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一章

    李梦呓的外号叫老红帽,因为她高中单了三年;大学单了四年;工作后一直到现在还是单着。

    在别人忙着恋分手,再恋再分手,直至结婚离婚,再结婚再离婚,她还是单着。

    所以边的友人们就赠给了她这个外号,顾名思义就是:连大灰狼都不屑吃的老红帽。

    李梦呓庆幸的是,幸好没人叫她灭绝师太。因为以她对她那群损友们的了解,一旦这个绰号传开来,就会演变成“老灭”或是“老师太”,与其这样,还不如“老红帽”来的好听。

    李梦呓不记得是谁说的,人生就是一场玩笑,能让你啼笑皆非到无语的地步。

    当李梦呓在茶座里看到周向前的时候,脑子里想到的就是这句话。

    李梦呓约了徐秋在茶座,当她挽着徐秋那只粗壮的麒麟臂,走过那条灯光暗淡到有点暧昧的嵌着大理石的过道时,她很清楚的知道,即使过道的灯光再暗淡,她还是确定坐在那里悠闲的喝茶聊天的人,就是那个她认识了四年并毕业后就断绝联系的周向前。

    边的徐秋从一进这茶座就开始絮絮叨叨。

    “为什么街上的帅哥这么多,多也就算了,为什么个个看起来还都像是单的,帅也就算了,为什么没一个是跟我有染的,最最可恶的是我竟然一个都不认识。呜呜呜……”

    “行了,行了,你这副色狼嘴脸,把人看到都没食了。”李梦呓翻了翻白眼,这边的女人怎么就知道破坏气氛,没见她正鬼祟的表吗。

    “我单我容易么。”

    “是不容易!但谁要是跟你好上,那男人才叫更不容易。”

    “……或许,我欠你钱了?”

    “没有。但如果你想给我钱,我也会收的。”

    “我以为我欠着你钱了,所以才这么挤兑我。”

    “你就不能理解成,我这是在关心你的未来吗?”

    “你以为我真傻啊。”

    “你不傻,只是有点二。”

    “我不就是看到帅哥会脑残一下么,我工作的时候很正派很不二的。你知不知道我今天开会的时候,我们单位那几个下属拿什么眼光来看我,简直就是拿眼光在抚摸我,就像在抚摸神像一样。你知道这叫什么,这叫崇拜!崇拜!好不啦。”

    “……”李梦呓觉得跟徐秋聊这些,简直就是在自残。因为她总是会说出破坏食的话。

    李梦呓很自然的就在周向前就近的地方挑了个座位,刚好是周向前的后方一点,如果灯光能配合的话,就能准确无误的捕捉到周向前的一切动作和……侧脸,当然表忽略。因为李梦呓很自动的将深一词强加在周向前的上。在她认为,只要她看不到的东西,就只能让她自己YY。YY成什么样,那是她的事。

    “呓啊,想吃什么?”徐秋自从落座后,就埋头在菜单里,根本没注意到李梦呓的走神和眼神的扫方向。

    李梦呓还在YY右前方斜角30度方向的周向前和某女的对话内容,照理说本该大脑空白的状况,现下却充满了好奇和偷听的念头。

    果然3年多没见,她对他还是充满了兴趣和念想。只要出现,就会不自的注视着有他的方向。

    好吧,李梦呓承认自己还是有点在意他的,但喜欢的程度那就不知道了,不是有句话叫:“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么,她就是这么想的。

    “李梦呓!”忽然她听到脑海深处好像有人在喊她,她一惊,回魂。坐她对面的高中同学徐秋正瞪大着眼睛瞅着她,并开始顺着她的目光开始在周围搜索一切有可能吸引李梦呓灵魂的帅哥们。那声“李梦呓”的喊声还真不是非一般的大。

    李梦呓深怕被坐在那里的周向前听到,赶紧拿了饮料单遮了下脸,幸好,坐在暧昧暗淡灯光下的那对侣没有任何动作,继续笑谈着,吃喝着。李梦呓又不自的拍了下口。然后,怒视徐秋同学,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快说,刚刚在□哪家帅哥?我也要用眼睛染指一下。”徐秋看了李梦呓的噤声动作,更加来了兴趣,用充满邪恶的声音,压低了声音的问道。

    “我见鬼了,差点魂都被勾走了。你要见鬼不?”李梦呓见斜角30度方向没啥反应,就开始淡定下来。看着手上的饮料单,很不屑的回道。

    “你果然很……诡异。”徐秋用眼睛斜瞄了下周围,胆小如她,打了个冷颤。

    在徐秋脑海中,李梦呓的形象不是神经兮兮就是恐怖兮兮的。因为据她自己所说,她大学住宿舍那会儿,半夜起来上厕所,最诡异的动作就是,蹲坑上转头盯着看后那个靠近过道的小窗户,然后幻想有个女人趴在那个窗户上向下看。

    能做出这种吓人动作的人不是完全变态,也是半变态。

    李梦呓不知道徐秋的想法,只是很满意的低头轻笑。今天是来吃饭的,却还能偷窥一下曾经的心上人,真赚!

重要声明:小说《森林里的老红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