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心,穿了~(3)

    作者有话要说:
    - -

    看官里面请!!!
  “你…你你…是清倌吧?”一奢华的张老爷用他肥大的食指指着我,我赶紧点点头。

    “是是是…”

    “那就进来给爷我唱…唱个小曲儿。”“是。”

    我随着张大官爷进了充满没消散完□的客房。“啊………鳅…”刚进门就不客气的打了个喷嚏。天!这…这这胭脂味儿可真浓,我从腰间取下丝帕,伸进面纱里擦擦鼻子。

    对!我是清倌里唯一一个蒙面纱的。话说那时,我用期望希望巴望渴望的目光望着苏妈妈,请求她给我一张面纱,遮住咱这花容失色惨不忍睹面目可憎听者自残闻者自杀的面孔。

    拿起角落的琵琶,这是我发现最像吉他的乐器了。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

    瓶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

    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

    釉色渲染仕女图韵味被私藏

    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

    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

    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

    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捞起

    晕开了结局

    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你眼带笑意

    色白花青的锦鲤跃然於碗底

    临摹宋体落款时却惦记着你

    你隐藏在窑烧里千年的秘密

    极细腻犹如绣花针落地

    帘外芭蕉惹骤雨

    门环惹铜绿

    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

    在泼墨山水画里

    你从墨色深处被隐去”

    刹那间,客房被挤爆了,形成无数踩踏事件。无数青楼女子口吐白沫双眼凹陷全呈青紫状,没有形象的倒在各位看官的脚边。

    “好!好!”

    “再来一曲!”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我出三十两,再买一曲姑娘的歌!”

    “我出五十两!”

    “五十五两!”

    …………

    我在面纱里贼贼的笑。嘿嘿,周董啊,你不要告我侵犯人权啊~嘿嘿~钱~~~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月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