踹你是个意外(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妄想车厢 书名:踹你下人间
    宁觉忍了很久,才没有将手中的书卷再次扔出。他瞪向毕方,说话声音有些咬牙切齿:“好歹你也是元始天尊的侄女,一个姑娘家怎的就那么不知廉耻?”

    毕方认真道:“宁觉,这问题你都问了我几千年。要真知道廉耻,我就不会这几千年一直追着你跑了。”

    宁觉眼角一抽搐,语气不自觉狠了起来:“你所倚仗的,无非是元始天尊和你上古神兽的份而已。若是这两者皆无,如今你这般胡作非为,足够天庭斩你百遍!”

    毕方真诚地看着他:“你不用担心。大舅他近年来下凡过几次,推崇什么恋自由,不会阻止我们两个纵向发展的。”顿了顿,捂脸作害羞状,“至于我,若是你觉得人家示方式是在奔放,最多成婚以后我稍微收敛点,如何?”

    ……

    宁觉指着门口面无表:“不送。”

    毕方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用眼神表达心中不舍之

    宁觉手一挥,头也不回地往门外走去:你不走我走。

    毕方颠跟在他后。

    走过庭院长长的庭道,便到了莲花池。天庭四季如,莲花自池中探出,鲜嫩的粉色、紫色、白色,衬着天池朦胧的水汽,氤氲成一团团光影,端的是迷离醉人。

    宁觉沉着脸直往深处走,尽可能离得毕方远点。毕方试了几次,都没捞着他的袖子,嘴一扁,赌气般乱踢脚下的小石子。

    一颗石子“啪”地不知飞中了什么地方的暗门,只听见“咔哒”几声,莲花池地面突然剧烈震动起来!宁觉心里一惊,险险稳住子,责怪地瞪了毕方一眼:莲池本就布满五符七法九阵,这丫头居然还敢乱踢乱动!

    毕方羞涩地捂脸:“宁觉,你怎么突然冲我抛媚眼……我好开心!”

    宁觉:“……”

    元始天尊驾云飞在九穹上,心里还隐隐生着气。突然一个影疏忽从视线中闪过,一袭青衣衣袂飘飘,清秀俊美的脸色略带焦灼的神色。

    元始天尊咧嘴笑了起来:“下面可是西王母的青耕鸟?”

    青衣人闻声一顿,抬头看见元始天尊,一下窜到了他的面前,焦急道:“天尊,毕儿又不见了!你可有看到过她?”

    元始天尊一愣,摸着胡子笑得很得瑟:“一见老夫就问起毕儿,行衣,你也不知道该隐晦点么?”

    陆行衣轻咳一声,不自然道:“天尊见笑。我和毕儿是千年深交的好友,前些子去了菩提老祖处谈佛,刚回到就听说毕儿因事垂泪,所以前来……”

    元始天尊脸色小阮绽放得跟朵花儿一样,一把勾住陆行衣的肩膀,邪笑道:“行衣啊,别装了。毕儿一年要哭上几百次,你每次都找这借口,太烂了!不就是担心毕儿想过来看看她嘛?老老实实认了吧!”

    陆行衣被元始天尊一番话呛得满脸通红,正琢磨着寻思个什么理由遁了比较好,突然天边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变,引得天震地动!

    “丫头又闯祸了!”元始天尊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谁捣的蛋,当下恨铁不成钢地扶额。

    陆行衣眼中光芒一闪,“嗖”地向巨变的方向俯冲去。

    “宁觉宁觉,你怎么总那么不待见我?我觉得我们两个很是般配啊!”毕方游魂一样跟在宁觉后,一根一根手指扳着数,“你看,咱们都是鸟类……”

    宁觉一瞪她:“我是鸣蛇!不是鸟类!”

    “好好好。”毕方作妥协状,“咱们都有翅膀,都是上古神兽,真所谓门当户对份相配……”

    宁觉一声冷哼,又找不出话来反驳,只好顺着路往下走去。刚才毕方一脚踢得莲花池阵法大动,现在他们陷在阵中,连出口都找不到。偏偏始作俑者还在边碎碎念,若不是顾及天条律法,宁觉还真想干脆利落地和她大打出手。

    也省得整天生气憋得内伤……

    “而且我们的品味如此相近,兴趣好也多有相同……”毕方还在念念叨叨。

    宁觉一声冷笑:天庭的人都知道毕方好动,鸣蛇好静。毕方闲时最没事找事,交朋结友。鸣蛇则深居庭院甚少出游。这样她还好意思说两人兴趣相同?

    “宁觉,其实我知道的,你就是一个闷!虽然外表冷酷,但内在如火……”毕方自说自话地解答。抬头一看,宁觉的影已经快要消失在眼前了,急忙快步追上,“宁觉等我!”

    顺着记忆中阵法的三坤九律移动,宁觉总算走出了莲花池的迷阵。道路在前方蔓延开去,一走上前,豁然开朗。

    一个圆台在面前流光溢转,水波粼粼,一株古朴的紫苏绽于圆台水池中,说不尽的神秘。

    “这是什么地方?”宁觉蹙眉。

    毕方早已一蹦一跳地这边碰碰,那边摸摸。不经意往圆台水池里一看,顿时惊呼起来:“宁觉宁觉!快来看!水池里有好多小人!”

