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桉桑 书名:执念
    张丽华看见沈千越走进来,就像看见了救星一样,两眼放光,“霍--”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上前拉住沈千越的手说:“儿子,你可总算来了,我正有事找你商量呢?”

    沈千越看了林夕一眼,然后转头对张丽华说:“妈,您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我现在和小夕有事要谈。”

    张丽华望了林夕一眼笑的有些阳怪气,“这正好,我跟你商量的事也和林夕有关,要不,我们就一起商量吧。”张丽华说完就走到沙发边又坐了下来。

    沈千越的脸色有些难看,他说:“妈,今天你能不能不参合我们俩的事,你回去吧。”

    张丽华不高兴了,她说:“不行,今天这事你必须得听我的。”

    沈千越忍无可忍的怒吼,“妈,你能不能不这么烦?”

    张丽华微微一怔,她没想到沈千越会用这么强硬的口气跟她说话,一时间心里有些不平衡,哭丧着脸指着沈千越说道:“好啊,你现在大了觉得翅膀硬了是不是,有能耐了不需要你妈了是不是,我早就看出来你这个不孝子了,你真正是有了老婆忘了娘啊!”

    张丽华说完瘫坐在沙发上哭了起来,林夕站在一边一语不发,沈千越却是最头疼的一个,今天的事已经让他够闹心的啦,没想到他妈还来凑闹。

    沈千越抓抓头发,一脸愁苦的说道:“妈,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和林夕的事应该由我们自己来解决,你说你这是何苦呢?”

    张丽华哭了一会听沈千越的口气软了下来,拭干眼泪对着沈千越说道:“好,如果你要我不参合你和林夕之间的事也成,只要你答应我你和她必须离婚,我出门扭头就走。”

    沈千越闭眼,脸色渐渐变得铁青,他垂在侧的手紧紧握住,声音一改往的温润,带着嘶吼般的咆哮,就像在做最后的拼搏一般,他说:“妈,你能不能体谅一下你儿子,这么多年了我已经过的够辛苦了,你还想咋样?”那声音凄凄惨惨,却带着浓浓的委屈。

    张丽华怔在原地,半响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儿子,你这是怎么了?”在她的记忆里,沈千越一直是最温顺的孩子,什么时候向过今天这样?

    “没怎么,我只是今晚很累,妈,我求你了,你回去吧。”沈千越的声音又变得温润起来,只是神色依然很暗淡。

    “可是,儿子,你不知道刚才我看见林夕和......”张丽华望着儿子这样,说话竟然变得吞吞吐吐起来,她本是要告诉沈千越她今晚在楼下碰到林夕和她的男上司在一起拉拉扯扯暧昧不清,她本是要让沈千越和林夕离婚的,可是,此时看见沈千越这般模样,她竟然怔的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妈,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放心好了,你老人家的愿望我会帮你实现的。”沈千越突然笑了起来,竟然也笑的那般好看。

    林夕望着沈千越,她突然觉得今晚的他异常陌生,她都有点快要认不出他来了。隐约间,林夕觉得她和沈千越的婚姻就要到头了。

    张丽华有些害怕沈千越的反应,走过去伸手抚上他的发顶说道:“孩子,你没事吧?”

    沈千越淡笑,“妈,你回去吧,就算我求你了。”

    张丽华有些不安的点头,然后转走了出去。

    客厅里又变得安静了下来。

    林夕没有说话,更确切的说是她在等沈千越说。

    客厅里诡异的安静,沈千越低着头坐在沙发的一角,林夕静静的等着,心竟然平静如水。

    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林夕听到沈千越对她说:“对不起。”

    林夕感觉她心里发慌的难受,她不知道沈千越为什么要跟她说对不起,那句“对不起”到底包含了多少她不知道的事?林夕依然沉默的,此时此刻她竟然发现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林夕,对不起,我骗了你。”沈千越轻声说道。

    林夕的子轻颤,她无法接受沈千越的那句“我骗了你。”她宁愿他告诉她,他和那女的上只是一时酒后乱,又或者说是更加狗血的桥段,亦或者是他被别人灌了迷药等等,如果那样她想她是可以接受的,毕竟在她的心目中,她也不是纯洁的,又何必这样苛刻的来要求沈千越。可是,沈千越却告诉她,是他骗了她。

    林夕这一生最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欺骗,当初选择和沈千越在一起就是因为她觉得他是一个在她面前永远都不会说谎的人,永远都值得她信赖的人,没想到她还是错信了他。

    林夕的心里乱极了,她不知道沈千越为什么要跟她道歉,他到底骗了她什么?

