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她坐在银行储蓄大厅的位子上,给安然发了条短信。

    这家银行一年365天都是排满了人,个个伸长了脖子朝柜台窗口盯着看。

    为什么银行里总是这么多人存钱取钱呢。难道中国人真有这么富?到底还是人多力量大啊,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可不是盖的。

    “姐,你来啦。”安然从银行内部走了出来。

    “来,给你带了些吃的。”她拎着一袋零食。

    “姐,你不是一直都知道银行不让吃零食的吗,会遭老鼠,咬坏电线的。”安然无奈的说。

    “呵呵呵,没事,就是关心一下,那这些东西我替你解决了哈。顺便,这零食的钱算我请你的,下次你请我吃一次回来,知道吗。礼尚往来。”她厚颜无耻的说。

    “姐,你今天不是来看我,是来敲诈我的吧?”

    她得说,安然不傻。虽然她这竹杆也敲的是忒明显了点。

    “良心别这么坏,把我想的这么损。我多善良一人啊。”李梦呓狡辩。总之,打死不能承认,不然这竹杆就敲不成了。

    “……”安然无语。

    “而且银行里真要有老鼠,也是人给变的。机关算尽是你们银行的本色。”她撕开一包薯片,无耻的当着安然的面吃起来。

    “姐,放心吧,银行虽然池子深,但只要你会游,知道水怎么流,就没有那么坏。”他淡定的说。

    “我一直觉得,你进了银行后,就变的跟只老狐狸一样。”这是她真实感觉,安然刚出校门那会儿,虽然机灵,但还是透着股大学生的青劲儿和稚气,自从进了银行后,1年内迅速向中老年人靠近,真是20岁的年龄,40岁的心理。“对了,我晚上约了你姐吃饭,你有没想要我带话的?”

    安然立马一副崩溃的表,“李女士,我每天晚上都回家,都能跟我姐见上面,还用你带话?”

    “你们不是常年有代沟的么?”

    “那是因为她老跑来我房间,说什么要跟我一起睡。我都这么大了,谁还跟亲姐一起睡啊。”

    “那睡了没?”她顺口问道。

    安然又崩溃,“你别问的这么恶心行不行。她跟你在某方面还真是一致,缺钱了,又找不到向我借钱的理由,所以就以一起睡来要挟我。我要不肯,她就开始向我伸手了,美名其曰心理损失费。你说你们这年纪的女人怎么都这么无耻啊,一个老叫我请客,一个老来我房间要钱。”

    “这是你福气。 我这其实也是关心你,想问问你工作的怎样,要知道干银行的压力很大的,顺便给你心理辅导一下。”

    “放心吧,你弟我不是温室的小花,没这么脆弱。”

    才刚聊没几句,安然就被人喊话,说李经理找他。

    安然一副紧张的样子,看着像是去挨训的。李梦呓知道对于他们的工作很多她不便打听,于是识趣的安慰了他几句,大致就是“没什么关系,工作难免会出错”之类的,然后吃着零食,高兴的拍拍股走人了。

    在李梦呓认为,自己的工作永远只有自己扛,轻重都得扛。没有扛不过去的,扛的起责任的男人才是好男人真男人。强者自强,没有争不来的未来,也没有过不去的过去。

    李梦呓一直觉得她把安然当儿子来对待,所以她希望他成才,经得起风浪,经得起挫折。安然是新人,还得多磨练。历来就是强将手下无弱兵。

    她见过安然的经理,大安然二级,整个信贷部的老大,安然每周跑这么远来开会说白了就是来见见这个老大。

    姓李,名玄。人如其名,是个玄的很的人。长的很干练很帅气的人,这里的帅气不是指长相,据说领导能力非凡,不知道是空降兵还是真的实力出众,反正来银行几年,就一口做起爬到银行高管的位子。年薪是拿到手软,好话是听到耳烂的地步。

    他给人的气场就是很有笼罩感,他要是说你好,你想感觉不好都不行。长相吗,用李梦呓的说法就是:非好感!有戾气!会让人自我感觉有卑劣感。

    记得有次李梦呓来银行办事,她公司在安然的银行开的基本户,所以他们银行的陈行长请求梦呓公司能在月底拉个存款啥的。谈完了她就从包里掏出一包瓜子,边嗑瓜子边往外走。路过信贷部的时候,刚好看到安然的经理李玄在训人。当时李梦呓的感觉就只是像路过菜市场一样看个闹,好吧,她得承认她有着中国人普遍的劣根,比如喜欢凑闹。

    早就听安然说过,他们银行很多女人都喜欢他的顶头上司,原来这男人训人的时候也很有看头。年轻有为的领导干什么都帅气,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光环吧。等什么时候她也到达这地位,也要让别人这么崇拜她。

    正当李梦呓花痴期间,安然的经历凌厉的扫了她一把,当时给李梦呓的感觉真的就是有刀子刮到她脸上,吓的她差点把瓜子壳都吞下去。

    她立马像个小贼一样,东看西看,表示自己不是在看他。然后她又神速的从包包里拿出手机,假装是在拨电话,然后放到耳边就大声说道:“陈行长啊,你说的月底的存款的事,没问题,没问题……”

    没错,她李梦呓就是这么胆小加势力,还格外厚脸皮。

重要声明:小说《森林里的老红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