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桉桑 书名:执念
    黑暗里,傅斯年犹如一头困兽一般,一双深邃的冷眸紧紧的锁住林夕巴掌大的小脸,她的五官还是那么小巧精致,粉白的肌肤上泛着淡淡的红晕,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媚可人。

    “小夕.....”傅斯年走近她,粗造的指腹摩挲着她柔嫩的肌肤,引来她不安的皱眉,她的眼睛微闭,长长的眼睫毛垂下来,就像一把小小的折扇,她睡觉的样子美极了,傅斯年痴痴的看着,脸上隐隐闪过一丝轻笑。

    有多久,他没有这样仔细的看过她了,原来时隔多年,她还是那么美丽。

    傅斯年将林夕从树干上拉了起来然后拥入自己怀中,却被林夕一把推开,她的脸上带着慵懒的笑意,声音竟也像孩子般顽皮,“潇潇,别闹了,让我睡会,我好累。”

    傅斯年哄着她,声音是连他都察觉不到的温柔,“好好好,你睡,什么都依你,可是在这里不能睡,要睡我们也得到家里睡才行。”

    说着,他将她重新揽入怀中,修长的手指轻轻拍着她的背,就像是在哄一个小孩子般,任由她在自己的怀中撒

    当胡潇潇拦到车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她望着那个长相俊美的男子,一脸惊讶,这时,傅斯年也看到了她,抱起林夕朝这边走来,立在出租车前,声音是一贯的冷厉,“把车门打开。”

    胡潇潇愣了两秒,然后才反应过来,立即跑过去拉开了车门,傅斯年将熟睡中的林夕小心翼翼的放入了车内。

    “你坐进去。”傅斯年望着胡潇潇声音不带一丝温度。

    “哦,好的。”胡潇潇又呆愣了两秒钟后,快速的上了车坐在林夕的边,让她的体靠在自己的腿上。

    傅斯年给的哥付了钱之后,然后对着胡潇潇说:“记住,管好自己的嘴巴。”

    “嗯嗯。”胡潇潇连连点头。

    直到车子开出很远,胡潇潇仿佛才如梦初醒,想起刚才的那个男子,心里一阵哆嗦。有一种人,他天生就有一种王者气质,无须对别人做什么,只要一个眼神,就可以让你为他心甘愿,哪怕去死。

    胡潇潇敢肯定,刚才的那个男人就是这样一种人。

    不过,那个男人真的好帅,虽然不似陆市长那样迷人,但是看起来好有型,尤其是他健硕的材,让女人一看都会浮想联翩。

    胡潇潇不安的摸摸自己发烫的脸颊,真的是太兴奋了,光是这样想想,就让她脸红心跳好半天。

    第二天,当太阳露出第一束光芒时,林夕就醒了,坐起时传来一阵头痛裂的感觉,林夕皱着眉揉揉发疼的太阳,望着宽大的卧室,淡粉色的窗帘将室内衬托的温馨浪漫。

    “你醒了。”耳边传来沈千越熟悉的声音,林夕回头,看见沈千越手里端着一碗醒酒汤走了过来。

    “.......”

    “来,把这个喝了,你就会舒服很多。”林夕很听话的端起汤碗一饮而尽。

    沈千越一边收拾着汤碗一边说:“昨晚怎么会喝这么多,幸亏潇潇送了你来,不然怎么让我放心?”

    “.......”

    林夕闭着眼努力回想着昨晚的事,她只记得她给郁总敬酒来着,然后她就喝酒了,她记得她喝醉之后好像看见傅斯年了,他的样子是那么清晰,尤其是那双眼睛,就算是一辈子她也忘不了。

    可沈千越明明说是胡潇潇送她回来的,难道真的是她酒后的幻觉?

    林夕想了一下还是对沈千越问道:“昨晚,我喝醉了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啊,昨晚你一来就睡下了,什么话都没说,一夜很安静。”沈千越说话时一副认真的模样。

    林夕突然笑了起来,“我就知道我酒品很好了,只是想问问而已,没什么事.”

    沈千越对林夕反常的样子也不加理会。

    林夕进入办公室的时候,就看见胡潇潇一脸萎靡的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林夕走过去一巴掌拍醒她,“哎,别睡了,这是上班时间,注意点自己的形象。”

    胡潇潇睡意朦胧的抬起头望着林夕说道:“林姐,都怪你,害我昨晚一夜没睡好。”

    林夕不知道,胡潇潇哪里是一夜没睡好啊,简直就是一夜没睡着,一整夜都在想那个神秘的帅男。

    “这怎么怪我了,是我让你一夜不睡觉了吗?”林夕瞪了胡潇潇一眼。

    胡潇潇刚要反驳,突然脑海中想起神秘男神的那句话,“管好自己的嘴。”所以,她怏怏的闭嘴了。

    一上午,胡潇潇什么都没干,只是眼巴巴的瞪着林夕看,林夕也不理她,只要她喜欢看,看多久就看多久,她才懒得管她呢?

