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挺古怪(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妄想车厢 书名:踹你下人间
    天庭。

    莲花池旁。

    元始天尊和宁觉面面相觑。

    “毕儿下去了?”元始天尊指着圆台莲池,“怎么下的?”

    宁觉态度坦然:“我推下去的。”

    ……

    元始天尊被他不卑不亢的态度震惊了一把,四处看看,忽然想起一个问题:“行衣没有过来阻止?”

    宁觉更加坦然:“他也下去了。”

    元始天尊眼睛一瞪:“他又是怎么下的?”总不会又是你推的吧?

    宁觉抑扬顿挫:“他自个儿跳下去的。”

    元始天尊忽然觉得头很疼:“他傻呀!没事跳下去凑什么闹?”

    宁觉语气冷淡:“可能是下去殉吧。”

    ……

    元始天尊开始有点明白毕方为什么会喜欢宁觉了。

    放眼整个天庭,估计也只有宁觉能和她一直对话下去。

    “……知道这是什么吗?”元始天尊指了指圆台莲池。

    宁觉面无表地看着他。

    元始天尊抚须:“此乃上古上河卷,里面封着千百年来各种失了踪迹的妖魔神兽,内部自成人间。”

    “那又如何?”宁觉不动声色。

    “上古山河卷,内里阵法三千五百道,三坤九乾尽在其内。莫说神兽,就是杨戬之类的上神进去了,也会修为大退。唯独凡人可以在内习得法术,生活自如。”元始天尊继续道。

    宁觉古井水般的眼神终于起了波澜。

    元始天尊总结道:“毕儿与行衣此去,恐怕想回天庭,难!”

    ……

    “我会到灵霄上向玉帝请罪。”宁觉淡淡地开口。

    元始天尊悲怆地摇头:“罢了,罢了。这也是天命,不全然是你的错。玉帝那边我自会转告,没事的话你就先自行回去吧!”

    宁觉怀疑地盯着他良久。

    元始天尊悲怆的表险些僵掉。

    就在元始天尊以为自己装了良久的悲痛怀要破裂的时候,宁觉行礼,转离开。

    元始天尊松一口气,嘴角一咧,欢快地驾云而去:赶紧到灵霄去报喜……

    ……

    宁觉慢慢从莲池深处走出,看着元始天尊逃窜般的影,回头对着圆台莲池嘲讽一笑:“看,连亲舅舅也不帮你。可悲、可叹……”

    “看,这么大只并封放在眼前却不能吃,可悲、可叹!”毕方咬着袖子垂泪。

    陆行衣环顾着四周。周围入目都是高大的树木,茂密的枝叶交织在一起。视线范围一山接一山,连绵不尽的绿色。偶尔可以看见天边掠过的些许模糊的影,耳边来回是各种各样的鸣叫和嘶吼。

    “首先得走出这里。”陆行衣自言自语,回头看到毕方愁眉苦脸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虽然法术用不了,要回天庭比较困难。

    但若不是这样,平常也没有那个机会一直陪在毕方边。

    陆行衣越想越觉得自己跳下来是跳对了,心里不感激起了宁觉:虽然不大喜欢你,但我以后一定常给你烧香……

    毕方好奇地抬起头:“行衣,你怎么突然笑得一汪水?想起宁觉了?”

    陆行衣笑容一僵。

    毕方摸着下巴猥琐地笑了起来,一副“我明白了”的模样。

    陆行衣转话题:“毕儿,这只并封你还是放了吧。”

    毕方一下蹦跳起来:“凭什么呀?这可是口粮啊!难道你忍心看着我一个柔无力的小女子饿肚子吗?”

    陆行衣谆谆劝:“毕儿,并封跟咱们一样也是神兽。所谓相煎何太急,难道你忍心把这世上最后一只并封送进肚子里吗?并封可是温顺的动物!”

    毕方扁嘴:“我跟它又不同祖宗。咱是鸟类,它是走兽。上古神兽又怎样?在上天庭之前,我们谁不是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行衣,你可不能忘本!”

    忘本的陆行衣:“……”为什么只要一涉及吃的问题她的口才就能变得那么好?

    渐渐转醒的并封很适时地给陆行衣解了围。只见它子抖了抖,从鼻子处不断发出“哼哼”声,然后突然受惊似的从地上弹起来,引首发出一阵宏亮的嚎叫。

    “昂昂——”

    嚎叫声清晰宏亮,穿过草木回在山间。陆行衣没来得及阻止,正觉得心里忐忑不安,地面突然剧烈震动了起来!

    于此同时,一阵阵尖锐刺耳的嚎叫声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视线范围内,数不清的并封气势汹汹向这边俯冲。气势浩大,以至于背后烟尘滚滚!

    毕方指着发狂的并封群:“这就是你说的世上最后一只并封?而且还很温顺?”

