踹你是个意外(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妄想车厢 书名:踹你下人间
    第一天,毕方脸朝下,趴在地上数蚂蚁。

    第二天,毕方还是脸朝下,趴在地上数蚂蚁。

    第三天,毕方勉强地翻一个,数天上飘来飘去的云。

    天空是蔚蓝的,阳光与其说灿烂,不如说毒辣。偶尔会有几朵白云颤巍巍地出现在视线中,但很快就会被风吹散。然后阳光继续直着大地,将深深陷入地面的毕方弱小的影映照得格外凄凉。

    被推下人间,毕方绪变化不大。

    好歹在天庭混吃混喝几千年,一天到晚大哭小闹中恶作剧,相信背后被折腾得恨不得一脚踹死她的人,不计其数。

    可偏偏出手的是宁觉,况就完全不同了。

    毕方认真地思考着,她到底是应该为自己被喜欢的人推下人间难过好,还是应该为自己又找到借口让宁觉负责任开心好呢……

    毕方是躺在地上思考的,为了挡太阳,她还特地闭上了眼睛,顺带把前额的头发盖到眼帘上。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当陆行衣找到她时,她正子呈大字型口水直流仪态尽失睡得天昏地暗。

    陆行衣从空中降下,化回人形,看着毕方的睡态,抽了抽嘴角。

    还没等他想出什么词来形容他此时的心,地面突然摇晃起来!一阵烟尘滚滚带着奔腾的蹄子声从山坡这一头出现,轰然冲向毕方!

    陆行衣的心都快从嗓门跳出来了!

    毕方被震醒,朦朦胧胧睁开眼睛,转头就看见远处一只肥大凶悍的感动物以惊涛拍岸之势向自己俯冲过来!睡意当下被吓跑七成,“嗖”地从坑里跳起来,一声大叫:“哇!猪啊!”

    就是这么一跳一叫的空当,那只类猪动物已经疏忽窜到了距离毕方不到十米的位置。浑黑色,皮紧致,长满看似坚硬的短毛,浅浅的在腿上和鬓间盖了一层。一双栗子大小的眼睛折出精光,突然往空中一跃——毕方清晰地看见那只动物全都抖了一下——连带着它子后方那应该是尾巴,却长了颗头的地方。

    “两颗头的猪啊——”毕方叫得更大声了,一个“啊”字愣是被她拖出了三个音调才结尾。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青衣人的影疏忽出现在眼前,英姿飒爽地一脚踹飞那只类猪。然后在空中翻了一个圈,衣袂飘飘地准备降落。

    毕方看得一愣一愣,待得看清来人是陆行衣后,才面无表地冒出一句:“啊,是你啊,敌”

    陆行衣差点没直接从空中栽下来!

    敌!?你的还是宁觉的!?

    “得了行衣,别装了。你我好友多年,你想什么难道我还不知道吗?”毕方一脸沉痛地拍拍他的肩膀,“虽然你伪装得很好,但就在我坠下莲池的时候,我听到了你喊宁觉的那一嗓子——隐忍、痛楚,却又带着意绵绵。”

    陆行衣表僵硬。他仔细回想了一下,确定自己当时除了“宁觉”两个字以外,没有发出甚至是多一个语气词。

    她到底是从哪里听出我的声音“隐忍、痛楚,却又意绵绵”的!?

    陆行衣百思不得其解。

    毕方继续沉痛,咬着嘴唇抒:“我听得出来的!你喊他的时候,深、意切、竭斯底里、怒火中烧,然而又带着一抹不得不强行抑制自的痛楚!行衣,没想到你竟是他至深。虽然比不上我,但也差不多了。”

    ……

    得,升级了。

    现在是“深、意切、竭斯底里、怒火中烧,然而又带着一抹不得不强行抑制自的痛楚”……

    陆行衣不知道他是该努力解释当时他正强忍内伤以至于发音有点变调好,还是直接一掌拍死自己一了百了好……

    毕方见陆行衣一脸纠结,心里不忍,凑过去安慰道:“行衣,我不会因为发现了你的隐就歧视你的。虽然我也没有伟大到准备把宁觉让给你,不过咱们可以一起努力!是吧?”

    ……

    陆行衣冷静地抹了把脸:还是一掌拍死自己吧……

    被陆行衣一脚踢飞的类猪正七荤八素地倒在地上昏睡。毕方好奇地凑过去戳了几下,转头问:“行衣,这玩意儿能带回天庭当特产不?”

    陆行衣还沉浸在“敌”二字带给他的沉重打击中,闻言特幽怨地瞟了她一眼,视线停在那类猪动物上,不觉皱了皱眉:“这是……并封?”

    毕方好奇:“并封是啥?”

