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心(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妄想车厢 书名:踹你下人间
    意识到自己暴打的藏妖是只雌以后,陆行衣的手有那么一瞬间停滞。

    但就在那么一个瞬间,被打得晕头转向的藏妖突然清醒过来,大嘴一张,一阵刺耳的呼啸声夹着狂风尖锐入耳——

    一旁的壮汉们没有反应,小鬼却捂着脑袋尖叫起来。陆行衣脑袋晕晕沉沉的,口好像有大钟在敲,眼角一瞥,看见毕方脸色苍白地蹲了下去。黑鬼跌跌撞撞的,猛地将手里的大黑盅摔向藏妖。藏妖一惊,连蹦带跳地退后了几步,呼啸声弱了几分。陆行衣借机飞向前,一把护住毕方!

    黑盅“碰”一声摔碎了,一阵恶臭迅速弥漫开来,清晰可见的黑烟以诡秘的速度笼罩。陆行衣将毕方拥入怀中,伸手挡住她的鼻子,一回头,黑烟渗透过来。

    耳边呼啸声渐远,好像隔了几重山传来的回音。眼前的人影渐而模糊,体慢慢变得乏力。

    晕迷过去的前一秒,陆行衣脑海里浮现出无限的悲凉。

    没想到我陆行衣英明一世,居然也会有败下阵来的一天。

    其实,我败下阵来也就算了……居然还是败给了一盅样貌诡异味道刺激的食物……

    回想起来,前几天不让毕方吃那种诡异的东西——实在是太明智了!

    紧了紧手臂,陆行衣将失去意识的毕方抱紧,淡然一笑,闭上了眼睛。

    晕过去是一回事,醒过来是一回事。

    陆行衣在视线完全暗黑的时候,不是没有存私心的。

    他希望自己和毕方就这么睡过去,那样他就可以一直抱着毕方不动了。又或者,藏妖的手下们过来搬他们的时候动作能轻点,那样他也可以一直抱着毕方当做不知道了。

    毕竟在天庭,这样的时刻实在不多。毕方大部分时间都放在宁觉上,而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解决毕方惹出的麻烦上,近些年来,连见面都很难。

    陆行衣不希望自己与毕方之间难得的亲近被人打扰,所以虽然他很快就醒了,但还是一直在装睡。

    他在心里默默祈祷着:玉帝在上,请原谅行衣,就让我无耻这么一回吧。

    为了能够无耻,不得不说陆行衣忍得很辛苦。

    凑过来观察他和毕方的藏妖口水流到了他脸上——他忍。

    跑过来抬起他和毕方的村民们动作粗暴得像在拔河——他忍……

    被抬往藏妖洞的路上,一路颠簸得像几年前他在人间坐过的凌霄飞车一样——他忍!

    可当他和毕方被村民们高高扬起,又高高向前抛出时!

    陆行衣是真的真的忍不住了!

    不过是个土窑子!好好把我们放下去你们会少块啊!?从这么高摔下去,摔疼了毕儿你们赔得起吗!?

    陆行衣咬牙切齿,正准备睁开眼睛大打出手。

    怀中的毕方似乎被吵到了,啧吧啧吧嘴,将脑袋往陆行衣怀里拱了拱。

    陆行衣的心瞬间软了。

    落地的时候,陆行衣稍稍调整了下姿势,愣是让自己半边子先下地,将毕方稳稳地护住。手臂为了支起体,不小心挫伤了,当即痛得他抽气。

    毕方稍微动了动,陆行衣噤声。

    将他们扔进土窑子的村民们很快就走了,没过一会儿,小鬼和黑鬼也相继被扔了进来。看着他们的样子,似乎还昏迷不醒。

    陆行衣忍着抽痛的手挪了挪位置,让毕方舒服地躺下。又伸手撩开她滑下来的头发,一不小心,看得入了神。

    毕方的样貌,称不上是上上之相。放在姿色普遍上乘的天庭里,顶多算是清秀。当年毕方刚化出人,就曾问他,自己这副普通的样子放在天庭,宁觉会喜欢不?当时他心里一痛,认真答道“喜欢”——其实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宁觉喜欢,还是他喜欢。

    陆行衣看着毕方,偷偷地靠近一点,又靠近一点。

    当陆行衣的鼻子快碰到毕方脸上的时候,陆行衣才蓦然惊醒!

    怎么可以趁人之危!?虽然毕儿不是人,但趁鸟之危也是不对的啊!更何况上神法则第多少多少条说了,要自持,自制,自……

    ……

    要不,就亲一口?

    看着怀里的毕方,陆行衣痛苦地思想挣扎了一下,未遂。

    叹一口气:玉帝在上,您老就让我再无耻这么一回吧……

    鼓起勇气,陆行衣将脸凑过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只要再靠近一厘米,就能亲到了!

