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心(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妄想车厢 书名:踹你下人间
    陆行衣四人被关的地方,是一个带着淳朴气息的山洞。除开刚出土窑子的那一段路,绕出三道小门后,陆行衣几个就被泥墙上挂得高高的成串辣椒子和苞米条震惊了。一路走来,鲜少下凡的毕方好奇地窜来窜去,时不时还将辣椒子塞到鼻子下面闻闻。

    看得毕方一脸惊喜,陆行衣的表也不自觉放柔了。

    小鬼眼中冒着精光,盯着辣椒子和苞米条扭了半天,终于忍不住红着脸去拉毕方的袖子:“那个谁,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

    毕方头也不回,掰开一个小小的辣椒子看了看,塞进嘴里,含糊道:“说……”

    小鬼对手指:“借你那个空间袋用一下呗……”

    “借来干嘛?”毕方嚼了几口辣椒,脸色一变,“噗”一声将喷了一地。

    小鬼含脉脉地盯着泥墙上挂着的辣椒子和苞米条,嘴巴以诡异的速度“噼里啪啦”地开合:“一串辣椒子有四十颗小辣椒,一打辣椒子有十二串小辣椒,每一串辣椒子可以卖五个铜板根据我的目测这里起码有多少多少打辣椒子直接换算等于多少多少个铜板,同理可得一串苞米条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

    陆行衣温柔地给毕方顺着背,好不容易看到毕方涨红的脸色缓和了一点,正想说话,却被毕方一把推开。

    “你,太没出息了!”毕方指着小鬼,劈头盖脸就是这么一句。

    “知道什么叫出息吗!?知道什么叫成大事者必须眼界高目光长吗!?知道什么叫人往低处走水往低处流一辈子注定翻不了吗!?知道什么叫要赚大钱就必须有眼光有品位凡事要看到能给自己带来最大利益的一面吗!?”毕方咬牙切齿对着小鬼就是一通叱责。

    小鬼瞠目结舌,缩了缩脖子:“我,我娘没教过我这种东西……”

    毕方怒其不争:“你呀你!要赚大钱要做生意,怎么可以拘泥于这种小本小利!?一串辣椒子才能卖个多少钱?往前走就是通完金银财宝的光明大道!你居然还想浪费时间在这里计算辣椒子的价格!?”

    小鬼扁嘴,眼红,带着哭腔开口:“我只是想让你借空间袋给我,装一下这里的辣椒子嘛……反正东西都放在面前了,不要白不要,万一找不到金银财宝,讨点小本小利也不错啊……”

    陆行衣一直站在毕方旁,没有劝架也没有而出,只是一直看着毕方。不得不说,刚才毕方用手指戳着小鬼脸蛋叱责的表,乍眼看来,颇有些威严。陆行衣嘴角一咧,心里突然甜滋滋地想到:若是能与毕儿成婚,生下的孩儿不知道是否也如小鬼般顽劣,毕儿叱责孩子的时候,是否也会如此严肃呢?

    ……

    玉帝在上……

    连毕儿的手都没机会拉上的我,现在就想到这些——我果然是变得越来越无耻了吗……

    陆行衣将头靠在泥墙上,哭无泪地想着。

    小鬼拉着毕方的袖子持之以恒地抹泪。

    毕方则利用这段时间认真分析了一下战况。

    己方实力:

    无法用上法术的毕方鸟一只——战斗力为零,当然,如果吐口水的话,口水化火的能力应该还不错;

    无法用法术的青耕鸟一只——虽然有法术的时候很厉害,但拳脚功夫在天庭也在排行榜前一百的雄鸟;

    不知道会不会法术的小鬼一枚——手貌似不错,但就是一个小鬼;

    不知道会不会法术的黑鬼一枚——不存在手问题,可是形庞大魁梧,手臂肌相当能够唬人。

    对方实力:

    会法术的妖兽耳鼠一头——拳脚功夫比行衣差太多,无法列入对比。曾经创过一声尖叫震晕己方全部人员的伟大纪录。

    分析结果:对方实力过于强悍,找到小金库并将里面的金银财宝通通偷走并保证不被藏妖捉到,纯属设想。

    毕方从来没有意识到,会法术对自己来说,原来是一件那么牛的事……

    虽然法术什么的,她一向都是用在尝试着扑倒压到推到宁觉这件革命意义深刻的事上……

    “啧,实在不行的话,那偷点辣椒子什么的赚点小本小利似乎也不错……”毕方下意识地咬手指。

    小鬼猛抬头,忽昂首,狗腿道:“那把空间袋借给我吧!”

