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不知道是不是李梦呓她的错觉,她总感觉刚刚她和徐秋对话期间,有电流。这种电流很像那种她被偷窥被跟踪的那种感觉,她不喜欢这种感觉,所以她要确认。她偷窥别人是一回事,但她被偷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另她失望的事,周向前那方向很平静,他还是平视坐他对面的女友,然后平稳优雅地谈笑着。所以,这是错觉。李梦呓这样对自己说。

    毕竟她是经常出现错觉的人,比如以前考试,她凭感觉写出来的答案几乎都会错。她在陌生城市,凭感觉走的路就一定会迷路。她凭感觉做的事往往都会很失败。她很久以前就认识到这点,虽然都说女人的第六感都很准很强烈,特别是她这种天蝎座的女人,但她一定是个大例外,因为她有着失败的第六感。

    所以,她很自然的又把这个有视线盯着自己看的感觉理解成是自己的错觉。

    “嘿,我说,女人,你老往那个方向看干嘛?我看了好几回了,那个方向除了一堆一堆的粗人,没有什么能入眼的帅哥美女了。是不是真见鬼了?”徐秋终于又开始好奇的问道。

    原来在李梦呓自己都不知道的况下,她又开始有意无意的朝那个斜角30度的方向瞅了好几眼。

    李梦呓笑了下,“星座书上说,今天在我的东北方会有桃花,我正瞅着呢。”

    “狗桃花。星座书你还信。你记不记得去年我们一起在腾讯上测的星座运势,硬是说我去年财运大旺,会发达,会爆发。但是呢,你看到了吧,我硬是眼睁睁的送了15个红包出去,而且一个比一个贵,到年底,子过的跟落魄户一样。所以,我是打死不信这个星座。”

    “信者有,不信者无。千古名言。知道不?”

    “我信,我就是信才着了它的道。我个当经理的硬是在去年过上了农民工的子,你说我衰不衰。”

    “你又不是只有去年困难户,自你开始工作后,我就没见你富裕过,拿着奔小康的钱,过着低保户的子,这才是你生活的真相。你知道不,以前我一直还以为你是赚钱省着过子,才会捉襟见肘。后来才知道,你丫是连最后一点钱也想去鸭店留恋一下的人。所以活该你生活潦倒。”

    “你这话我不听,什么鸭店,说的这么俗气。我连菜市场的鸭摊子都没去过。我不就是花钱大手大脚了点么,可我花完了也没到处借债吧,我这叫经济,拿多少花多少,绝不多花,这叫节制,这是美德好不?”

    “得了。我一点都不羡慕你的节制,上半月过的跟被包了的二一样,到处甩富;下半月可怜的跟路边大便的流浪狗一样。所以啊,我也只敢上半月约你,下半月我看到你我都想捂着钱包逃,你一副像是几十年没吃过粮食一样,谁敢靠近。每次你月底约我,我都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慈善活动。”

    “行了,行了。我这悲催的,怎么就交了你这么不仗义的朋友,还交了这么多年,心酸啊。”

    “得了吧,看到你这样我就想喷你口水,当年我做阑尾炎手术,三天不能吃饭,是哪个杀千刀下地狱的,当着我的面狠狠的吃了一整只烤鸡,还拎了一大袋零食到我面前,还全吃完了回去。”

    “嘻嘻,又不是我一个人在吃,啊旭她们不都吃的么。”

    “总之,我比你好!”

    “啊呸,我才比你好!”

重要声明:小说《森林里的老红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