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桉桑 书名:执念
    第二天一早,天空竟然飘起了雨丝,淅淅沥沥的将地面打的湿透,因为雨水不大,林夕出门没有带伞,坐沈千越的车一起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也许是天气的缘故,今天路上的行人特别的少,沈千越将车子开得飞快,林夕坐在他侧,感觉车子就要飞起来了,林夕闭眼,心想,要是就这样两人死了也好。

    十分钟过后,沈千越将车子稳稳的停在了民政局的门口,林夕淡笑,是啊,既然死不了那就好好的活着吧。

    这时,沈千越醇厚的声音传了过来,“想好了吗?要不要现在就进去。”

    林夕点头,既然已经决定办离婚手续了,早办晚办都一样,那还不如就这样痛痛快快的去把事解决了。

    “走吧。”林夕对沈千越丢下一句话率先下了车。

    他们要离婚了,就连老天爷都在帮他们,一进民政局的门,里面冷清清的,办理证件的工作人员也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估计是这会没人办理太无聊了,坐着坐着就乏了想睡觉了。看见林夕他们走进来,先是一愣,然后说道:“二位是来办理结婚手续的吧,对不起,今天我们只办理离婚手续。”

    那名工作人员大概是看到林夕很年轻漂亮,沈千越也是一副儒雅的派头,不想让他们多耽误时间,所以率先把话也撂下了。

    沈千越没理那人说的话,径自拉着林夕的手坐在了那名工作人员的面前,声音一同往的温润儒雅,“对不起,我们来办理离婚手续。”

    那名工作人员有些惊呆,将视线转向林夕求证,林夕点头说道:“对,我们确实是办理离婚手续的。”

    室内呈现着淡淡的宁静,三个人面对面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林夕望着工作人员熟练的盖章、书写、盖章.....

    所有相关程序都在这诡异的沉默中默默进行,终于工作人员将两个红色的小本子分别递给了他们,林夕翻开简略的看了一下,然后收进包包里,沈千越起同那名工作人员握手道别。

    临走时,那名工作人员感叹道:“我办了十年离婚证,还第一次见来办理离婚手续不吵架的两口子......”

    林夕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发现雨下的大了,细细密密的雨水下的很急,空气中呈现着白色的迷茫,林夕站在门口怔怔发呆,这样的天气要怎样回去?

    这时,沈千越也走了出来立在她边,林夕觉得这时候是不是要对他讲些什么,比如祝你今后幸福什么的,可是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一个女人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千越,这里。”

    林夕看到沈千越也朝那女人招手,然后含笑走了过去,林夕的脚步没有动,而是目光紧紧的追随着沈千越的影望去,雨幕里站着一个女人,撑着伞,那女人一白色短裙,露出纤细匀称的双腿,站在雨幕里对着沈千越微笑,沈千越走过去,轻轻的将她拥在怀里,动作温柔的竟让林夕有点陌生。

    原来这样的温柔,他也可以给别人,林夕望着他们亲密无间的样子,竟然觉得自己瞬间成了一个局外人,原来两个人的缘分就是如此的浅,明明前一秒还走在一起,下一秒就开始分道扬镳了。

    “林夕,雨下的很大,要我送你回去吗?”不知什么时候沈千越已经拥着那个女人站在了她的面前。

    林夕微怔,回家?她现在还有家吗?房子已经留给了沈千越,那么从此时此刻开始,就意味着她再也没有可以被称为家的东西了?

    林夕笑着摇头,“不用了,我直接回单位就好。”此时此刻,林夕竟然觉得有工作真好,最起码在她最无助最艰难的时刻,还有这么一个地方愿意接纳她。

    “好,那么我就不勉强了,我们先回去了。”他刚才说“我们。”很明显是指他跟那个女人一起回家。

    林夕突然觉得天空都暗了下来,雨越下越大,林夕听到沈千越接电话的声音,“哎,好了妈,您别买那么多东西,雪儿第一次上咱们家,你别搞得太隆重,差不多就行了,嗯,鱼可以买,不过雪儿只吃鳕鱼,嗯,龙虾就别买了,雪儿吃那玩意过敏.....什么?你还买了鲍鱼....”林夕听着,突然间有些听不下去了......

    林夕淡笑,沈千越他妈的消息还真够快的呀,鲍鱼龙虾都买上了。

    可是谁能体会她此时此刻的心,她虽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最起码也是个有尊严的人,她好想告诉沈千越及他妈一声,能不能别这么快的张罗,至少别在她的面前。

    林夕有些受不了,她突然想起一句古话,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说的不就是这样的场景吗?

