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头吵架床尾和(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妄想车厢 书名:踹你下人间
    “我的妈呀!”小鬼回头扫了一眼,狂奔的速度立马加大。

    背后密密麻麻数目惊人的一堆带刺绿鸟俯冲过来。说它们是鸟吧,它们的翅膀又长得像蝴蝶一样;说它们是蝴蝶吧——它们的体积堪比鸭子!

    “小鬼,那是什么!?”毕方看得眼睛都大了。

    “钦原鸟,山林路里最恐怖的鸟!蜇人人死,蜇树树枯!”小鬼跑起来双脚都快不着地了,咬着嘴唇泪水狂飙,“平常带着商队过山林路,遇到一只钦原鸟就已经够糟糕的了!现在居然惹出一群!我不要活了啊啊啊——”

    “嗖”地一声,小肥球抓着地图“啪嗒啪嗒”地跑到小鬼和毕方前面。动作之优美、态度之坦然,看得小鬼特别想脱鞋扔它。

    要不是它突然跳进去,会惹出那么大一坨麻烦来吗!?

    脚下一绊,毕方尖叫一声摔倒在地。

    绿得油汪汪的钦原鸟群俯冲而下,风声呼啸在耳边,尾部的毒刺闪闪发光!

    “妈呀!”小鬼回头,只来得及冒出短暂的两个字。

    毕方爬起来,突然觉得背后寒气袭来,鼻子一痒,猛然回头:“阿——嚏——”

    一股强大的气流夹杂着一滴唾沫星子飞出,“呼啦”一声瞬间席卷整个钦原鸟群!一只靠得比较近的钦原鸟很不幸地被那滴唾沫星子命中,“哗”一声突兀地全冒起火来,顿时惊得乱拍翅膀!火星随着翅膀飞扑到旁边的钦原鸟上,霎时间,旁边的钦原鸟也开始惊慌失措起来……

    想象一下,面前站着一排五大三粗的壮汉,个个肌结实,面孔狰狞。一个柔无力的女子扭着腰走过去,伸出葱白的手轻轻在为首一个壮汉脸上刮一巴掌——然后一排壮汉整齐地轰然倒地——那画面何其壮观!

    小鬼知道自己的比喻有点让人罢不能,但看到面前这一群慌张失措挥着翅膀被火烧得直掉毛的钦原鸟,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以上场景。

    钦原鸟扑火扑得慌张,火势却越来越大。着火的几只钦原鸟一声凄厉地叫了起来,掉转头往回飞窜而去。小鬼眼皮一跳,拉起毕方迅速向前跑去:“快跑!”

    果不其然,那几只钦原鸟一飞开,留下来的钦原鸟当即大怒。嘴巴一张,一阵阵凄厉的尖叫便回在天边。与此同时,钦原鸟群俯冲来,速度居然比之前快上了几倍!

    “哇——毕方,快快快快打喷嚏!”小鬼一辈子没那么窝囊过,跑着跑着都快哭了。

    毕方哭笑不得:“怎么可能想打就打得出来!”回头扫一眼后快要杀到的钦原鸟去,毕方咬牙,手一伸扯出口袋,往后一扬!

    一只野兽从口袋里飞出,正好迎向那群钦原鸟的方向。

    小鬼大喜:“做得好!就让口袋里的野兽分散钦原鸟的注意!”

    话音未落,那只野兽“唰”地掉转子,跟在毕方和小鬼后狂奔了起来。

    毕方瞪眼:“有没有搞错!?大敌当前居然不坚持一下就逃,太没有节了!”