    毕方和小鬼严肃地对视。

    半晌,毕方扭头看向陆行衣。

    陆行衣对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向来持反对态度。所以一般况下,毕方也不会在他面前做出太挑战他接受极限的事。

    没想到的是,陆行衣居然只是宠溺地拍拍她的头,柔声道:“我帮你把风。”

    毕方心头莫名一跳。

    小鬼一声欢呼,“嗖”地从地上弹起,揪住辣椒子和苞米条就往地上扔。

    毕方动作极快,一个不落地全部收入袋中。

    泥墙上挂着的辣椒子和苞米说多不多,唯一的优点就是沿路挂着,只要向着有辣椒子的地方走,就一定不会走回头路。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么个土窑子,逛了半天都没有遇到一个人,着实奇怪。

    但很快他们就觉得不奇怪了。

    因为沉默了很久的黑鬼不知道从哪里捡回了一个腐朽了一半的木牌子,上面歪歪扭扭写了几个字。经过判断,这几个字应该念做:粮仓。

    陆行衣默了。

    居然将疑是强盗贼人的他们缩进粮仓里,他是应该说这些村民太淳朴呢,还是该说他们胆子太大呢?

    陆行衣的沉默对毕方和小鬼的行为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本着雁过拔毛、猪过扒皮的精神,她们两人充分发挥刮地皮的潜能,不但泥墙上挂着的辣椒子和苞米条,就连不小心掉在地上的玉米粒她们都一颗一颗捡了起来——将粒粒皆辛苦的领悟传达到了极致。

    待得两人终于有空抬起头来时,俨然已经走到了一个高大的石门面前。蓝灰色的门约有两米高,厚重结实,门板上雕刻着简单的花纹,雕工粗糙简陋。用小鬼的话说,就是“土财主家的大门”。

    陆行衣听了半晌,确定门里没有活物后,点头示意。刚想告诫一下毕方凡事小心,扭头一看,那丫已经和小鬼欢呼着冲进了屋内,看得陆行衣一头黑线。

    幸好,屋内没有人也没有机关。陆行衣和黑鬼走进去时,入目就是一个高大的雕塑,以及在雕塑下发呆的毕方和小鬼。

    雕塑是只奇怪的动物,长着八个脑袋,面是人脸,八只脚,八条尾巴。最上方的脑袋嘴里叼着一块漂亮的玉石,黑紫色的玉石表面光滑皎洁,从毕方几个的角度看去,隐隐还泛着细碎的光晕。

    陆行衣眼不斜视地走到毕方旁,抬头,“咦”了一声。

    小鬼切地抬头:“你认识它!?”

    陆行衣反应淡淡的:“不熟。”

    毕方也切地抬头:“行衣你认识它!?”

    陆行衣笑容绽开,柔声道:“这是朝阳谷的神,名叫天吴。是只神兽,长有八头八脚八条尾,背的颜色是青黄色的。年月久远,我也是当初在藏经阁翻阅古书时见过画像。”

    小鬼翻了个白眼,对自己和毕方的差别待遇深感不满。但鉴于陆行衣杀伤力太强,她也只敢撇撇嘴,便意满满地凝视雕塑嘴里的玉石去了。

    陆行衣眼光毒辣,视线随意在雕塑上一转,便走上前去,从下面的一只爪子里抽出一卷毛皮卷。深黄色的卷纸上泛着霉迹,颇有些藏宝图的味道。

    翻开毛皮卷,陆行衣没有在上面扭曲的鬼画符纠结多久,便直接将毛皮卷放到小鬼面前:“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小鬼正忙着用眼神调戏玉石,闻言心不甘不愿地回头瞥了一眼。眼珠一转,狡黠地笑道:“我告诉你上面写的什么,雕塑上那个玉石你不能跟我抢!”

    陆行衣回头看向毕方,含笑问道:“毕儿,想要那个玉石吗?”

    小鬼的心升到了喉咙处。

    毕方摇摇头。

    小鬼欢呼,双手一张就准备往毕方上飞扑。

    陆行衣不客气地抓住她的领子往旁边一扔!

    原本飞到毕方上的小鬼重重摔在地面,发出“啪嗒”一声,不动了。

    ……

    良久,待到陆行衣从雕塑上挖出了那块玉石,向小鬼抛出去的时候。小鬼才蓦地从地上弹起,小心翼翼将玉石塞到裤兜里,笑眯眯地讲解起毛皮卷上的内容。

    “上古山河卷,内部自称人间。凡入内者,不得……什么什么,这个字我不认识。唯有取得……什么什么,这个字我也不认识。祝君好运。”小鬼念出了一通含糊不清的内容,将毛皮卷撒手一扔,“没了。”

    ……

    陆行衣脸色沉静如水。

    小鬼被他的平静吓得战战兢兢,唯恐他冲过来将玉石抢回去,解释道:“这上面写的是古文字,后面那些我真的看不懂……”

    陆行衣看也不看她一样,垂着眼帘苦苦思索:上古山河卷?

    这名字很熟,真的很熟……

    在哪里看过呢?

    毕方好奇地凑到陆行衣脑袋边,正准备开口。一道惊雷蓦地在陆行衣脑海中炸开,睁开眼睛,陆行衣脸色铁青:“我想起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踹你下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