    宁觉一蹙眉,本想走开,可看到她那么欢腾地一个劲招手。叹一口气,还是走了过去。

    池面平静如镜,如同一张巨大的古画般,舒展开山川河脉、月星城。仔细看的话,还嫩发现里面有着无数小人,各自走动生活,其乐融融。

    “真可!宁觉宁觉,这是什么呀?”毕方看得直拍掌。

    宁觉随口答道:“估计是哪位上神布置下的凡界吧。如今五岳安定,各界太平。上神闲来无聊找点消遣也很正常。”

    “原来是凡界……宁觉好厉害!一看就知道了!”毕方头也不抬就给他戴高帽。

    看着毕方半蹲在圆台池边,一脸惊喜地看着水池,宁觉嘴角忍不住一勾。

    但很快,毕方呆呆地添了句:“不过也对,毕竟是早晚要当我夫君的人,是得有那么点头脑。”

    ……

    宁觉的嘴角僵硬了。

    一个念头突然在脑海中冒出,宁觉的眼神闪烁了一下。

    此时此刻,只有他和毕方两个,面前就是一个不知名的凡界入口。上神诸仙如果不是从仙台下凡,在凡间的仙法能耐就会大打折扣。

    若是他趁这个机会将毕方踹下人间——绝对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宁觉拳头一紧,看向了毕方。

    毕方还蹲在远处专心致志地看着水池,双眼明亮,看起来就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女。可一想到她纠缠自己的这上千个年头,想到这上千年来她为了让自己屈服闹出的大事小事……

    宁觉嘴巴轻抿,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眼中迅速闪过寒光。

    “碰!”

    陆行衣狠狠撞在了莲池结界上,子从空中坠下,当下痛得龇牙咧嘴。

    “哪个不长脑的居然触动了莲池的机关……”陆行衣摸着差点没撞平的鼻子泪眼婆娑,抬头正好看见比方和宁觉正在不远处低头在看圆台水池。心中不由一喜,兴冲冲地跑过去。

    “碰!”

    又一记重响!

    陆行衣:“我*%&¥……”

    宁觉不动声色地移到毕方后。

    毕方还沉迷在水池的影像里,根本没有发现的气氛已经改变。

    在这里,只需要轻轻一推,毕方就会坠入人间。凭她的修为,每个三年五载,怕是回不来了。

    宁觉抬起手,开始聚拢法术,看着毕方的背影,忍不住迟疑了一下。

    这一头,陆行衣刚从地上爬起来,就看见宁觉举手聚法,而法术正对着的就是毕方……

    顿时那叫一个心惊胆战!

    “宁觉!你想干什么!?”陆行衣吼道,劈头盖脸一堆法术地往结界上砸。饶是坚固的莲池结界,也被他一通乱轰炸出了几条裂痕……

    有结界隔着,宁觉自然是听不到陆行衣的吼叫声的。

    事实上,他正纠结于到底要不要下手。

    能教训一下毕方固然是好,看在天庭安定的份上,玉帝和元始天尊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但问题是,这一动手,就等于给毕方捉住了把柄。

    待到她从人间回来,很难保证她会不会扭曲原意,硬说他之所以动手,不是因为恨,而是因为……

    宁觉叹一口气:毕方的话,绝对做得出那样的事

    还是算了吧……

    为了解一时的心头不满,将自己推入更痛苦的深渊……

    实在不值得。

    宁觉手中法术闪了闪,准备撤回。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么电闪雷鸣的一瞬间,陆行衣冲破结界飞而出,带着两份惊慌三分诧异五分焦急嘶声力竭地吼了一嗓子:

    “住——手——”

    在冲出去前,陆行衣一度认为这个举动将成为他这辈子最值得纪念的历史壮举。

    但随后发生的事令他悲催地发现,他一生中从来没有做过那么深刻的蠢事。

    事实上,当他飞扑出来将住手的“手”字脱口而出之际,他就惊恐地发现:宁觉手上法术的光芒比起法术即发、更像是准备收回来的光芒。

    但人已经冲出来了,口号已经喊出去了,覆水难收。更重要的是他冲得太用力,已经刹不住车了……

    其实所有事都是发生在电光火石间的。就在陆行衣震惊的同时,宁觉感觉到杀气,手中法术条件反地“嘭”一声光华四——瞬间没入前方刚来得及回头的毕方上!

    白光迅速笼罩视线,毕方睁大眼睛,只看见宁觉略带吃惊的面孔。恍惚间感觉有另一人飞冲了过来,语调忿恨地大叫:“宁——觉!”

    “咕咚。”

    水珠溅起两三滴,圆台水池恢复了平静。宁觉还呆呆地看着毕方消失的地方,耳边风声忽起。宁觉手一挥,头也不回地将飞掌袭来的陆行衣轰了开去。

    陆行衣子往后踉跄几步,咬牙切齿瞪向宁觉,突然脸色一变,“噗”地喷出半口鲜血。

    宁觉一挑眉:“气到吐血?”

    陆行衣破口大骂:“要是知道你会用法术打中毕儿,鬼才忍住内伤活生生把攻势收回八成!”

    宁觉眼睛也不眨一下:“若不是你突然出现,我也不至于一时措手。”

    陆行衣恨得咬牙切齿:“伪君子!你敢说若我来迟半步,你不会照样将毕儿推下莲池!?”

    宁觉眉头一皱。

    他不敢说。鸣蛇心思向来多变,若刚才毕方又说些惹他生气的话,而陆行衣没有及时出现的话,他很难保证自己不会将毕方推下去。

    毕竟那么顺手……

    “但那只是个意外。”宁觉沉声说道,掀眉看向陆行衣,挑衅道,“那么担心毕方,你大可以跳下去找她。”

    “不用你说我也会!”陆行衣被抢白,脸上一阵青一阵红。

    宁觉无所谓地摊摊手,转离开。

    迈出脚走了不到两步,后传来“噗通”一声。

    意识到陆行衣真的跳下去了的宁觉很无语。看着天边连成一线的远景,宁觉淡薄地吐出了一声:“呆子。”

    顿了顿,似乎还觉得不解气:“两个呆子!”

重要声明:小说《踹你下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