    陆行衣耐心地解释:“并封是古代神兽之一。类猪,黑色,前后皆有头。我曾在天庭藏书阁中看过它的纪录,可这千百年来,天底下的神兽个个销声匿迹,天庭也只剩下包括你、我在内的寥寥几个。没想到今天居然在人间有所发现。”

    毕方眨巴眨巴眼睛:“行衣,你真聪明。”

    陆行衣嘴角一掀,笑容溢出。

    “但作为一个敌,你这么聪明,我觉得压力很大。”毕方义正言辞地接下去。

    ……

    陆行衣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叹一口气,陆行衣尽量让语气听起来显得不那么恨铁不成钢:“毕儿,你也不想想,若我真是对宁觉有意,又怎么会为了你特地追下莲池?”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毕方严肃道,“你说,你是不是已经被宁觉拒绝了!?”

    ……

    陆行衣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抒发他现在三分无奈三分无助四分无语的感觉。

    毕方急了,跳脚道:“我就知道!行衣,你怎么这么傻啊!一次告白不成还有第二次、第三次,千次万次!活着就还是有希望的!你看看我,被拒绝了那么多次,这不还好好地站在这!”

    陆行衣开始扶额了:所以你是向宁觉告白了千次万次还屡教不改吗?

    “行衣,你抬头看着我!”毕方上前将陆行衣的头扳正,“其实想表达意并不难,最重要的是心态!你就是一天到晚不说话,整一个面部表抒发感想,那样子鬼才有空猜你的心思呢!?你应该学我,死缠烂打,揪着他不放!他后退一步你就冲上去千千万万步!要相信,真是会胜利的!你一定会迎来扑倒他的一天!”

    原本被毕方用手扳着头,陆行衣脸上是一片通红。只可惜,当毕方兴奋地将讲了一通话以后,通红的脸上就只剩下苍白无力的呆滞状。

    毕方心疼地摸摸陆行衣的头:“傻孩子,我都不介意和你喜欢同一个人,你还难过什么?来,给姐笑一个。”

    陆行衣很艰巨地苦笑了一下,那笑容比哭还难看。

    毕方满意了,欢腾地回头鼓捣那只昏迷的并封。

    陆行衣长叹一口气:从来没有那么累过。

    可是看着毕方笑得灿烂的脸,嘴角还是不自觉勾了起来。

    也罢,纵是为了与她独处的这段时间,便也是值得的了。

    待到回了天庭,毕方的眼睛,又只会围着宁觉转了吧?

    陆行衣又叹一口气,耳边突然听到毕方叫唤:“行衣行衣,快过来!”

    脸上不觉露出一抹甜蜜的笑意,迈脚走了过去。

    “怎么了?”陆行衣在毕方旁蹲下。

    毕方一个劲地戳着那只并封,嘴里嚷嚷:“行衣,你说我们是把它红烧了好?还是清蒸了好?”

    ……

    一时间,陆行衣脸上的笑意有破裂的倾向。

    “你是,准备吃了它?”陆行衣舌头有点大。

    “恩,我饿了。”毕方答得很干脆。

    饿了……

    饿了就想吃掉上古神兽中面临绝种的并封……

    陆行衣尝试阻止她:“毕儿,别冲动,千万别冲动!这可是快绝种的上古神兽!天宝啊!带回天庭那是立了大功……”

    “我没有冲动!我深思熟虑思考了很久才决定的要红烧的!”毕方肚子一饿就听不见话,手指一扬便窜出了一团紫色的火焰!

    陆行衣连连退后几步,不忍看见并封死于红烧的惨状……

    “噗”一声,刚冒出手指的火苗放一样熄掉了。

    毕方一瞪眼:我功力退了?

    又看了一样地上躺着的并封,毕方啧吧啧吧嘴:退了也得吃!

    手指再一扬,又窜出了一团紫色的火焰!

    “噗”一声,手指上只剩下烟了……

    陆行衣疑惑地回头看毕方:“毕儿,你又在玩什么?”调整火力么?

    ……

    毕方咬牙切齿地伸出手指不断挥出:“御火术!御雷术!招云!风来!变大!变小……”

    “噗噗噗噗噗叽——”

    原本还能冒出点火花的手指如今连火星都没有,只剩下一长串烟虚弱地从手指中冒出,随风飘散。

    毕方愣了很久,才回过头可怜兮兮地看向陆行衣:“行衣,我法术不灵了……”

    陆行衣:“……啥?”

    事实证明,不但毕方法术不灵,就连陆行衣的法术,也处于空白状态。

    第三次从空中摔下来后,陆行衣终于扶着腰龇牙咧嘴地总结:“现在我们连御空术也施不了了,恐怕想回天庭,有点难度。”

    毕方托着下巴,茫然地看向陆行衣:“行衣,我们是鸟。化回真还是可以飞的。”

    陆行衣的表更茫然:“所以,你准备扑腾着翅膀一下飞到九穹之上吗?”

    毕方默。

    默了几秒后,她叹气:“所以,我们现在已经落魄到连吃红烧并封都不行了吗?”

    ……

    就算不落魄你也吃不上红烧并封……

    陆行衣悲怆地在心里冒出这一句。

重要声明:小说《踹你下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