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桉桑 书名:执念
    有陆年华这样的领导,无疑大家出来玩心都是极为放松舒畅的,不像以前跟着成建忠的时候那么憋闷,再说有帅哥出没,人的心总是愉悦的。

    胡潇潇要了好多零食,还有酒水,包厢也选的最好的,所有的服务都是按照上次市委书记左栋梁来时的标准配备的,林夕以前不知道胡潇潇原来也是出名门望族,她爸爸好像也是临县的一个科长,虽然官位不大,但怎么说她也是家里生惯养出来的,平时花钱肯定是大手笔,再加上今晚她邀请大家来唱歌是别有用心,此时,什么都要了最好的。

    “来来来,大家该吃吃该喝喝,今晚一定要玩的痛快。”胡潇潇将面前的一大推吃食分给在坐的每个人,的让人无法拒绝。

    夜晚,就是一个感奔放的时刻,这里,就是一个纸醉金迷的场所,胡潇潇点了一首超级劲爆的音乐,房间里的灯光很暗,只开着几个壁灯,大家站在灯光下开始扭动体,随着音乐的节奏感越来越强,大家疯狂的舞动起来。

    昏暗中,胡潇潇夸张的大跳劲爆舞曲,引来了所有人的围观,灯光下,她的体灵活的就像一条舞蛇,在快节奏的乐感下,不断制造出更加激扬的青气息。

    林夕第一次发现原来胡潇潇也有如此妖娆的时候,在灯光下她就像一个暗夜的精灵,黑亮的眸子闪着醉人的神采,而那眼神是直勾勾的盯着陆年华的,带着一丝魅惑,而更多的是执着。

    在这样的氛围下,空气中本就流窜着酒精和暧昧的味道,再加上胡潇潇对陆年华明目张胆的挑衅,任谁都能看出端倪来。

    所有人都有些好奇陆年华的反应,只见灯光下陆年华依然是平时那副温和儒雅的模样,依然是那淡淡的微笑,对胡潇潇投过来的目光恍如不见。

    胡潇潇急了,舞跳得更加的疯狂,似乎带着一丝浮躁的绪在里面,舞步渐渐的显得有些凌乱,站在一边的王语嫣则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眼角微微带着一丝鄙夷。

    胡潇潇跳了一会草草收尾,一股坐在沙发上开始和平时熟络的几个人喝酒。平时喜欢唱歌的人也开始点歌,房间里又变得异常的宁静。

    陆年华坐在胡潇潇的对面,胡潇潇到了一杯酒递给陆年华说道:“陆局平时唱歌吗?”

    “偶尔也会唱。”

    胡潇潇听完起离开了,过了一会儿回来依然坐在陆年华的对面,望着陆年华眼睛里带着期许,颇有些兴奋的说道:“刚才我点了王力宏的“明明很你”,我们待会一起唱吧。”

    陆年华刚要说话,就被胡潇潇出声阻止了,“陆局,赏个脸吧,就这一首我知道你会唱,因为你办公桌上有他的专辑,你别告诉我你不会。”

    陆年华失笑点头说道:“好。”

    胡潇潇笑了。

    事实证明他们两人唱这首歌的时候很般配,和声的部分唱的特别好,赢来了一阵阵的掌声和尖叫声。

    大家都以为送陆年华袖扣的那个人就是胡潇潇,连王语嫣都这么认为。

    包厢里的气氛甚好,灯光下胡潇潇温柔的望着陆年华,两人对望了一眼都彼此一笑,在外人眼里,那看起来却是别样的温馨。

    突然,“啪--”的一声一个清脆的响声来的是那样快又是那样急,所有人都微微一怔,连音乐都突然停了下来,房间里突然诡异的静,大家都将目光集中在电视屏前的两个人上。

    胡潇潇捂着左脸,王语嫣立在她侧,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对峙着,但是大家已经猜到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林夕坐直子眼睛微眯,王语嫣平时是一个自控力强的女子,今晚她是怎么了?难道说是看到这一幕刺激的受不了了,还是.......

