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第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桉桑 书名:执念
    周一下午,林夕拿起放在桌角的有关招商引资的资料细细翻看,就被胡潇潇一把夺了过去,“林姐,别看了,今晚有一个活动,我们去参加。”

    林夕以为又是胡潇潇搞得什么“80、90庆典活动。”想起那晚那个疯狂的场面,林夕承认她已经out了,和那些个没结婚的小男生小女生比起来,她已经算是半老徐娘了。

    虽然她在年龄上也只是大他们几岁,可是这心态和生活的方式,林夕都觉得他们已经严重不在一条水平线上。

    她现在终于明白结了婚的和没结婚的最大差别是什么?就是对生活的乐趣,林夕承认自从她结婚的那一刻起,她的生活就没有了任何乐趣可言。

    因为结了婚的人通常干什么事都是有针对的。

    林夕放下手中的笔望着胡潇潇说道:“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今晚我答应千越早点回家陪贝贝的。”

    胡潇潇笑道:“好一个贤妻良母啊,可是林姐,尽管你说的天花乱坠,今晚的晚会你还得参加,谁让你是今晚的主角呢?”

    林夕有些懵了,“潇潇,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成了宴会的主角了,难道今天是我生不成。”

    胡潇潇笑的更欢实了,“林姐,今晚可比你的生重要多了,今晚是市委书记钦点给你的庆功宴啊。”

    “庆功宴?庆什么功?”林夕一脸震惊。

    胡潇潇一副看着白痴模样的表,望着林夕痞痞地说:“姐姐,你不会是要告诉我,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今晚的这个聚会吧。”

    “我真的不知道呀。”林夕头痛的揉揉太阳

    胡潇潇一拍脑门记起来了,周五下午开会的时候林夕正好有事请假不在。

    于是胡潇潇就将成建忠那天下午开会说的重要事对林夕说了一遍,其中当然包括成建忠在会上表扬林夕的聪明能干等等。

    林夕汗颜,但是马上又想到问题好像不太对,她招商引资的事竟然惊动了市里,并且是市委书记亲自来为她办什么庆功宴,这是不是有点太那个啥了。

    至于是什么,林夕没好意思说出口。

    林夕望着胡潇潇说:“潇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知道胡潇潇的格直爽,通常况下干什么事都讲究雷厉风行,说话更是直来直去。

    胡潇潇看了林夕一眼,忽闪着她的大眼睛说道:“林姐,我说了你不要生气啊。”

    林夕瞥了胡潇潇一眼说道:“说。”

    “他们说我们这次之所以能挖到这么大的老板都是因为市委书记给引荐的。”

    林夕不说话,脸色渐渐冷了下来,拿起桌上的白开水抿了一口,“接着说。”

    “所以,大家现在猜测你和市委书记的关系?”胡潇潇望着林夕小心翼翼的说道。

    其实,胡潇潇本人也很好奇这里面的曲曲折折。

    林夕冷笑,“还有什么好猜测的,上次不都早知道了吗?”

    胡潇潇继续八卦,“上次都是捕风捉影的事,没人拿那个当真,可这次不一样了,姐姐你想想,两个月不到,你就拉到了万胜集团的老总来咱们宁化县投资,那对于一般人来说,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万胜集团的老总是谁?那是傅斯年啊,听说此人在商场上做事手段毒辣,对于自己的对手从来不留后路。尤其是他的格,如果不是跟他很熟,连句话都说不上,更别说是来一个小地方投资了,你别告诉我,他那么大的老板是看上了宁化县这点陶瓷产业。还有更绝的呢,听说傅总的一个眼神都可以杀死一个人........”

    胡潇潇一边说着脑海中自然而然的想起了那晚傅斯年的眼神,果然锋利如剑,那时候胡潇潇就在想,原来书上说的一个眼神可以杀死人是这样的。

    现在想起来,她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林夕听着胡潇潇在她耳边叽里呱啦的说着,心里却在想,傅斯年能来宁化县投资她也意外的,本以为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关于她和傅斯年早就认识这件事,她跟谁都没说过只是想让它成为心中永远的一个秘密,现在看来是她将自己在傅斯年心目中的地位抬的太高了,本以为他是念作旧来宁化县投资的,可是经胡潇潇现在这么一说,她也觉得市委书记左栋梁在后面作的可能会更大一些,毕竟傅斯年之前并不知道她在这里。

    林夕心里做了简单的思量之后望着胡潇潇说道:“你也这么认为?”