    陆行衣脸都青了。

    后突然一阵风声涌起,陆行衣下意识往背后一踢,将险险扑到他们上的并封踹出去。并封群见状,叫声愈来愈尖锐,声音刺得耳膜都生痛起来。简直是倏忽间,疯狂的并封群已经冲至了他们的侧!

    陆行衣一拉毕方:“飞!”

    并封群狠狠冲撞在一起。陆行衣和毕方化为原形飞窜上半空,转眼就消失在茂密的树木枝叶间。

    乌镇是个古老又荒芜的小镇。

    因为靠近妖兽繁多的荒漠森林,时常受到来自外界的攻击,乌镇的安全一直很没有保障。特别是群居荒漠森林里的并封,长年累月扰城镇,攻击家畜,使得城内百姓很是艰苦。可要迁居其他小镇,不但路途遥远,而且途中还有许多未知的危险。

    指不定才刚出门就遇见劫匪或者吃人的猛兽。

    正是因为如此,乌镇虽贫瘠,但本土本生的百姓们却很少有乔迁其他地方的想法。也只有那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们,有时候会趁着流浪商人来访,让其带路前往繁荣的小镇,好为自己的未来拼搏。

    就在这天,向来访者稀少的乌镇迎来了两个陌生人。他们一看就不是流浪商人,上穿着明显是值钱货,男的英俊潇洒,女的可动人,怎么看怎么像繁华小镇出来的有钱人家。

    可有钱人家怎么会来到乌镇这么荒芜贫穷的地方呢?而且还是从荒漠森林出来的。

    难道在荒漠森林那一头,还有一个繁华的小镇?

    陆行衣和毕方现在的状况很不好。

    准确点来说,是陆行衣现在的状况很不好。

    从并封群逃脱以后,两人本想直接飞出森林。可当第三次撞上树木枝叶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这里的树木太密集,而不能使用化形术的他们真太大,飞起来反而绊手绊脚。

    于是就改成步行。

    为了能在毕方面前显现出自己飒爽的英姿,陆行衣做出了一个事后令自己想要以头抢地的举动。

    他说:“毕儿,我来带路吧。”

    “我来带路吧”——这是多么具有男子气概的话,朴实、真挚,不显浮夸的同时还带着一种足以信赖的自信。

    可惜,放在陆行衣上不适用。

    因为在他英姿飒爽的躯壳里,其实住着一个路痴的灵魂。

    陆行衣分不清东南西北前后左右为何物。虽然西王母曾婉转地提醒他认路的重要,但当他无数次在自家屋子的茅房里寻找出口未遂后,西王母基本上就放弃了。

    可惜这种事他一般只有到迷路的时候才会意识到,而毕方根本就不会意识到。

    这也就导致了5个时辰左右的原地转圈后,两人才颤巍巍地爬出那个原本距离不到40米的小山坡,看见远处冒着袅袅炊烟的古老小镇。

    两人相拥而泣,大有山重水复疑无路爬多几步就是的感动。

    ……

    只是谁能告诉他们,周围那些百姓盯着他们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行衣,我怎么感觉这些人的眼神好像饿了几十天然后看见红烧猪肘子一样。”毕方推推陆行衣。

    陆行衣苦笑:这是什么比喻……

    一个陌生的地方,和天庭直辖的人间迥然不同。别的不说,就是刚刚出现的并封群,也不得不让陆行衣心中生疑。

    这种古怪的地方,还是尽早离开的好。

    陆行衣打定了主意,还在思考着,旁边突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这位公子和小娘子,你们可是落难了?”

    抬头,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太婆正关心地站在前面,脸上皱纹一层一层的堆积,面容慈祥道:“看你们满脸疲惫,想必是刚从荒漠森林赶来时,遇到并封群了吧?唉,这并封群真是造孽……”

    陆行衣心里一动,苦笑道:“老婆婆说得没错。我们两个出门在外,原本打算投靠亲人,不想路途艰险……”

    老太婆心疼地看着两人:“唉……你们也真是的,出门怎么不和流浪商人一起呢?好歹有个照应嘛!你们是准备去哪儿寻亲的?”

    陆行衣迟疑了一下:“亲人住在有山神庙的地方。”随便哪里都好,只要有山神庙,那自然有山神在里面。然后层层通报上天庭,让上面派人下来接他们,应该不是难事。

    老太婆似懂非懂地念叨了几句:“山神庙……唉,我一个老婆子也不懂什么。你们随我来。正好前些子村里来了流浪商人,明天就准备出发了。我把你们带去,你们呀,明天就跟着他们走。出门在外,现在的孩子真让人放心不得……”

    老太婆絮絮叨叨地远去了,陆行衣拉着昏昏睡的毕方小心跟上前去。

重要声明:小说《踹你下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