    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又是“啪---”的一声,胡潇潇的两侧脸颊被打的红红的,白皙的皮肤上赫然五个鲜红的五指印,胡潇潇所幸也不遮掩,就那样将自己的伤痛展示给众人看。

    胡潇潇怒了,她黑亮的眸子里积聚着怒火,上前一步向王语嫣步步近,王语嫣也不示弱迎了上去,眼看两人就要打起来了,空气中却传来一则温怒的声音,“行了,你们这样像什么话。”

    胡潇潇望了陆年华一眼,眼角瞬间积满泪水,委屈的朝着门外跑了出去,陆年华无奈的摇摇头,转追了出去,王语嫣呆愣了两秒也跟了出去。

    三人走后,房间里再次变的诡异的安静,过了大概一分钟的时间,所有议论三人关系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林夕坐着静静的听着,大多数人都认为王语嫣是第三者插足。

    林夕一直没有说话,可是一颗心却被莫名的揪起,因为她实在是很担心胡潇潇。

    终于她坐不住了,对边的人小声说去趟洗手间,便乘机溜了出来。

    外边的空气不比里面那么憋闷,林夕在过道里小心翼翼的走着,眼睛不断的扫着周围寻找可能找到他们的影。

    走到拐角处的位置时,突然从右侧冲出来一个人急急的撞入林夕的怀中,林夕扶住那人的子低头间就看到胡潇潇那张泪流满面的脸,她捂着嘴巴低低的哭着,声音很细小却可以看出她哭的很压抑,林夕心痛的一把将她抱入怀中,胡潇潇伏在她的肩头呜呜的哭着。

    “他当面拒绝我了。”胡潇潇哭着说道。

    林夕微愣,但是马上知道是胡潇潇已经向陆年华表白过了,那么说,她是连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林夕突然之间有点自责自己,如果当初不那么告诉胡潇潇,最起码她还是有一点期望的,现在她什么都没有了。

    林夕不会安慰别人,只是伸手一下一下的轻抚着胡潇潇一颤一颤的背脊。

    “他说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胡潇潇继续哭着说。

    不知为什么,林夕的心莫名的漏跳了一拍,像是很害怕什么事会发生一般。

    “我问他那个人是谁,可是他死活都不说。”胡潇潇哭的声音都哑了。

    林夕的心又慢慢的归于平静。

    这时,王语嫣也从拐角处走了出来,她的状态并不比胡潇潇好多少,整个张煞白煞白的,就像吸血鬼一般可怕,林夕望了她一眼,发现她也望着她,眼神是如此的古怪。

    走至林夕边时,用只有她们三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林夕,真没看出来,你就是个婊-子。”

    林夕一怔,她已笑着从她和胡潇潇的边经过,仿佛云淡风轻一般,林夕却被她那句话怔的僵在原地。

    “林姐,上去扁她。”胡潇潇抽出头来,对着王语嫣的背影恶狠狠的说道。

    林夕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搂住胡潇潇进了包厢。

    ........

    回去的时候,陆年华坚持要送林夕回家,却被她拒绝了,不知为什么林夕满脑子都是王语嫣刚才对她说过的那句话,林夕以为自己会不在意,没想到潜意识里她还是在意的,很在意......

    陆年华将林夕今晚对他的反常都归结到他拒绝胡潇潇这件事上,想起胡潇潇的那件事,陆年华心里突然没来由的来气,等到人走的差不多了,喝醉了的胡潇潇也被别人安全送走了,林夕站在路边等车,陆年华将车开在林夕面前停住。

    车窗摇下来,露出陆年华英的俊颜,他并没有极力邀请林夕上车,只是趴在窗棱上望着林夕说道:“难道你真的不明白我对你的感吗?”

    林夕说道:“我们不是一路人,再说我结婚了,我也不适合你。”

    陆年华点燃一根烟细细的抽着,眼神迷离间,吐出轻轻的烟圈说道:“是不是一路人不是你说了算的,适不适合也只有相处了之后才能知道。”

    林夕摇头,“陆年华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我和你就像你和胡潇潇,和王语嫣是一样的,你喜欢我,你又问过我喜欢你吗?就算我们之间什么隔阂都没有,什么障碍都没有。我也不会喜欢你,喜欢一个人是要有感觉的,我对你就像你对胡潇潇一样,尽管对方很优秀,不过没感觉就是没感觉......”林夕清淡的声音飘散在微凉的空气中,陆年华抽着烟,听到那些话笑了......

    林夕一口气说完盯着陆年华定定的看着,过了好久才听到陆年华说:“那么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说完,他将车子的引擎打着,开着他的黑色轿车消失在暮色中。

重要声明:小说《执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