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头吵架床尾和(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妄想车厢 书名:踹你下人间
    毕方吃惊:“你不知道这是啥玩意儿?你不是流浪商人吗?”

    小鬼翻白眼:“我是流浪商人,又不是这些妖兽家的大爷,不知道很正常吧。”

    毕方叹气,颇有些遗憾。

    然后两人继续看着脚边那只玩得很欢乐的红色小肥球,瞪大眼睛将它从头到尾扫描了一遍。火红色的皮肤,体是个球,六只脚,背上四只小翅膀。没有眼睛没有嘴巴,唯有背上四只翅膀时不时可地抖一下。

    ……

    观察完毕,分析结果如下。

    小鬼的想法:所谓人不可以貌相、海水不可以斗量。这只小肥球虽然看起来无害,但很难保证它是不是外在温顺内在邪恶。话说回来它长得也相当的标致,不知道如果被抓起来卖出去大概能值几个银子……

    小肥球在小鬼突兀烈的眼神下,淡定地戳着血蔓延。

    毕方的想法:我很好奇这只小肥球的翅膀到底是装饰还是可以用来飞的……它子这么圆滚,飞得起来吗?我也很好奇它刚才到底是走过来的还是滚过来的,子这么圆腿这么短,它走得动吗?话说回来它的貌似蛮结实的,不知道红烧起来味道怎么样……

    小肥球在毕方突兀汹涌的口水下,淡定地戳着血蔓延。

    血蔓延的想法:……

    又看了大概几十秒。小肥球戳着血蔓延的动作改为将它当做球一样在地上滚来滚去,毕方才开口:“小鬼,不救它吗?”

    小鬼沉声道:“敌不动,我不动。”

    毕方赞同地点点头。

    然后两人继续看着小肥球和血蔓延单方面的玩耍过程,一个噼里啪啦地算着心里的算盘,另一个思考着红烧过程中应该用文火还是武火。

    小肥球蓦地收回了爪子,“啪嗒啪嗒”走到一旁。

    小鬼和毕方忱的视线立刻追了过去。

    悦耳的歌声又响起,歌声婉转动听,清泉击石般悠扬。

    小鬼和毕方怔住了,面部表极为扭曲地凝视着小肥球。

    “那声音,是不是从小肥球肚子里冒出来的?”小鬼有些凌乱。

    毕方缓缓地坚定地点了一下头。

    小鬼于是更凌乱了……

    歌声悠扬,一时高昂向上,一时细水长流。小鬼和毕方还没得及消化这声音是从小肥球肚子里冒出的事实,就看见小肥球笨拙地抬起一只爪子,向前一步,爪子放下;抬起另一只爪子,退后一步,爪子放下;六只爪子同时蹦踏一下。转,重复以上动作。

    ……

    小鬼觉得自己都快要疯了:“这玩意儿到底在干嘛!?”

    毕方沉着地冒出两个字:“跳舞。”

    霎时间,两人只觉得背后一阵凉风吹过……

    小肥球欢乐地载歌载舞,时不时还掉转子对着小鬼和毕方抖一下小翅膀。可鉴于两人实在分不清对着她们的部分是那小肥球的头还是股,所以一直保持沉默。

    小肥球怔怔地站在原地,半晌,抬起一只前爪,对着她们用力地挥了挥。

    ……

    毕方于是很直接地联想到了她大舅元始天尊出门时,经常会对着天庭里那些小仙们挥手致意,颇有大将风范。然后那些小仙们大多会脸红心跳手冒汗,并发出一阵阵低声尖叫。

    元始天尊曾经很得意地告诉她,那就是所谓的明星效应。因为他是天庭“最希望嫁给的钻石王老五”排名最靠前的三位之一,所以那些小仙们的尖叫,完全是遇到大款的正常反应。

    小肥球刚才伸出前爪挥舞,那动作,那线条,无不透露着元始天尊得瑟而嚣张的气质。

    毕方不自地磨牙,开始考虑红烧小肥球时该放多少酱汁多少醋。

    也许是没有得到尖叫声,小肥球开始怒了。

    就在毕方认真思考,小鬼仰头准备打呵欠的空当,原本动作笨拙的小肥球突兀飞窜过来!爪子一伸,准确无比地从小鬼腰间扯掉了一样东西,又“嗖”地一下狂奔到远处!

    这一事故发生在电光火石间,毕方反应极快地伸手抓去,没想到小肥球动作极其灵敏,一个转便从毕方双手间脱离。小鬼一个呵欠打到半路活生生被卡住,被呛得连连咳嗽,抓着两把刀子便追了出去:“我的地图!”

    “什么地图?”毕方动作极快地跟在她后,语气兴奋,完全就是一副看闹的状态。

    “上古山河的地图!没有地图我可不识路!”小鬼差点没骂出口。

    两人的影迅速消失在红雾深处。原地,血蔓延晕沉沉地爬起来,朦胧着眼睛往四周看去。

    雾气更浓郁了几分,视线之中一片红色,可怜的血蔓延缩着子站着原地。回想了一遍刚才的场景,嘴一扁,抽泣道:“搞什么嘛……居然被妖兽抢走了地图,小鬼你傻呀……”

    红雾之中。

    九曲十八弯好不容易拐进红雾区的陆行衣化出原型,边急速飞着边寻找毕方的影。视线一扫,却突兀发现地面有个熟悉的影。

    陆行衣俯冲下,“唰”地化作人型,落到地面。

    正蹲在地上一脸无助的血蔓延可怜巴巴地抬起头,入目就是陆行衣形同槁木惨绝人寰仿佛被全世界都欠他钱的脸:“毕儿在哪!?”

