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徐秋喝了点水,又开始期待的问我:

    “星座书上真说,你东北角会有桃花?”

    好吧,其实她徐秋还是很信这东西的,不信这玩意的其实是李梦呓。

    李梦呓觉得好笑,这人心里啊,就是对自己曾经信任的东西持有幻想,即使它曾经欺骗过你,即使你曾经真的很憎恨它。曾经的一度幻灭并不代表以后一直。

    “如果我跟你说,我只是看看那边端过来的是不是咱们的菜,你信不信?”

    “你骗谁啊,咱们上菜的方向在你正前方,你向后看个啊,你当我真傻啊。”徐秋没上当。

    “嘿,果然你还没傻透,还知道方向。”

    “那,到底有什么?”徐秋仍不放弃。

    “知道现在是农历七月不?想听个走廊的故事不?”李梦呓又开始胡乱说。反正,徐秋从她嘴里是不出什么东西来的,就怕她烦她。

    “不想,我就想听听东南角的桃花的故事。”徐秋仍有点疑惑。

    “如果有一定告诉你。”

    “真的?”

    “真的,比珍珠还真。Trust me,baby 。”李梦呓拍着口打包票。

    “恩,我相信你,这么多年,我已经很久没在你边看到男人了。我说,你是不是真的是……”徐秋话还没说完,就被李梦呓打断了。

    “打住,打住。这位姐姐,你当年被你妈喊着杀着催婚的时候,还说羡慕我单,要向我学习。现在你恨嫁了,有了心仪对象了,就怀疑我的取向。我跟你说,这不是你这个做经理的人该干的事,会让人怀疑的能力和判断力的。还有,一定要记住一点,即使我有个什么问题,你也不会是我的那条蕾丝边。我眼光还是高的,绝对不会啥都要的。”李梦呓鄙夷的把徐秋从头扫到脚。

    “李梦呓,我跟你拼了!”徐秋听了,伸出手开始打李梦呓。

    俩人哈哈哈的闹了一会儿。不过李梦呓突然想到刚刚徐秋好像又激动的大喊了她的名字,惨了,不会这次被那边的人听到吧。她又一转头,大幸,那边依旧啥动静也没有,男人依旧谈笑风声,女人依然笑的风拂面的感觉。

    其实,听到也没关系,她和他不是从来什么都没有过吗,怕什么。她李梦呓一直很潇洒也很暗。

    不过,今天她就想安静的观察一番多年没见的人,别无其他。

    李梦呓这回开始安分了,要再被徐秋这丫这么大喊几次,连鬼都要招来了。还是不要太刺激她的好,这女人最近因为工作和男人的问题,已经有点亢奋的精神病患者的迹象了。

    这顿饭,李梦呓吃的很开心,她在徐秋低头吃东西或是没注意她的时候,她就假装不经意的朝周向前的方向瞄上几眼,虽然她前面坐的是徐秋,但她却感觉周向前在自己边一样,看到他的淡淡的笑,几年不见,更显优雅的动作,她心里却是有种欣慰的感觉,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

    原来,她还是在意他的。她自己一直知道这点。

    “呓啊,你都毕业两年了,怎么还是连个恋都没谈?我多少还有过,你呢?彻底的光棍到底。”这是李梦呓和徐秋见面必谈的话题。

    徐秋以前经常来李梦呓家做作业,然后就和李梦呓的老妈关系铁到不行。近期,李妈妈委托给徐秋的任务就是,说服李梦呓交个男朋友,或是去相亲。徐秋现在正坚定的执行着这个任务。

    “别老是说这些反胃的话题。姐没兴趣和你聊这些。”李梦呓玩着手里的手机,淡淡的说。

    确实,她李梦呓长的不错,气质也还行,虽然有点闷,但别人又不知道这点。所以她的总体形象绝对及格。近两年边追的人也有,条件好的也有,皮相不错的也有,但她偏偏看不上眼,按照她自己的说法就是,毕业这3年先把工作落实了再说。然后就这样过来了。她到现在也没想交男朋友,为什么呢,她自己也不清楚。可能只是没遇上有feeling的吧。人随心动,心不动人亦不会有所行动,她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一切顺其自然。

    想到这儿,她又想往周向前的方向看,是他的原因么?当然不是。李梦呓给自己下了个坚定的句号。因为她太清楚自己了,她最的永远是她自己。

重要声明:小说《森林里的老红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