    就在陆行衣心跳得快要从喉咙飚出来的时候,毕方突然睁开眼睛。

    一双眼睛清亮明晰、炯炯有神地盯着陆行衣。

    “毕毕毕毕毕——”陆行衣“嗖”地从地上弹起往后退去,一不小心,头“碰”地撞到墙上。虽然是土墙,但这几乎用尽全力气的一个冲撞,还是让陆行衣头昏脑胀了那么几秒,“毕儿……”

    毕方打着呵欠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陆行衣“嘿嘿嘿嘿”地笑。

    她每笑一声,陆行衣就觉得自己的心猛然抽搐一下。

    当她终于笑够了,准备开口以后,陆行衣觉得自己抽搐到极致的心被一把拽在了手里。

    然后毕儿说:“行衣,没想到你睡相这么差!”

    ……

    陆行衣呆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接着换气的空当“啊”了一声。音调转了几转,表示疑问。

    毕方邪笑了半天,窜过来拍他肩膀:“没事没事。我是只有道德的鸟,你睡觉不安稳还老蹭人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

    ……

    有那么一瞬间,陆行衣觉得庆幸的同时,心里又很不是滋味。

    是他一直表现得太隐晦,还是毕儿心底清明却装作不知?

    看着溜到一边鼓捣小鬼“尸体”的毕方,陆行衣微不可闻地叹一口气。

    算了,见步行步吧……

    捏住小鬼的鼻子,捏住小鬼的嘴巴,按住小鬼的人中,扯住小鬼脸上两坨肥肥的

    小鬼不动声色,呼噜声响亮得惊天动地。

    毕方松手,认真思考一会儿,凑到她耳边小声道:“钱钱钱钱钱钱钱……”

    小鬼诈尸般蹦起来,大喝一声:“在哪!?”

    毕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小鬼沉默了一会儿,看了看所处的环境,顺手拍醒黑鬼,小脸皱了起来:“我们被捉住了?现在怎么办啊?”

    “在怎么办之前,你不觉得应该解释一下吗?”陆行衣调整下心,走到毕方旁坐下,“虽然不想说,但为何在我看来,藏妖似乎并非什么十恶不赦的妖兽。而村中的百姓对它的态度就如常人一般,反倒是将我们视作土匪强盗一流。”

    小鬼很平静地开始解释。

    “第一,我之前已经说过,藏妖是有主人的。它的主人是个得道高人,在群英村里相当于村长,一直护得村中百姓周全。所以藏妖本来就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妖兽。”

    “第二,我们这次来到村里,本来就是抱着将藏妖揍一顿,然后将它多年来收纳的钱财带走的想法。可是有主人的妖兽向过路商队收取过路费,本就是被默许的。因为积攒下的钱财,能为天灾**备作不时之需。所以,我们的所作所为确实是土匪强盗一流。”

    ……

    陆行衣没有想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竟然当了一回非法分子。

    这个认知让他惊诧之余,感到十分的无力:非法分子便也算了,居然还是出师未捷先死,抢劫未遂进牢房……

    毕方想了想,向小鬼问道:“被抓进这里的只有我们,你的商队呢?”

    小鬼不甚在意地摇头:“放心吧,他们都是聪明人,被抓到了也自会有一番措辞推搪。再说了,藏妖的法术对他们无效,一看就知道他们顶多是些无关紧要的小锣罗。骂几句就会放走的了。”

    陆行衣为这里百姓们的淳朴深深折服。

    “也就是说,不用担心他们,我们只需要照顾好自己就行了。”毕方点头,突然咧嘴一笑,“现在有两个方法。”

    小鬼咽了咽唾沫。

    “第一,美人计照旧。既然藏妖是只雌,那正好我和行衣着男装,可以出卖一下色相。待到我们哄得藏妖妥妥帖帖,那趁着它不注意的时候从这里出去,找到它的小金库,偷走——自然不在话下。”毕方道,看了看宁觉,“但鉴于我是女的,所以真正吃亏的只有行衣……”

    静……

    陆行衣铁青着的脸带着种泫然泣的**。

    毕方干笑:“当然,这等牺牲行衣的事,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那第二个方法呢?”小鬼追问。

    “第二个方法简单多了。”毕方指着门口,“从这里出去,找到它的小金库,偷走。”

    面面相觑。

    半柱香以后,一众四人偷偷摸摸地从土窑子钻了出来。

    被抬过来的时候,陆行衣是唯一清醒着的人,所以在毕方和小鬼的大力推荐下,担任了领路的重责。

    穿过弄堂,绕过三道小门,陆行衣侧耳听了听,确定周围没有呼吸声后,伸手往后一摆。

    没有反应。

    陆行衣回头,发现毕方和小鬼正笨拙地在地上翻滚,时而警惕地抬头张望,时而趴在地上听着什么声音。她们的后,黑鬼庞大的影正站在第一道小门门口,低头沉思状。

    陆行衣沉默了很久,开口道:“这里方圆二十米都没有活物的气息。”

    ……

    毕方讪讪地拉着小鬼爬起来,检讨道:“我觉得这样比较有气氛。”

重要声明:小说《踹你下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