踹你是个意外(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妄想车厢 书名:踹你下人间
    上古神兽毕方又哭了。

    那叫一个撕心裂肺竭斯底里。

    她哭的那会儿,玉帝正和元始天尊几个开着例会。突然“轰”地一声巨响在耳朵炸开!活生生把托塔天王手里的塔都吓得震落地上!

    灵霄上沉默了几秒,元始天尊“嗖”地往外逃窜开去,速度之惊人动作之流利连带着玉帝的头发都被他卷起的风削掉了几根。

    最能劝停毕方的主儿的溜了,灵霄上众神只觉得内心瓦凉瓦凉。

    “算了,那丫头哭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随她去吧。”玉帝揉着额头自暴自弃。

    ……

    “随她去吧”这四个字背后埋藏着多大分量的牺牲,只有那些中下等的小仙小神知道。毕方属火,哭出的眼泪比太上老君的三味真火还毒!就在她孜孜不倦地飙泪时,来回赶着补天洞的天兵神将就已经累得趴地了。

    毕方哭了三天,鬼哭狼嚎嘶声力竭。然后突然嗓门一收,对着边的仙童说:“饿了。”

    ……

    仙童们几乎是泪盈眶地扑到灵霄上报喜,再泪盈眶地抱着茶点扑到毕方边侍奉她。

    可是毕方何等实力,刚往嘴巴塞进个仙果,鼻子一红,又哭了起来。

    唯一让玉帝比较欣慰的是这次她哭得比较内敛,至少在音量上有所控制。

    但很快,玉帝发现错了。

    大哭期结束固然是好,但梅雨时节的哭法更惹人烦。神仙也是要休息的——而很明显,从毕方开哭那天起,他们就没能睡个好觉。

    “谁,谁能把那丫头拖出去……”玉帝坐在龙椅上气息奄奄,一双黑眼圈占据了面部三分之一。

    众神默,那丫头可是上古神兽,喷一滴口水都能烤焦他们的头发,谁有那实力把她拖出去……

    玉帝也意识到自己问了个愚蠢的问题,只好转口:“谁,谁能去安慰一下她……”

    众神更默了,抬起头望向玉帝的眼神多少带着点绝望。整个天庭都知道,毕方三天两头一大哭的原因是——失恋。如果他们的安慰当真有用的话,毕方也不至于一哭就哭上几千年了。

    玉帝泫然泣,看着月老语重心长:“你就不能想想办法吗?譬如说把她的红线绑到哪吒上什么的?”

    哪吒一个哆嗦,表苦得像苦瓜。

    月老老泪纵横:“陛下……毕方的红线早在千年以前就被她自个儿不小心烧掉了。就是老臣想绑,也得有根线在啊……”

    ……

    玉帝放弃了,下令道:“去请元始天尊来。”

    元始天尊是被天庭五十万大军外加灵霄上战力排得上前十的天神们“请”来的。事实上他见到玉帝时,表那叫一个哭无泪。可饶是灵霄众神都以一副水深火等急救的表看着他时,想开溜的借口就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唉,算了!好歹也是个前辈,是得偶尔当下楷模的……

    元始天尊昂首走向毕方的住处,背景那叫一个悲壮!

    脚刚迈出去两步,连绵不断的哭声戛然而止。

    瞬间出现在众神脑海的想法是:我聋了?

    元始天尊大喜,转就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一个仙童从庭院冲出,边跑边大喊:“不好啦!不好啦!”

    ……

    诸位天神的头顿时痛了起来。

    最后元始天尊还是迫于无奈,进了毕方的房子。

    毕方那丫正顶着两片黄瓜敷眼,听到声音,把黄瓜一摘瞪向元始天尊,红肿的眼睛灯笼一样。

    元始天尊慈祥道:“不哭了?”

    “没劲了。”毕方扁嘴,拿着根绳子跑得老远,“宁觉不理我!我对人生已经没有希望了。与其活着不能和至的人一起,不如死了更好!”

    元始天尊忍了很久才没有一掌拍死她:“毕儿……光是上吊是死不了的。你若想要千年镇仙符我倒是可以给你。”

    毕方嘴一扁,扔了绳子跑回去拽元始天尊的衣袖:“大舅,你是我大舅不?”

    元始天尊最怕看到她这样子,手抖了抖,说话声音也不自觉低了起来:“是倒是……”

    “那我受委屈你帮我不?”毕方用力吸着鼻涕。

    元始天尊抹汗:“我帮理不帮亲……”

    毕方开始酝酿绪:“大舅你说,我喜欢宁觉多久了?”

    元始天尊扶额:“八千九百多年了。”

    毕方委屈:“你说,他搭理我了没?”

    “没。”这个问题元始天尊答得最快。

    毕方叹气:“你说他怎么就那么坚持呢?”

    元始天尊也叹气:我说你怎么也那么坚持呢?

    毕方作神伤状,扯着元始天尊的袖子,眼眶开始变红:“大舅,其实我知道的。感这种事勉强不得……”

    元始天尊眼一亮,难以置信地看着她:这孩子长大了?