    血蔓延吓得浑的毛都竖了起来,几乎是大哭着将刚才的场景从头至尾描绘了一遍。其中它处于昏迷状态不甚清楚的那段时间发生的事,被它自动脑补成“凶残妖兽与小鬼大战三百回合导致风云变色山地动容”。

    陆行衣的脸色瞬间变了,追问:“毕儿到底在哪!?”

    血蔓延被他一嗓子吼得心慌慌,带着哭腔含含糊糊地开口:“刚才有妖兽过来,抢走了小鬼的地图。小鬼和那个叫毕方的追上去了呜呜呜……”

    陆行衣皱眉:“什么妖兽?”

    血蔓延对手指:“虽然我没有看清楚,但是从它一见我就冲过来拍我的习惯和它爪子软绵绵的程度看来,肯定是我娘子的闺蜜……名字叫刺猬来着……”

    “刺猬?“陆行衣诧异,“它长什么样子的?”

    “呃……它的形像黄口袋,皮肤是火红色的。脚有六只,背上还长着四只翅膀。混混沌沌的,没有清楚的样子。”血蔓延老实回答,“对了,它还会唱歌跳舞。”

    陆行衣脸色一沉:“那是帝江,是上古神兽里的天山神!”

    心里一急,陆行衣倏忽窜上半空,化为鸟向红雾深处飞去。

    被这一幕吓了一跳的血蔓延呆在原地,半晌才颠跟着后面狂追:“等等我……”

    陆行衣等了吗?

    没有。

    所以他很快就后悔了。

    他一直专心致志地寻找着毕方的踪迹,目光如炬,气质凛然。飞了老半天,面前遮挡的红雾倏忽变薄了。就在他以为自己飞出了红雾区的时候,蓦然抬头,却发现远处扎营着的商队相当眼熟。站在野兽包围圈里大声吆喝着的大块头,跟黑鬼简直长得一模一样。

    ……

    陆行衣迟疑了半秒,掉转准头往红雾区飞去。

    一柱香后,陆行衣窜出红雾区,抬头一看。遥远的那边,黑鬼站在商队前方的姿显得那么的**……

    没有丝毫迟疑地,陆行衣掉转准头往红雾区飞去。

    半柱香后,陆行衣再次窜出红雾区,抬头一看。遥远的那边……黑鬼……

    陆行衣挫败了,发泄似的将翅膀一挥,“唰”地一道锐利的风刃划破虚空,在红雾中留下一道笔直的浅痕。

    陆行衣看着那道笔直的痕迹,眼前突然一亮,翅膀一挥便顺着痕迹的方向飞去。飞到痕迹开始淡薄的地方,翅膀又一挥,笔直的浅痕便顺着前方延续了下去……

    借助这个方法,陆行衣飞行的速度提高了不少,形一窜,便窜进了红雾深处。沿着毕方和小鬼的方向飞去。

    镜头回到毕方和小鬼这一边。小肥球跑得飞快,转眼之间,毕方和小鬼已经被带到了红雾区最深处。雾气浓厚,让人呼吸都不顺。隔着浓雾,只能隐隐约约看见对面人的影子。

    小鬼快要发疯了!

    “它长那么胖,为什么速度会这么快啊!?”一声怒吼,小鬼再次伸手抓向小肥球。

    小肥球子一扭,划出一个相当诡异的弧线,从小鬼的熊抱中脱离。回头看一眼小鬼后,四只翅膀抖了抖,“啪嗒啪嗒”地拖着地图冲到一旁。

    毕方拿着口袋笑吟吟地看着它,骗小孩一样哄到:“小肥球,过来这边,口袋里面有好吃的鸡腿。”

    小肥球迟疑了一下,尾巴弹了弹,子突然“唰”地往旁边一窜,突兀地就消失在了原地。

    两人一愣,趴到刚才小肥球消失的地方一看。

    红雾缭绕,挡住她们的视线。扑倒地上才发现,原来就在她们脚边,地面居然有一条深不见底的黑色缝隙。那缝隙大概有手臂长,深不见底,把头凑过去时,可以感觉到从里面钻出来的寒气息。

    两人呆住。

    毕方道:“它跳崖了。”

    小鬼点头:“我看见了。”

    毕方道:“你要追下去吗?”

    小鬼摇头:“不要,地图我还有备份。”

    面面相觑。

    一股特别森寒凉的气息从缝隙间冒出,毕方浑都不舒服了起来。鼻子一皱,对着黑色缝隙就是一个大声的喷嚏。

    “阿——嚏——————嚏嚏嚏……”

    黑色缝隙里,传来无数回音。一阵诡异的寂静之后,黑色缝隙中开始冒出嗡嗡嗡嗡的声音。

    小鬼突然紧张起来:“小心,这个缝隙有危险……”

    毕方揉着鼻子:“你怎么知道?”

    小鬼严肃:“野兽的直觉!”

    毕方皱眉,看向黑色缝隙的眼神也警惕起来。

    嗡嗡嗡嗡的声音不断近,声音由小变大,由模糊变清晰。仔细听来,就像是无数只蜜蜂顺着缝隙飞涌过来一样。

    小鬼的脸色蓦然变了:“快走!”

    两人“嗖”地从缝隙边弹开,向着来时的方向狂奔。与此同时,黑色缝隙里“嘭”地跳出一只惊慌失措的小肥球,在它的后,铺天盖地密密麻麻全都是带刺的绿鸟!

重要声明:小说《踹你下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