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李梦呓喜欢工作,因为工作除了能让她得到收入,也让她成长。别看小小的一个格子间,里面暗藏的勾心斗角都足以拍成电视剧了。李梦呓刚进来那会儿是菜鸟,每天都兢兢业业的早到半小时,然后一桌一桌的擦过来。甚至还把家里老爸珍藏的铁观音带到单位里共享。

    时隔多年,她现在上班是来的越来越晚,下班走的是越来越早!老总前脚踏出去,她后脚就跟上跑了。

    李梦呓的工作除了翘翘二郎腿,喝喝茶,还是要干正活的。拿人工资,替人消灾,这道理很硬!每个出来干的人都得知道这点!首先她不够美,入不了老总的法眼。因为来这公司这么多年,竟然一次都没被胖老总扰过,这让李梦呓很没成就感!她理所当然的就认为:胖老总眼光很欠!

    她除了干行政的事,但因为她大学里学过财务,所以有时候她还得跟银行打交道。反正就是拿一人份的工资,干两人份的活!这就是地道的资本企业经常会干的事!幸好这单位从不鼓励加班,所以她才会在这地儿留的这么久。

    跑银行李梦呓很喜欢,因为银行旁边就是家超市。李梦呓经常跑完银行就逛超市,逛完了回单位报告就说银行里排队的人超多,所以才这么久回来。反正没人介意,别人介意的是你有没有把事完成,而不是你完成之后又干了些什么事。

    她所去的银行,偶尔还能遇到个熟人。仅限周一。

    一个以前的邻居,后来是高中的学弟,大学的学弟。总之他们高中大学都是一个学校。这个学弟的姐姐是李梦呓的死党,真的是有时候有让人想掐死她的“死”党。

    此弟叫安然,人如其人,做起事来安如泰山,果断又麻利。

    跟他姐完全是两码子人,他姐叫安静,是个跟名字严重脱节的人,呱噪,暴动,还有妄想症。从李梦呓认识她到现在她就没安静过,两个人出来吃饭逛街啥的,安静可以跟店家杀价杀2小时还乐此不疲,直到卖家妥协。

    过程一般是这样的,先是狂杀价,要是卖家不高兴了,就哄上一阵,哄乐了就继续杀价。总之,什么苦牌,亲牌,她都要甩出去。

    她最经常干的坏事就是虐待她优秀的弟弟,而李梦呓认为她干的坏事里最坏的就是,让她可又优秀的弟弟到超市给她扛半年量的护舒宝回家。

    当然安然不是在她经常去的那个银行上班,而是在这个银行的分行。这里是总行,所以他每周一都要上这儿来开会,了解一些行里的最新政策和信息。

    而李梦呓之所以会经常在安然周一例行开会后的时间来逛银行,原因不仅仅是偷懒这么简单。

    这个大银行里青年才俊特别特别多,多也就算了,偏偏一个个看着都像是单的,单也就算了,偏偏李梦呓还有个可以牵线的人在混在里头。你说,这能不让她遐想么。

    按李梦呓的说法,就是混个脸熟也好。李梦呓有自知之明,虽然她自诩长的还行,但有钱途有能力的帅哥们边是不缺美女的,而且银行里从来不缺漂亮的绝色。她李梦呓自诩的中上姿色在这些上上姿色里很容易就降级了。

    除了外在美,本来也还有个内在美可以衡量,偏偏她李梦呓内在也很有点龌龊。所以,她只能把染指帅哥强行改为混个脸熟。即使这样,她也很乐意。看多了美女,总有一天会想换换口味的吧。她李梦呓就是想等这个换换口味的机会。

    李梦呓跟安然的关系很好。这里面说来话长。

    安然这娃初中那会儿差点走上歪路,明明在学习上很有慧根,有时候不学习都能考出好成绩,所以家里人对这个优秀的儿子都很放心。

    但后来进入青期叛逆时期,跟上了学校里的几个不良分子,接下来的事也就不用细说了。总之就跟柯南一样,柯南是哪里有死人哪里就有他,安然是哪里有坏事,哪里就能看到他的影。这娃想学坏就罢了,偏偏体育不行,出事都跑不快,次次被抓。

    据他多年后所说就是,他不想跑,他想负责任。这话后来被李梦呓吐了好几次口水。

    学生出事,后果是怎样相信大家都知道的。叫家长呗!

    安家父母向来崇尚棍棒底下出孝子,暴揍之下出良人。有一次李梦呓去他家,愣是目睹了看似慈祥温和的安家大人胖揍安然的景,安然是鬼哭狼嚎,安家大人是一个皮带一个扫帚,打的兴起了还搬起红木凳子砸过去。据说这打法是代代相传的,李梦呓奇怪的是,为啥这么打出来的安然学习成绩还是这么好……

    当后来安然满脸淤青,紫色大胖脸的出现在李梦呓面前,可怜兮兮的提出让李梦呓出面去学校见老师时,母泛滥的她还是给同意了。这就是为什么安然跟李梦呓的关系会比亲姐弟还亲,因为她亲姐是在安然出事后第一个告状去的人。

    所以他姐安静总是抱怨:“我为什么我亲弟反而跟你更亲?”

    李梦呓的说法就是:要是你从小去给他老师一周三次的叫过去劈头大骂,吃了满脸唾沫星子还不能擦脸,那他也会报恩你的。

重要声明:小说《森林里的老红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