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挺古怪(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妄想车厢 书名:踹你下人间
    陆行衣对着小鬼伸过来的肥肥胖胖的手,发了半天呆。

    小鬼锲而不舍地将手往前努着,一脸理所当然:“看什么看,快给钱。姐姐我好歹也是个流浪商人,就是带路也是要收费的!”

    陆行衣表僵硬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空的腰间,再看一看同样空的毕方的腰间,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都是神仙,平里翻手成云覆手成雨,哪里用得上财物。就是天庭特有的市集,也是五十年开一次,而且大都是转账支付。现在他上除了这不会脏不会破的仙服以外,估计也就只有兜里那几十颗仙丹能抵些钱了……

    但问题是,仙丹这种东西,在这个状似洪荒的地方拿出,估计被人当做豆子的可能会比较大。

    抵账?

    做梦吧。

    陆行衣唏嘘地望天:想不到我英明一世数万载,一朝毁于没有钱。

    而后偷偷凑到小鬼旁,挡住毕方的视线,小声道:“能赊账吗?”

    小鬼脸色巨变,拖着长长的音调放声反问:“赊——账!?”

    反问的声音很大,所以不光是客栈里的其他食客,就连一脸含盯着大白馒头的毕方也扭头看向了两人。

    陆行衣一想到自己在毕方面前与俱减的形象,就觉得心底瓦凉瓦凉的。连带着说话的声音都无力了起来:“我们两人出门在外,恰逢上财物用尽。只要你把我们送到目的地,我们自会回报,金银财宝不在话下……”

    “穷就穷嘛,还装?”小鬼以眼神鄙视之。

    一记飞刀,正中陆行衣。

    “听说穷人是娶不到老婆的!”小鬼继续鄙视之。

    又一记飞刀,正中陆行衣。

    “就算娶到了,也只会饿死老婆熏臭屋!”小鬼持之以恒地鄙视之。

    再一记飞刀,正中陆行衣。

    小鬼看看毕方又看看陆行衣,邪笑道:“难怪人家一直看不上你呢!”

    ……

    飞刀正中靶心,陆行衣战斗力告竭,倒地血流不止。

    毕方看了看陆行衣无限唏嘘的背影,回头对小鬼冒出两个字:“矮人!”

    ……

    小鬼脸上奔放的笑容瞬间僵硬。

    “矮就矮嘛,还故意穿上那么高的鞋子。”毕方盯着小鬼布鞋下厚厚的一层垫子发笑。

    小鬼笑容消失,死死瞪住毕方。

    “听说这年头个字矮的人不好长。”毕方认真地打量着小鬼一米不到的高。

    小鬼咬牙。

    “听说人又某一方面的缺陷,就特别容易有心理问题——比如说对钱什么的特别执着。”毕方玩着指甲。

    小鬼切齿。

    “啊,没事没事。虽然你的年纪已经大到了一定的程度,但只要好生调息,相信十年长个一厘米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毕方笑眯眯地安慰道。

    ……

    “我@%@%……你个@¥@¥……”小鬼泪飙,在惊吓得拼命拉住她的众人手里还不住死命挣扎,指着毕方一个劲地抛出怒不择言的脏话。

    毕方若无其事地挖着耳朵。

    ……

    这就是我喜欢的人啊……

    陆行衣心微妙地想着。

    第二天。

    天边刚刚发出蒙蒙的亮光,远处的景致乍眼望去,氤氲成一团。荒漠森林的方向偶尔会传来并封群嘶哑的吼叫,声音沉闷,映衬着模糊的乌镇清晨,有种说不出的协调感。

    小鬼脸臭臭地背着一个比她自己还巨型的包裹站在了客栈门口,后三三两两地跟着摇随同出发的人马。其中,赫然就有毕方和陆行衣。

    为什么毕方和陆行衣会随同出行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给钱了。

    昨天被毕方讥讽了一顿的小鬼恼羞成怒,险些没有把两人扔出客栈。可就在这时候,将他们带到客栈的老婆婆来了。她取了家里仅有的十个铜板,说是给两个出门在外的孩子当盘缠。

    本着有钱收好说话的职业守,小鬼意思意思就收下了。虽然还臭着一张脸,却也应承了将两人送到目的地的生意。陆行衣和毕方无以为报,细想一遍,跑到老婆婆家里,硬是帮忙打扫房间、装满水缸。陆行衣还偷偷在老婆婆的水里融了一颗仙丹,虽然功效不大,但好歹能让老婆婆强健体了。

    忙碌了一晚,临要出门的时候,毕方和陆行衣才匆忙赶回来。

    “人都到齐了吧?”小鬼一脸“全世界都欠我钱”的表,手一挥,“出发!”

    三三两两的散乱人马开始蠕动,跟着小鬼慢镜头一样挪动。

    行至村头,一个人影突兀挡在了面前。

    正是那个好心肠的老婆婆。

    她捧了一个肮脏的小包裹迎过来,一边将包裹往毕方手里塞,一边絮絮叨叨:“出门在外,我一个老太婆也没什么好送的。这里几个馒头你们就拿着吃……唉,都是些粗糙的东西,你们别嫌弃……”

    毕方有点不知所措,说什么也不肯收。老婆婆急了,眼睛一红,流下两滴浑浊的泪水:“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呢?外面危险……你们又不懂照顾自己,跟着流浪商人,一路平安自然是好。若是出了什么事端,总得有点东西防啊……”

    ……

    用……馒头防

    两人嘴角有些抽搐,但看着老婆婆的样子,又不好拒绝。陆行衣出面收下了馒头,一行众人继续前进。

    长长的队伍缓慢前行,直到走出了百米之外,老婆婆张望目送的影还停在视线之内,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

    毕方突然有点感伤。

    小鬼不知什么时候溜到了队伍后方,站在毕方旁边开口道:“想知道为什么董婆婆会对你们这么好吗?”