    野兽惊慌失措地跑着,对毕方的指责没有丝毫反应。

    就在那么一惊一骂的空当,钦原群已经从距离她们十米的地方冲到了距离五米左右。

    毕方咬牙:“再来!”手一挥,又一只野兽迎风飞舞,向着钦原群的方向扑去。

    半秒后,那只气势汹汹的野兽跟在毕方和小鬼股后跑得无比欢快,八只蹄子一直没有荒废,全部结结实实地踏在了地上。动作表专注得,好像它这辈子的职业就是逃跑一样……

    毕方和小鬼差点噎气。

    手再一挥,新的一只野兽迎风飞舞……

    半秒后……

    以下省略。

    总之,在被钦原群追杀的短短半柱香内,毕方已经将口袋里所有野兽放了出来。这个伟大的举动的结果就是,在奔跑的过程中,她们背后无缘无故多了一群惊慌失措的跟随者。

    庆幸的是,放出一群野兽,那些野兽们逃命时奔跑得及其用力。以至于背后烟尘滚滚,愣是将快冲过来的钦原鸟群活生生熏退。

    这样导致了飞在半空中的陆行衣轻而易举找到目标。

    一个俯,陆行衣向毕方的方向飞窜而去。

    “咿呀————”

    一声刺耳的凄厉叫声突兀回在天地间,一群更大的钦原鸟群铺天盖地涌来!声音宛若哀歌,扎得人心都不舒服。后追逐的钦原鸟群一怔,动作缓了缓,也随之应和着哀鸣起来。

    小鬼回头看向钦原鸟群,气喘吁吁:“它们准备不追了?”

    毕方边跑边侧耳听着,脸色突兀一变:“不好!那几只着火的钦原鸟告状了!它们过来报复了!”

    “啥!?”小鬼瞪大了眼睛。

    话音未落,后两群钦原鸟会合成了一群,一转,速度居然又加快了几倍,笔直地刺向毕方和小鬼!

    那是生命的最后三秒……

    都说在生命中最后的一段时间里,时间长的话,人就会回想自己生命中遇到的所有人和事。如果时间比较短的话,也会回想到自己生命中遇到的比较重要的人和事。

    如果那些人和事比较圆满的话,那这个人死掉了以后,一般会了无牵挂,直接进入轮回。

    但也不排除个别不圆满的例子。

    小鬼记得长辈曾经说过,若一个人死前,脑中闪过的是他没有完成的执念,那这个人多半会成为恶鬼。

    因为在她生命中的最后一刻,闪过脑海的是:黑鬼还欠我三个铜板没有还……

    小鬼想:惨了惨了,想不到我小鬼一世英名毁于一旦。早知道就不取个叫小鬼的名字了,这下人如其名了吧。就是不知道如果我成了恶鬼,黑鬼还肯不肯还钱给我。

    思考的过程只是短短一瞬间,下一个刹那,毕方倏忽变出真。小鬼被扑面的浪吓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毕方已经一爪子抓住了她的衣服,“嗖”地飞了起来。

    小鬼的第一反应是狂喜:死不了了,回去以后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叫黑鬼还钱!

    狂喜过后,小鬼猛然回头,对着头顶那只巨大无比且翅膀上缭绕着火焰的红鸟一声大吼:“你是妖兽!?”

    用的是那种诧异与惊喜并存,瞎子突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不但能见到人还能见到鬼的语气。

    毕方被她一嗓子吼得差点没载下去,形一晃,险险避过从后面扑过来的一只钦原鸟。

    小鬼这才发现况危急——后那群钦原鸟居然笔直笔直地朝她们追过来了。

    而在这危急万分的时刻,小鬼突然发现——裤子松了……

    小鬼别扭地想着能不能让毕方腾出一只爪子帮她提一下裤子。

    抬头一看,却发现毕方只有一条腿。

    小鬼于是沮丧地低下头,心里侥幸地想着:没关系,就算裤子再松,也不大可能一下子就掉下去的。

    像是呼应她的想法似的,她只觉得裤子猛然一沉。

    小肥球艰难地用两只爪子扯着她的裤腿,背后四只翅膀“啪嗒啪嗒”地扇着,似乎是想借力爬到小鬼上。

    小鬼怒了,想用力甩开腿上的赘物。甩了半天,小肥球的构造大概比较奇怪,还是七平八稳地赖在小鬼腿上。倒是头顶的毕方被晃得不行,差点被从后面偷袭的钦原鸟刺到,气得她火冒三丈,一回头,对着后方数目惊人的钦原鸟群使出了绝招!