    “若是勉强,就是得到了他的人,也得不到他的心……”毕方继续说。

    元始天尊欣慰地频频点头:这孩子果然长大了!

    “可是……”毕方对手指,“既然都已经得不到他的心了,那拿他的**补偿一下也没什么不好啊……”

    ……

    元始天尊从欣慰的高度重重摔下。

    毕方认真道:“大舅,不如你给我们赐婚吧!”

    ……

    元始天尊一掌盖在她头上,狠狠一顿训斥后,勒令她哭半个月,而后便扶腰离开了。

    事就算这么解决了,天庭即将迎来半个月的宁静。

    众天神放下心头大石,三三两两有说有笑地离开。就连服侍毕方的仙童们也各自寻找地方偷闲去了。

    毕方坐在庭院里,百无聊赖地把玩着仙草。突然一阵惊雷声响起,一只长着四翼的青蛇倏忽从云端现出。毕方激动地站起来,伸手想叫唤。那只青蛇目不转睛,瞬间消失在云端。

    毕方伸出的手尴尬地悬在半空。

    顿了半晌,她跳脚道:“宁觉!我那么你,你回头看我一下会死啊!”

    “你怎么就飞得那么潇洒头也不回呢!?”

    “因为我讨厌只长一只脚的鸟。”

    入耳便是宁觉清清冷冷的一句话,元始天尊嘴里的茶水一下喷了半杯。

    宁觉面无表地看着元始天尊,俊美的脸布霜一般冷淡:“天尊天机繁忙,若是无其他要事,那小神便不多加挽留了。”

    ……

    元始天尊无语地看着宁觉,心里对自家侄女到底为何会看上他百思不得其解。要说宁觉唯一能匹配毕方的,估计也就只有上古神兽的份了。如此无礼的人,毕方到底是缘何才会念念不忘呢?

    “天尊,请。”见元始天尊不动,宁觉又下了一次逐客令。

    元始天尊老脸搁不下了,又寒暄几句,便匆匆出了门。到了门口突然想起有句话没说,一回头,大门“碰”地在鼻尖合上。

    ……

    元始天尊讪讪地驾云归去,脸色臭得像打马吊一家输三家一样。

    宁觉看着水云镜中元始天尊离开的景象,松一口气。手一抬,在屋内设了结界,三步并作两步走进了内室。

    内室是宁觉用来看书的地方,一推开门,看见堆得满满的书卷,宁觉总算平静了下来,信手取出一本经书打开。

    竹简做的经书表层一片波纹泛开,氤氲成一团光影,从当中折出些许影像。

    影像中一只浑赤红火焰流转的独脚鸟在空中扑腾,落地后“呼啦”一声变成变成小一号的毕方,咬着手指看向前方一只四翼青蛇。

    四翼青蛇目不斜视,专心地往前爬爬爬。

    毕方往前挪一步,又往前挪一步,突然伸手抓起青蛇,嘴巴一咧,狠狠将青蛇往地上一摔!

    ……

    宁觉看得嘴角抽搐,将经书胡乱一卷,信手往旁边扔去。

    经书落地处冒出低低一声“哎哟”,堆积成山的书卷抖了抖,从当中露出毕方可怜兮兮的头来。

    ……

    又是这只烦人的鸟!

    宁觉恨得咬牙切齿,脸色不善:“你是如何闯入结界的?”

    “我没闯。”毕方委屈地对手指,“宁觉你忘了?我与你都属火,你的结界对我基本没有作用。我就那么走进来的。”

    宁觉别过脸去:“你来此地又有何事?”

    毕方兴奋地提起裙子一把跳到宁觉面前:“我刚刚认真地思考过了,你不接受我,完全是因为你没有意识到我们之间有过那么多美好的记忆!但是不要紧!从今天起,我会用法术将我们从相遇开始所有美好的场景都重播一遍!相信假以时,你一定会对我蠢蠢动的!”

    宁觉被她到墙角,眉头一皱,眼中闪过冷冷的流光:“你觉得刚才那些景象很是美好?”

    毕方噎了噎,小心翼翼地回答:“人家当年年幼不懂事,才会一时好奇,下了重手……”

    “哼!”宁觉冷面相对,袖子一拂将毕方扫地了门口,回过头继续翻起经书。

    毕方凄凄切切地趴在窗台看他,嘴里小声地嘀咕着:“宁觉你把我扫地出门,你又把我扫地出门。我们相识上千个年头了,你还是动不动就把我扫地出门。我一个弱质纤纤的女子总这样追着你我容易吗?你怎么就不懂发挥下怜香惜玉的……”

    “碰”一声,宁觉手中的经书飞了出去,在毕方头部不到半尺的墙上留下了拳头大的窟窿。

    毕方自觉噤声。

    宁觉稍稍满意,伸手去拿另一本书卷。然后就听到了毕方不无可惜的声音:“唉,要是刚才那卷经书扔到我头上该多好……那样我就有借口叫你负责任了……”

    宁觉:“……”

重要声明:小说《踹你下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