    雨继续下着,似乎越下越大,沈千越的电话还在继续,林夕终于受不了了,她逃也似的跑开了,她说:“对不起,我看见了一辆熟人的车子,我先走了。”

    刚才她确实是看见了一辆车子,但是那却不是熟人的车子,她只是借故逃跑了而已,林夕奔跑在雨中,豆大的雨滴砸在她的头上,林夕竟然也不自知,一直跑一直跑,跑出了好远之后,她才停了下来慢慢的走,这时,才发现她上的白色雪纺连衣裙已经被雨水打的湿透,裙摆的地方也已经沾满了污泥。

    雨继续下着,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林夕被淋得跟落汤鸡一般,望着漫漫无际的雨幕,她第一次迷茫了,她要去哪里?回单位吗?她现在已经成了这副模样,打车去商场吗?她才发现在她刚才的奔跑中,她的钱包早已经没有了去向,林夕立在雨中,顿时孤立无援,任由雨水在她上尽浇灌.......

    茫茫雨幕中,似乎只有她一个人,雨天的能见度本来就低,林夕站在雨中,望着前面似乎有一束亮光在向她这边一点一点的靠近,近了,更近了,几乎就在眼前了,突然间林夕又觉得那亮光越走越远,最后融合成一片黑暗.......

    就在林夕倒下的那一刻,她似乎听到了耳边有一个声音在呐喊,“小姐,小姐,你怎么了,醒醒.......”

    再睁开眼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色,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地砖........林夕坐起环望四周一圈,这个房间布置的很清新简单,到处都是她喜欢的白色装饰品,却明显的不是医院。她喜欢白色,喜欢那种纯净不含一丝杂质的颜色,这间房间就是如此,给人一种很宽心的感觉,到处都闪烁着淡淡的晶莹剔透......

    林夕记得她曾经也告诉过某人说,等到她以后有钱了,也要买一大房子,将房间里都布置成清爽的白色,想不到现在她真的见到了这样的房子,竟然和自己心中所想的一样。

    这时,从厨房里走出来一个女人,三十岁的模样,一干练的打扮,上一件浅灰色开襟薄毛衫,下一条同样简约的紧牛仔裤,很随意的打扮,但是穿在那个女人上却平添了几分精干。

    此时,她手里端着一碗汤,正缓缓的朝林夕走来,看见林夕醒了,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林夕觉得这样的女人如果不笑的话一定是很严肃的,因为连她笑起来时脸上也是带着一丝冷艳的。

    “你醒了,快将这碗汤喝了吧。”那女人将白色的瓷碗端在林夕面前,林夕双手接住,微微发怔,望着碗里淡黄色的液体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用生姜熬成的汤,驱寒的,你在雨中淋的湿透,喝碗姜汤会好一点。”那女人说道。

    林夕没再说话,只是听话的将那碗姜汤一饮而尽,尽管它很难喝,可是比这艰难的她都能忍,何况一碗姜汤了。

    林夕喝完,将碗放在茶几上,那女人望着她,黑亮的眸子带着一丝了然,“你果然是一个很能忍受痛苦的女子。”

    林夕望着她,恍惚间觉得那女人的眉眼有些熟悉,再结合她刚才说的那句话,林夕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她不知道她说的是指哪方面。

    那女人笑了说道:“我叫雯婕,你也可以叫我阿捷,或者婕姐。”

    林夕问她,“是你救了我。”

    那女人拿起桌上的一个苹果开始削,边削边说:“算是吧,我刚才路过正好看见你晕倒在路边,就带你回来了。”

    林夕没在说话,眼睛触及到沙发上的一个黑色皮包问道:“我的包也是你帮我捡回来的。”

    “嗯。”雯婕将后的黑色皮包拿给林夕说道:“你检查检查,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林夕大概翻开了一遍没发现少什么大的东西,只除了她的一张二寸照片,林夕想大概是在刚才跑的时候扔掉了。

    雯婕这时将苹果削好了,又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放在水果盘里,插上了细小却很精致的竹叉,递给林夕一块,“你离婚了?”

    林夕微怔,连忙拉住皮包拉链,神色有些不自然的说道:“是的。”

    “sorry,我不是有意要偷窥你的,只是无意间看到的。”雯婕向她解释道。

    “没有关系。”

重要声明:小说《执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