    这时,突然听到胡潇潇慢悠悠的吐出一句话,“林姐,你命真好,有那么多帅哥喜欢你。”

    林夕写字的手微微一顿,抬眼望向胡潇潇呆愣愣的模样说道:“潇潇,你中邪了?”

    胡潇潇叹了口气,声音无比哀怨的说道:“要是中邪就好了。”

    林夕没懂她什么意思。只是摇摇头不再理会,毕竟这丫头时不时的会冒出一两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她倒也见怪不怪了。

    由于胡潇潇今天的话特别少,办公室里显得很安静,林夕低着头沙沙的在纸上写着东西,这时,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从外面走进来两三个人。

    成建忠走在最前面,后面的那个人是.......

    林夕站在原地,静静的望着他,男子一蓝灰色手工西服,熨烫平整的贴在上,脸部的线条冷厉刚硬,五官仿佛刀削一般立体有型,浓黑的剑眉直入双鬓,一双冷厉的黑眸望着她,淡淡的看不出一丝表

    他怎么来了?

    这是林夕见到傅斯年后的第一反应,然后将目光挪向他的旁边,那个小个子南方男子此时站在他的后,林夕顿时明白了一切。

    原来,弄来弄去,最终她还是和他纠缠到了一起,她费尽心思挖到的大客户原来是他?难怪她会觉得这一切来得不是一般的顺利,原来都是他在幕后作。

    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是想弥补对她的亏欠吗?她不需要。

    这时,成建忠已经走到了林夕面前,对着她笑眯眯的说:“小林啊,我今天要给你介绍一位大人物,你一定想不到他是谁?”

    林夕故作一脸好奇,笑着说道:“谁呀,能值得成局郑重引荐的必定是个大人物。”

    成建忠指着傅斯年笑着对林夕说:“这位可是我们的大贵客,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大名鼎鼎的万胜总裁傅总裁。”

    林夕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脸上故作震惊的伸出手说道:“副总裁,久仰大名。”

    傅斯年望着她,冷厉的黑眸扫过她的脸颊,他的薄唇微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林夕感觉空气都在一瞬间变得稀薄,她努力让自己坦然面对傅斯年,脸上继续保持着那公式化的笑容,此时此刻,连她都感觉这笑容有多假,心里更是急的发慌,傅斯年,别在这样看我,再看我就支撑不下去了。

    就在林夕精神快要奔溃的时候,才听到傅斯年冰冷如常的声音,“林科长,幸会。”

    就在林夕愣神间她的手已经被傅斯年紧紧握住,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十分用力,将林夕的小手捏的一阵疼痛,仿佛是在对她做某处惩罚,林夕忍着痛,脸上依旧笑容灿烂,看不出一丝异样。

    “小林啊,傅总裁是咱们的大客户,你晚上可得好好的招待人家啊。”成建忠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林夕淡淡一笑说:“好的。”

    两个人就这样不动神色的望着彼此,正所谓,敌不动我不动。

    在傅斯年面前,她始终保持着温柔的笑容,曾经多少次她以为再见面她会不可抑制的哭出声来,却想不到短短两个月时间,她竟能变得如此淡定。

    难道她真的已经不在乎他了吗?可是为什么心里还会隐隐作痛。

    傅斯年走后,林夕瘫坐在椅子上,全竟然没有一点力气,这时听到胡潇潇低声说道:“好帅啊,今天看起来似乎比昨晚更帅了。”

    林夕的神色突然一顿,她“霍--”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一双清冷的眼睛盯着胡潇潇说道:“潇潇,你说什么?”

    胡潇潇被林夕的气势吓到,呢喃的说道:“我...没说什么啊?”

    林夕突然变得不依不饶起来,走近胡潇潇声音带着一丝急切,“是不是昨天晚上你看到他了?”

    “我,.....是。”在林夕眼神的迫下胡潇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林夕没再说话,人已经冲出了办公室,一路上,她走的极快,仿佛有一股力量在催促着她一直向前走。

    走至成建忠办公室门口时,听见从里面传出淡淡的交谈声,林夕的脚步突然顿住,整个人仿佛鬼神附体一般僵硬,过了很久,她才反应过来,她刚才是怎么了?

    是要去找他算账吗?还是准备给他一个响亮的耳光,林夕在心里想,这样固然能解恨,可是找他算账能怎样?给他一个耳光又怎样,这种种的表现只能说明她在乎他,那么她刚刚在他面前努力伪造的一切不都白费了吗?

    林夕又颓废的转,仿佛是突然间耗尽了全所有的力气,这时,局长办公室的门开了,成建忠从里面走出来,望着林夕时一脸惊讶,“小林,你有什么事吗?”

    “哦,没事,我只是想来告诉你晚上饭局定在了南门山庄。”

    “好的,你有心了。”

    林夕说完这句话慢慢的走了出来,她觉得她的绪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失控过。

重要声明:小说《执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