要声明:小说《踹你下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