    ——吐口水……

    小鬼对毕方的绝技有扶额的冲动。

    但看到效果后,扶额的手很快移到了嘴巴上。

    这是一个“轻柔无力小女子一巴掌扇倒一排五大三粗壮汉”的升级版。

    用一个更加**的比喻,就是“割麦子一样快,像麦子一样倒”。

    毕方的口水,绝对是火中极品,居家必备、出门旅行、杀人不眨眼的上等良药。

    你看,那些钦原鸟群被烧得多么花容失色,一只只简直就像被雷劈过一样外焦内嫩皮儿酥。隔得老远小鬼都能闻到它们上传来的香……

    “毕儿!”

    一声清朗的叫声从远处传来,小鬼抬眼望去,正好看到一只浑苍翠的青鸟急速飞来。

    “行衣!”毕方猛然回头,惊喜地叫道。

    就在那个瞬间,旁边几只钦原鸟尾部一竖,泛着绿光的长刺笔直地向毕方!

    “毕儿——”陆行衣一惊,双翅迎风一划——两道锋利的风刃笔直划向钦原鸟群,“唰唰唰”几声,居然将十几只钦原鸟击落了。

    毕方形一晃,从半空栽下。

    “毕儿!”陆行衣脸色煞白俯冲过去,翅膀一挥,托着毕方稳稳放在地面。

    钦原鸟群愤怒地在半空中徘徊着,盯着陆行衣的眼神杀气腾腾。

    陆行衣怒了,抬起头来,双眼变得通红:“居然伤了毕儿,你们……”

    话音未落,天边突然出现一抹七彩光芒。

    一只翅膀泛着彩色花纹的长尾鸟翩翩从空中飞来,随着它的靠近,红雾也渐渐散开。小鬼从地上爬起,泪眼婆娑:“血蔓延它娘子,你终于来了……”

    陆行衣一愣:“鸾鸟?”

    鸾鸟,一种长有七彩羽毛的鸟,它的出现会使战事平息,灾消失,给人间带来安宁。

    看见鸾鸟,钦原鸟群的愤怒好像也随之消失了,鸣叫了几声,便展翅往回飞去。

    陆行衣眼睛一瞪,刚想追上去,就听到鸾鸟清脆的声音:“这位鸟兄,钦原鸟本就是护短的群族,你们闯入它们老窝,伤了它们的亲友在先。现在它们走了,你们也没有受伤,不如就这样算了吧。”

    “你懂什么!?毕儿她刚刚中了钦原鸟的毒刺,现在生死未卜、生命垂危、奄奄一息……”陆行衣泪眼模糊,手一抹脸,无比凄怆地哭了出来,“我居然保护不了她……”

    鸾鸟无比淡定:“可是鸟兄,你那位生死未卜、生命垂危、奄奄一息的毕儿,现在正精神奕奕地看着你。”

    陆行衣的哭声戛然而止。

    睁眼一看,毕方瞪大了眼睛盯着他。

    陆行衣目瞪口呆:“毕儿,你没死吗?”

    毕方摇头:“我刚才又没有被毒刺中。”

    陆行衣嘴角一抽:“那你为什么会掉下来?”

    毕方老实回答:“刚才我转头看你,回头回得急了,头晕。”

    面面相觑。

    半晌,陆行衣嘴角慢慢扬起,还挂着脸上两道泪痕,轻轻将毕方拥入怀中:“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陆行衣的声音很温柔。

    毕方被他拥入怀中,心里蓦然一动。

    总觉得,陆行衣和自己之间,有点什么开始不同了。

重要声明:小说《踹你下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