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桉桑 书名:执念
    收拾完碗筷已经九点了,沈千越从厨房里走出来,正好看见林夕坐在客厅里给贝贝辅导功课,璀璨的灯光打在她白净的侧脸上,呈现出淡淡的柔美。

    沈千越痴痴的望着眼前的两个人,一大一小,一个清纯中透着妩媚,一个俏皮中透着可,却都是上天赐给他最好的礼物。

    沈千越有很多次会想,难道是上天怜悯他沈千越,才将她们送到了他的边,林夕一直都说是他在她最困窘的时候拯救了她们娘俩,她却不知其实是她们娘俩拯救了他。

    他是一个不完整的男人,在他和林夕没结婚之前,他就想好了这病如果看不好,这辈子就一个人生活下去,却不想到最终他还是娶了林夕,并且林夕用自己肚中的孩子很好的隐瞒了他最隐晦最难以启齿的。

    就这样,他在外人眼里也成了一个好丈夫,好爸爸,可是只有他知道他这个丈夫做的有多不合格,有很多次他都不忍让林夕这样一直孤单下去,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也有女人的正常所需,可是他却给不了她,永远也给不了........

    想起这些,沈千越心中是多么的苦涩,微微闭眼阻止这种纷乱的思绪在继续下去,再次睁开眼,眼中已经恢复清明。

    许是被他看得久了,林夕转过了来,对上他漆黑的眸子,她微微一笑,表温柔的就像一汪水。

    沈千越微怔,抬脚走了过去。

    “贝贝的作业还没写完吗?”

    “完了,现在我就去给他洗个澡了睡觉。”

    林夕说完,领着贝贝去了浴室,房门关上的那一霎那,沈千越温润的脸色慢慢变得哀愁。

    给贝贝洗完澡哄他睡下已经很晚了,林夕从贝贝的小卧室出来关好门朝着主卧走去,途中经过傅斯年住的房间时,脚步明显的快了一些,仿佛害怕傅斯年会突然从房间里伸出一只手来。

    夜是寂静的,林夕顺利的进了主卧,傅斯年也没有再出现在她的面前,一切都显的那样平静,如果不是她知道傅斯年今晚就住在这里,或许她会以为今天跟每天中的任何一天一样就是这么的和平。

    可是她却知道他在,也知道他此时此刻并没有睡着,这样的夜晚,她和他隔墙而眠,至于傅斯年是怎样想的,她不得而知,可是她的心却很乱,只要是有他在的地方,她觉得自己就没办法像个正常人一样。

    林夕进去的时候,沈千越已经睡了,他背对着她,宽敞厚实的背脊彰显着男人的威武,林夕换了丝质睡衣躺在了沈千越的侧。

    她柔软的体有意无意的蹭了沈千越一下,沈千越的体微微动了一下。

    “千越,你睡了吗?”耳边传来林夕甜腻的声音。

    “还没有。”沈千越答道。

    “哦。”

    林夕伸手从后面搂住了沈千越的腰,好让自己的柔软的体更贴近他一点,她饱满坚-的双峰挤压在沈千越的后背上微微磨蹭。

    沈千越是男人,如果说连林夕的这点暗示都不懂的话,是不是有些白痴?

    可是他却有自己的苦衷,尽管林夕在这方面从来也没有主动过,可是不代表她不想,沈千越心里细细的想着,体却是异常的僵硬。

    他和林夕结婚五年,这五年他尝试过任何方法,可是始终是不行,越是不行他在林夕的面前越是没有自信,导致久而久之两个人都不再提及此事,有时候他实在憋不住了会说出对不起林夕的话,可是林夕总是一笑了之,总是返过来安慰他,说他们娘俩亏欠他的,弄的他每次都不好意思。

    离婚,他不是没有想过,可是每次面对林夕温柔贤惠的模样,贝贝可鬼精的笑脸,这样的话他怎么说的出口?

    沈千越拉回思绪,伸手握住林夕停放在他腰间的手,让声音尽量听起来淡然,“怎么了,很晚了我们快睡吧。”

    林夕不依,“千越,你们是不是很长时间都没有.......”

    林夕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沈千越堵了回去,“没有吻了吗?”说完不等林夕反应过来,他的唇就印了上来。

    他的吻不似傅斯年那般霸道,却是极温柔小心的,就如同在亲吻最珍惜的人般,在她红唇上印上了淡淡一吻。

    林夕,对不起,我能给你的只有这些。

    沈千越松开林夕的体,微笑着说:“好了吧,现在可以乖乖睡了吗?”

