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那天之后的一个星期里,周向前都没来电话,李梦呓有点庆幸,但又有点失望。原来,那天真的只是出于礼貌,才询问的电话么。可是,不像那么简单啊,难道又是她自作多,就跟以前一样。

    李梦呓怎么都想不通,烦躁了几天,感慨自己现在上了年纪,所以魅力与剧下。以前,逢年过节,很多男人发祝福短信给她的,虽然她基本上一条都没回,但是多少还是证实了自己的魅力啊。现在呢,毕业多年,发短信的人是越来越少,去年就剩下几个女朋友发祝福短信了。唉,差不多是个剩女了吧。

    李梦呓起了个一大早,因为现在的公司实在离家里有点远,加上等车,加上堵车,大概平均50分钟。她一般会自动选择坐在车子的后面,双手紧紧的拽着包包,然后就是一路睡到公司。有好几次,她都因为睡的太过于酣甜,而乘过了站。也幸好李梦呓每次都提早半小时出门,不然一定是被fire的命。

    今天又是她第一个到公司,这是李梦呓最得意的。因为她可以很悠闲的喝着早茶,看着其他同事或慌张或淡定的经过她的门口,然后听到他们的钥匙拧动门洞的声音。这让李梦呓很有成就感,就好比国家领导人在接受别人阅兵一样。当然这种成就感其实非常没有意义,李梦呓知道,但她依旧乐在其中。

    特别是最近,公司新来了个高级工程师,年轻有为,英俊潇洒,气宇不凡,经过梦呓办公室门口,还会对李梦呓微微笑,把梦呓的魂魄勾的四处飘

    这单位总共就5个女员工,三个中年已婚妇女,还有一个和李梦呓同岁的,不过今年年初就嫁作人妇了。现在,就只剩下李梦呓这么个黄金单美女,所以在公司内部,她要是追那个工程师的话,一个敌都没,成功率太高了。

    当然,她李梦呓从来不吃窝边草,特别是同班同单位的。所以,她一直看着那工程师,虽然稍微有点好感,但却一直没行动。

    单位那个和李梦呓同岁的女文员问过梦呓:“这么好的天姿国色,肥水不流外人田啊。你咋就看了这么久还不动呢?要不是我后院管的严,早抢在你前头了。”

    李梦呓淡淡的笑笑:“人家不是刚来么,我那么积极会吓到人家的。而且单大工程师年轻有为,皮相还这么不错,会缺女人?咱总得看仔细了吧。”

    “确实。长这么好,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就还没女友呢。一般来说要么理问题,要么心里问题。对,得多观察观察。女怕嫁错郎啊。”文员陈做悔恨状。

    在这个单位,李梦呓就是和这个文员陈最和的来,一她不做作,二为人也好相处,三没有那么多的小九九。不像单位里的其他人,个个都是人精。

    “说的像是自己是过来人一样,你才刚结婚多久啊,还女怕嫁错郎,真这么怕,干嘛这么早结婚,害的现在全单位的中老年人都把矛头对准我,每天死活三次散步到我办公室,直奔给我找对象的主题。我现在最恨已婚人士了,搞的我们这些未婚的都跟有罪一样。”李梦呓打趣的说。

    “哈哈哈,小姐,你也老大不小了。咱这城市本来就崇尚早婚,我这年龄结婚,都已经到了不得已,不得不嫁的地步了。我结婚前两家人每天宫,我这婚结的也不愿的啊。”

    李梦呓pia的一下重重的拍了下文员陈的大腿,“狗屎吧你,还被。我看你结婚那会儿走路都轻飘飘滴,我看是你你家男人结婚的吧,你是急不可耐了吧。”

    “呵呵呵,给咱留点里子么。这年头,帅哥要不赶紧栓紧,迟早会被别人夺取。所以我先下手为强。”

    “得了吧,你家那位我又不是没见过,他跟帅哥擦边都不够资格呀。我向来只当他是内在美到不行,虽然到现在也没怎么发现他内在美在哪里。”李梦呓略带鄙视的说,她和文员陈之间早就就她老公的外貌达成一致的意见。

    “哈哈哈,说的有理。”文员陈大笑几声,突然戛然而止,“不过,他是我人,你这么说他,我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七月见鬼,不见鬼也见到鬼一样的人……”

    ……

    想当年,文员陈的人出现在她公司的时候,李梦呓刚好在走廊上遇到。在她还不知道这就是文员陈的男朋友的况下,很high的跑到文员陈的面前,说:“陈女士,陈女士,我刚刚竟然在走廊里看到一长相猥琐男,看着特像小偷。以后你小心注意点。”

    文员陈当时是满脸黑线,慢悠悠的冒出一句:“那是我男人!”

    李梦呓听完,愣了下,尴尬的都想跪下来道歉了。她刚刚这话得多伤人啊,于是,她把自己屯了半年的零食全贡献出来,才得到文员陈的谅解。后来才知道,这文员陈其实就是骗了她半年的食物,对于她男人的外貌,她自己也是忍了好久,要不是这男的对她好,她早踹了他了。

重要声明:小说《森林里的老红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