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桉桑 书名:执念
    林夕接到通知,说万胜集团的郁总今天会到宁化县实地考察。

    林夕在高兴之余,将这事上报了成建忠,然后又和成建忠一起风风火火的去了县政府,和当地生产陶瓷的小厂子商量怎么更好的展示宁化县的陶瓷产业。

    总之,直到把所有的准备都做足以后,林夕才得空摊在椅子上休息。

    这时,胡潇潇凑了过来。“林夕,没发现你还是个女强人啊。”

    面对胡潇潇的调侃,林夕微微一笑,“什么女强人,我只是想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罢了。

    ”

    胡潇潇看了林夕一眼说道:“林姐,现在像你这样的人不多了,大家谁不是干工作,但是像你这样豁出命的干工作倒是头一个。”

    林夕淡笑,“你是说我死板吗?”

    胡潇潇摇头,“其实我佩服你的,什么都干的那么好,是你改变了我对漂亮女人的看法。”

    “什么看法?”林夕拿起桌上的水杯抿了一口说道。

    “以前啊,我总觉得漂亮女人都是大无脑,不管她们的事业做得有多辉煌,在我眼里都是一文不值,因为我觉得她们的成就仅仅是依附在男人上的。”

    林夕笑着说:“现在呢?”

    “现在从你的上,我发现其实也完全不是这样,林姐,我现在发现我越来越崇拜你了。”胡潇潇突然笑嘻嘻的对林夕说。

    “去你的,我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崇拜的,我只是干什么事都喜欢争着一口气,从小到大,别人都把我当花瓶看,都以为我是个只会卖萌不会认真学习的女生,他们越是这样看我,我越是要考出优异的成绩给他们看,直到考上了重点高中,之后再考上了重点大学,别人对我的看法才有了改观。”

    阳光淡淡的打在林夕的脸上,带着柔和的光芒,胡潇潇看过去时,觉得林夕整个人就像镀了金子一般,闪闪发光。

    林夕喝了一口水,接着说:“其实我是一个很倔的女人,只要是自己认定的事,我就是再苦再累我也会咬牙坚持把它走完,我是那种明明伤心到极点也要在别人面前逞强,却躲在没人的地方哭的女人。”

    房间里静静的,似乎没有一点声音,林夕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盛开的芍药淡淡的微笑,过了好久,才听见胡潇潇的声音,“林姐,我以后要向你学习。”

    林夕扭头看着胡潇潇,只是笑而不语。

    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打破了室内的宁静,林夕和胡潇潇几乎是同一时间回头去看。

    王语嫣踩着高跟鞋迈着优雅的脚步走了过来,她小巧的脸上带着惯有的微笑,“林姐,恭喜你,这么快就拉到了一个大客户。”

    “谢谢。”林夕坐直子,脸上带着浅笑。

    王语嫣找了个凳子坐在了林夕的对面,望着林夕精致的五官说道:“其实我早就知道凭林姐的美貌,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只是没想到这一切会来的这么快。”

    林夕不说话,望着王语嫣被细细勾画的眼线轻笑。

    王语嫣接着说:“我自知没有林姐的容貌,但是同样作为女人,我必须要提醒林姐一句,漂亮的女人固然能吸引男人,但是如果拿着自己漂亮的容貌到处招摇撞骗,那势必会引来杀之祸呀。”

    王语嫣说的轻描淡写,可是话中的意思却处处透着尖锐刻薄,这要是搁在以前的林夕,早就一个大嘴巴子抽了过去,可是如今的林夕已经在这些事上变的处变不惊。

    林夕望着她,嘴角含笑,声音一贯的温柔动听,“谢谢你的提醒,孰轻孰重我自有分寸。”

    “那好,我们拭目以待。”

    王语嫣说完这些话,起扭着她感的部扬长而去。

    “林姐,这样的人,要给我早就一个大嘴巴子抽了过去,有她这么说别人的吗?自己什么货色也不看看,就敢跑来说三道四。”

    林夕笑了一下对着胡潇潇说道:“别理她,下午三点左右万胜的郁总就会来,我们也该准备准备了。”