    她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嘴唇却抖得厉害,她就将手指塞进嘴里,狠狠的咬住手指直到嘴里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她才微微回神过来。

    “林夕,对不起,其实我的病早就好了,我和那个女的也来往有一年多了........”耳边是沈千越低低的呢喃,林夕觉得她无法再听下去,她“霍---”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语序有些凌乱的说着,“那,那个,千,千越........我...突然...间觉得.....有些困了....,我们还是....睡觉吧。”林夕说完不顾沈千越在后喊什么,几乎是跑着进了卧室。

    关上卧室的门,林夕的子顺着门板下滑瘫坐在地上,她再也抑制不住的哭了出来,林夕捂着嘴低低的抽泣着,眼泪顺着指缝一直往下流,原来,他的病早就好了,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已经一年多了,这一年多他和她同共枕,而在那时候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别的女人,既然这样他为什么不跟她谈离婚的事,只要他说,她会答应他的。林夕闭眼想着刚才他说的那句话,心竟然也会痛,但更多的却是羞辱,她觉得她就跟白痴一样可笑,想起那天晚上,她还向他求欢,那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

    她原以为她和沈千越之间是没有感的,即使他对她做了什么事她都不会伤心难过,可是当事真正发生时,她突然发现原来她会这般的害怕。

    这时,她的电话响了,林夕拿起电话接起,电话那端传来徐燕兴奋的声音,“林夕,你睡了吗?明天已经六号了,你答应我要提前过来的,现在还算不算数。”

    林夕刚张嘴却发现嗓子又肿又哑竟然说不出话来,害怕徐燕起疑心,连忙挂了电话。

    过了一下徐燕的电话又打了过来,林夕努力的调试着自己的嗓音,确定能说话的时候才慢慢的接起,耳边传来徐燕焦急的声音,“林夕,你那边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怎么不说话就挂了电话?”

    林夕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我能有什么事,刚才不是在做面膜吗不方便接电话。”

    徐燕说:“吓死我了,以为你又出什么事了。还好没事。”

    林夕笑着问徐燕,“你刚才不是问我六号有没有时间上去吗?我明天跟单位领导请了假就上去。”

    徐燕笑了,“你傻了,你忘了现在你的领导是陆年华,你放心好了,我早就帮你请好假了,跟他说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林夕不说话,知道徐燕跟陆年华的关系很熟,徐燕替她请假,陆年华一定会答应的。

    “那好吧,明天早上我就上去。”

    “好,就这么说定了。”徐燕兴奋的说道。

    挂了徐燕电话,林夕想这样也好,她在徐燕那边先呆两天,至于她和沈千越之间的事等以后再说吧。

    那一夜,第一次她和沈千越分而眠,虽说他们之间的感不是多好,但是相处一直都是很融洽的,像今晚这种况还是第一次。

    林夕躺在上,想着她和沈千越五年间走过的风风雨雨,虽说两人之间没有什么感,但是五年间的相濡以沫,就是磨也磨出点感来了,只是她没想到沈千越的子好了竟然瞒着她,她还一直以为他那方面有问题,不想却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一年多了,林夕无法想象沈千越在和她生活在一起的时候竟然同时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滚单........

    睡吧,睡着了什么都不想了,林夕这样安慰自己,闭上眼满脑子都是沈千越和那个女人在上翻滚的画面,不知是心里作用还是怎么的,黑暗里,她竟然看见了那个女人在对着她微笑......画面急速转化,下一秒林夕又来到了医院,医院的走廊里站满了人群,林夕隔着好几重人看见沈千越的那个相好,她着大肚子,在人群中转对着她微笑,突然她穿过人群来到林夕的边,林夕发现那个女人的脚下全是血,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女人白色的棉布裙子,那个女人突然大叫着肚子疼,说是林夕杀死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林夕摇头,说自己没有,那女人不依,将林夕的手举了起来,林夕看到自己的手上全是血.......

    林夕心里恐惧极了,大叫一声从上坐了起来,睁开眼,面对她的是无尽的黑暗,她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湿透,林夕舒了一口气,原来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只是那个梦境异常清晰,仿佛那个事真的就会发生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执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