    林夕不说话只是将头埋进被子里,很久之后她才抬起头,眼睛里带着淡淡的祈求,“千越,今天我们做一次吧,一次就好。”

    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头灯,光线很暗,沈千越望着林夕凄楚的脸颊,心竟然瞬间变得极其柔软,心里却更加的痛恨自己,为什么他会这么的无能,同房本是夫妻间的常事,他却让它变成了他们之间最奢侈的东西。

    沈千越手伸进被子里,摸了摸自己还算坚的老二,心里默许,这次就让他在她面前一展雄威吧。心里下定决心,沈千越一个翻压在了林夕的上。

    昏暗的光线下林夕的脸颊微红,沈千越望着下的美人儿,瞬间乱了呼吸,他三下五除二的扒光了林夕上的所有衣服,然后很快的扒光自己的,当两人面对的时候,林夕还是有些羞怯的别过了头。

    却听见沈千越有些兴奋的说:“小夕,我觉得我这次可能会成,我觉得自己现在好有感觉,你呢,感觉强烈吗?”

    林夕点点头,沈千越却更加兴奋起来,“小夕,你准备好了吗?我要进了。”

    林夕不说话,紧绷着子等待着沈千越的进入,沈千越在林夕上磨蹭了一会,兴奋的叫道:“小夕,我进了是不是?是不是进了?”

    林夕顿时感到一阵汗颜,只是小声的提醒他,“千越,还没有,我没有感觉到它进到里面。”

    沈千越低头看了一眼顿时沮丧的说道:“小夕,对不起,我还是不行。”

    林夕摇头,“千越,没有关系的,我想你会好起来的。”

    沈千越整个人瘫坐在上,神极其沮丧,“对不起,对不起.....小夕,我对不起你.....”

    林夕转抱住了沈千越的体安慰道:“今晚都是我不好......”

    “没有,你很好,是我......”沈千越抬头将林夕看了一会,突然问她,“小夕,你今晚真的很想吗?”

    林夕点点头又摇摇头。

    沈千越一个翻将林夕压在下,他高大的躯伏在她上,温和的眸子看着林夕说道:“小夕,既然你想要我就满足你,不过你知道的我的能力毕竟有限。”

    林夕微怔,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就在愣神间,沈千越修长的手指已经探入了她的下体慢慢的律动开来,这样异样的感觉顿时引来林夕的一阵的难堪,她羞于沈千越对她的这种方式,却一边又在莫名的喜欢着。

    心里想到隔壁的傅斯年,两人一墙之隔,她今晚向沈千越求欢不就是为了刺激傅斯年吗?不就是故意让他知道然后知难而退的吗?

    心里如此想着,林夕细碎的呻-吟声从口中溢出,不大不小,却足以让隔壁的他隐隐约约听的清楚。

    此时的傅斯年,他躺在不属于他的陌生环境里,今晚的他什么也不想做,大脑一片凌乱,他原以为住进林夕家,他就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可是却不知她和沈千越的关系比他想象中的要好。

    这时候他该知难而退吗?

    不,绝不,在他傅斯年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屈服这两个字。

    思想正在抛锚的他,突然听到从隔壁传来一阵阵细碎的声音,那声音弱弱的,带着女人特有的媚骨,一声一声浪-叫,却搅得傅斯年的心更加的烦乱。

    傅斯年几乎是反的翻坐起,他的耳朵贴近墙壁,听着从那边传来的动静,眼睛瞬间窜上了两团火,他修长的手指攥得极紧,像是在极力的克制某种愫的喷发。

    “霍--”的一下,傅斯年拉开房门向外冲去,他走的极快,站在主卧的房门前,他几乎是想也没想就伸手握住了房间的门把手,只要手腕稍稍用力,门就会被推开,里面的形就会暴露无遗,可是他要这样做吗?如果做了,林夕会怎么看他?是不是会更恨他一点......

    傅斯年就那样站在门口,静静的听着房间里的动静,他告诉自己如果房间里再发出一点动静的话他就冲进去,可是,自从站在门口后,房间里突然变得很安静,诡异的安静,傅斯年就那样静静的站着,直到房间里的灯熄灭,他依然站着,不是他不想离开,只是要举步离开时,才发现自己的双腿竟然像是灌了铅一般的僵硬。

    站在阳台上,望着窗外零星的灯光,傅斯年掏出一支烟点燃默默的抽着,白色烟雾笼罩在他的头顶,傅斯年眯眼,眼神迷离间,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林夕躺在他下的表,他记得林夕在高-潮的时候是会流泪的,他一直都以为这是林夕给他一个人的专属,即使林夕嫁人生子,他的这个想法也没变过。

    因为在他的心里,林夕总是纯洁的美丽的,即使他知道一个女人生过孩子意味着什么,可是他却总不愿意去承认。

    人有时候是很奇怪的,有些事即使你很在乎,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那么你也不会将它想的太坏,因为你总是莫名的留给它一个可以还原的空间。

    傅斯年狠狠的连吸了几口烟,直到被烟呛得流泪,他才停了下来,直到此时此刻,他才察觉到他和林夕已经越走越远......

    尽管他不想承认,可是事实就摆在那里。

重要声明:小说《执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