    董婆婆就是刚才那位老婆婆吧。毕方和陆行衣点头。

    小鬼伸手。

    “要钱没有,要命不给!”毕方抑扬顿挫。

    “那我不告诉你了!”小鬼瞪眼。

    毕方哼着小调和陆行衣走远了。

    ……

    小鬼发了半天愣,“噔噔噔”地追上来。

    “其实……董婆婆是个苦命的人。”小鬼叹气,“几年前,她的独子为了前往繁华的小镇,跟着一个流浪商人队伍走了。可不想出了意外,队伍在钩吾山竟遇到了狍鸮,结果……无一幸免啊……”

    “狍鸮是什么?”毕方不解。

    “狍鸮,是传说中的一种怪兽,长得像羊,面孔像人,眼睛却在腋下。有老虎牙样的牙齿和人手一样的爪子。它的叫声像小孩的声音,非常贪婪,不但吃人,而且在吃不完的时候,还要将人的各个部位咬碎。”陆行衣讲解道。

    小鬼意外地看了一样陆行衣:“没看出来啊,你还算有点脑子嘛!”

    “也就是说,她的独子遇难了?”毕方的重点没放对,义愤填膺道,“你太过分了!董婆婆都已经那么可怜,你还忍心拿她的钱,没良心啊没良心!”

    小鬼青筋爆出:“什么叫没良心!?作为一个敬业的流浪商人,有钱赚的生意为什么不做!更何况董婆婆是为了你们才给我钱的!”

    毕方翻白眼:“还找借口。这么烂的借口,没文化啊没文化!”

    小鬼直接扑了过去:“我¥%¥%你个#¥#¥……”

    未遂。

    毕方在陆行衣后继续有节奏道:“说话如此粗俗,没修养啊没修养!”

    ……

    小鬼静静地走回队列前排,然后在众人的视线下,从背着一大堆行囊的黑鬼背后抽出一根长长的粗棒子。

    回头,掂着粗棒子,小鬼笑得很是奔放。

    陆行衣警惕地挡在毕方前面。

    毕方态度坦然:“如果你敢动手,那你就是没职业道德。”

    ……

    小鬼崩溃了。

    崩溃的结果是,除了毕方和陆行衣,队伍里的其他人都被她以莫须有的罪名多收了一笔安慰费——说是为了抚慰她弱小而嫩的心。

    小鬼发誓她要是再招惹毕方,她就心甘愿当一辈子的矮人!

    可是这个世界是很玄妙的,有时候你不想招惹一个人,不代表就一定不会被她匪夷所思的行为雷到。

    这个道理在一众人出发仅仅三天的时间里,被小鬼悟了。

    一只长得长着三条尾巴,却只有一只眼睛的野兽从面前跑过。毕方问:“行衣行衣,那是啥?”

    陆行衣说:“那是讙,长得像狸,能模仿一百种声音,有抵御凶险的能力。哦,对了,它的好像还能治痨病。”

    毕方说:“哦。”

    然后“唰”一声,那只纯粹是想出来上个茅房的讙就被塞进了毕方的随行口袋里,只留下了众人耳边的最后一声“吱——”。

    小鬼默,带着众人继续走。

    路过一条小溪流,一只老鼠似的野兽猛地从水里窜出。毕方问:“行衣行衣,那是啥?”

    陆行衣说:“那是耳鼠,长得像老鼠,头像兔子,子却像麋。发出的声音像狗在叫,可以凭尾巴飞行。恩,它的貌似能治疗腹泻,还可以御防百毒。”

    毕方说:“哦。”

    然后“唰”一声,那只纯粹吃多了准备出来做下跳跃运动的耳鼠就被塞进了毕方的随行口袋里,只留下众人耳边的最后一声“汪——”。

    小鬼嘴角抽搐,带着众人继续走。

    差不多走到水源尽头,一只长得像狗一样的野兽突兀出现在一旁的滑片石堆上,望着众人“啊哈哈哈哈——嘿嘿嘿嘿——”地尖声笑了起来。

    小鬼终于发挥起流浪商人的作用,回头指挥道:“大家快准备好防风,天气很快就……”

    话音未落,耳边又响起了毕方的声音:“行衣行衣,那是啥?”

    陆行衣说:“那是山揮,它的形状与狗相像,面孔像人。善于扔东西,见到人会笑。而且走得很快,行动如风,它出现的话,一般就预兆有大风天气。”

    毕方说:“哦。”

    然后“唰”一声……以下省略。

    ……

    小鬼很想知道那“唰”一声就能将目标准确逮住并塞进口袋的手,毕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比起这个,她更想知道,为什么明明塞进了如此多理应算是天敌的生物,那个口袋却还依然平静如初——丝毫没有野兽们厮杀咬打的天翻地覆……

    又或者,那个看起来普普通通,实际上已经连续几天塞了无数飞禽走兽游鱼甚至石头的袋子,为什么还没撑破……

    听说脑子里疑问太多的人,头发白得快。

    所以在掂量了自己的高以后,小鬼决定还是不要让自己悲催的形象再雪上加霜。她主动走到千年不会靠近的队伍后方,对着毕方愤慨道:“我要问你一个问题!”

重要声明:小说《踹你下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