    胡潇潇有一丝尴尬,支吾的说道:“本来我是不相信的,可是后来听别人说,市委书记已经跟成局要了你,让你去a市工作,这是不是意味着........”

    胡潇潇后面的话没说,但是林夕也懂胡潇潇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傍晚时分,空气中微风徐徐,大地的余温打在人的脸上,舒服极了,林夕和局里的同事站在大门口等待成建忠的到来。

    这时,王语嫣凑了过来,她今天的妆容很精致,在淡淡的夜色里,呈现一种朦胧美,林夕望了王语嫣一眼问道:“小王,有事吗?”

    王语嫣干笑了一下说道:“也没什么事,就是想祝贺林姐马上就要高升了。”

    林夕也笑,“高升不高升,现在还言之过早。”

    面对林夕的冷言冷语,王语嫣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但还是努力保持着淑女式的笑容,“林姐这说的哪里话,高升是迟早的,妹子我只是想沾沾林姐的喜气,希望以后也可以在事业上有所成就。”王语嫣望着林夕那张出尘的容颜,心里越发的嫉恨了,老天爷没事,干嘛要把眼前的这个女人生的如此漂亮,让她在男人面前如此吃的开。

    “林姐真是美若天仙,难怪市委书记都要亲自来帮林姐办庆功宴,这不得不承认,工作再努力认真也比不过长的一张漂亮脸蛋。”

    林夕没有说话,眼睛只是笑望着别处。

    有时候无言的对抗才会给讨厌的人最大的羞辱。

    果然,王语嫣说了一会不见林夕回答,气的跺脚走开了。林夕冷眼瞧着王语嫣离开她后站在一推人群中对她指指点点,不难想象王语嫣此刻正在用什么恶毒的言语来编排她。

    编排就编排吧,反正她又听不到。

    这时候程建忠出来了,今天的他穿的格外的精神,竟然意外的对林夕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那笑却不似平里嬉皮笑脸的模样。

    招商局是个穷单位,又因为女同志比较多,所以大多数人都是没有车的,为数不多的几辆车里都挤满了本单位的职工。

    林夕顺理成章的坐在了成建忠的车里,林夕才注意到成建忠今天车厢里喷了一些香水,味道很好闻淡淡的很香.......

    “小林啊,想不想到市里工作?”成建忠一边开车一边和她闲聊,虽然听起来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但是林夕知道成建忠绝对是话里有话。

    “不想,我觉得小县城好的,也适合我这样的人呆。”林夕想了一下说道。

    “小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市里条件多好,将来不论对你,对家庭,更重要的是对孩子都将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难道你就没有考虑过吗?”

    “没有。’林夕望着窗外一闪而逝的夜景淡淡说道。

    成建忠看她如此不上趟,也不再和她交谈。

    车子很快抵达了老地方-----南门山庄。

    成建忠将车子停好之后并没有马上进去,而是站在酒店的门口等人,林夕也顺势站在了成建忠的侧,她知道成建忠在等谁。

    不大一会儿,两辆白色的越野车驶入林夕的视线,林夕的秀眉微皱,看着成建忠迎了上去,她也跟着走了上去。

    “左书记您好,陆市长好,一路辛苦了。”成建忠摆出他招牌式的微笑,上前的跟两人握了手。

    林夕也含笑上前,刚要开口同左书记问好,就听见左栋梁的声音,“小林,好久不见了。最近好吗?”

    林夕淡笑,“还好,劳烦书记挂心。”

    左栋梁瞅了边一眼笑着说道:“我挂心不碍事,怕是有些人可一直将你放在心上呢。”

    林夕望着左栋梁后的陆年华,淡淡的夜色遮去了他脸上温润的笑意,看不出来他此刻是什么表,林夕只是依稀觉得那双好看的桃花眼望的她无处可逃。

    好再刚才左书记说话的声音不大,再加上夜色中,林夕羞赧的脸色没人瞧见,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众人了。

    想起那晚徐燕对她说的话,她虽然不知道那里面真实的成分有多少,可是再次面对陆年华时,她却已经做不到那么坦然了,更多的是开始逃避。

    林夕公式公话的朝陆年华打完招呼之后,就混入人群中走进了大厅。

    陆年华当然看出了林夕的不同寻常,他的眉毛轻微蹙起,望着林夕消瘦的背影,微张的嘴唇慢慢的抿成一条直线,心里却是说不上来的郁闷。

重要声明:小说《执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