    “嗯。”胡潇潇点头。

    下午三点左右,三辆黑色轿车停在了百元大酒店门口,车低调奢华,处处透着名贵,林夕虽然不懂车,但是还是一眼就能看出这三辆车的价格不菲。

    车停稳后,从上面下来一个小个子男人,白皙精瘦的脸颊,眼角带笑,林夕和成建忠率先迎了上去。

    “郁总您好,一路幸苦了。”成建忠上前一把握住了郁总的手,一副熟络的模样。

    “成局好,林科长好。”郁总跟程建忠和林夕分别握了手。

    林夕今天脸上略施薄粉,还点了唇彩,使得五官看起来更加立体精致。穿一条黑色长裙,高挑的个子,硬是将那裙子穿出一股波西米亚的风格来,立在人群中妩媚动人。

    郁总看过去的时候,眼前廓然一亮。

    “林科长,真是越来越美了。”

    林夕含笑,“哪里,还是老样子。”

    几个人客客气气的进入了酒店。

    坐在装修的精致典雅的豪包里,成建忠让郁总亲自点了菜,又要了几瓶茅台,几个人兴致高昂的喝了起来。

    林夕以前不喝酒,但是不代表她的酒量不行,记得上大学那会,傅斯年只要是出去和朋友小聚,必定会带上她,这么一来二去,慢慢的她的酒量也被练了出来。

    那时候她和傅斯年还只是同学,两人的关系也只是停留在相互暧昧的阶段,记得第一次出去喝酒,他的那帮哥们中就有一个人看上了林夕,囔着要让傅斯年把林夕介绍给他,当时,傅斯年一个字都没说。

    当时的林夕酒量还没有现在这么好,和傅斯年的几个哥们拼了几瓶啤酒,就已经微微有些醉意了,记得,当时她要去上厕所,傅斯年扶着她,问要不要陪她一起去。

    林夕摇头,一个人晃头晃脑的去了卫生间,上完厕所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傅斯年立在女厕的门口,林夕一紧张,脚下一晃整个人朝后栽去,多亏傅斯年一把手拽住了她,她才没能摔倒在地。

    傅斯年扶起她,两人就那么明晃晃的立在宽大的镜子面前,林夕望着镜子中他们拥抱在一起的模样,呼吸突然乱了起来,傅斯年温的气息喷打在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酒精的迷醉,不知怎么的,两个人就吻到了一起,她也忘记了当时到底是谁更主动一些,好像是傅斯年主动吻她的,也好像是她先把嘴递过去的,反正两个人就那么疯狂烈的吻到了一起。

    那是她的初吻,傅斯年吻了她很久才放开,两个人都喘着粗气,过了一会,他们又吻到了一起,一共三次,她美好的初吻就被傅斯年这样肆无忌惮的夺走了。

    出来的时候,林夕已经酒醒了一半,傅斯年半楼着她的腰,两个人亲密无间的样子惹来他朋友的一阵恶搞。自然之前想要追求她的那个男生也从此不敢再提此事。

    现在想来,那时候的她还真是荒唐的紧,林夕有时候想,当时她为什么会那么随便的就接受了傅斯年,他对她没有像别的男人那样变着花样的追求,讨她欢心,他对她只是用最直接的方法就让她做了他的女朋友。

    林夕想,也许不是方法问题,只是在她心里,很早就住进去了一个傅斯年,所以心已经沦陷了,那么所有的一切都只能说是不攻自破。

    “小林,想什么呢,来来来,给郁总敬杯酒。”耳边传来成建忠熟悉的声音,林夕回过神来,拿起桌上的茅台到了满满两杯酒。

    一杯递到郁总手里,一杯自己端着。

    “来,郁总,今天见到你很高兴,我敬你一杯。”林夕跟郁总碰了一杯酒,昂头下肚。

    火辣的酒水一路向下,灼烧着林夕的胃里一阵难受,但是林夕的心却看起来极好,然后又给两人各自到了满满一杯酒。

    “郁总,这杯酒是我代表招商局的全体员工敬你的,我代表他们祝你体健康,生意兴隆。”说完,林夕昂头又干了下去。

    林夕又到了第三杯,举起来看着郁总已经有些模糊的脸说:“郁总,这杯我是代替宁化县全县老百姓敬你的,谢谢你来为宁化县的人民造福。”

    三杯酒下肚,林夕已经晕晕乎乎的了,胡潇潇看不惯只能先送她回家。

    林夕思想其实还很清楚,她就是想今晚喝醉,好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只有喝醉,她才会想起那个人,那双让她心痛的眼睛。

    外面灯火辉煌,林夕被胡潇潇扶着歪歪斜斜的走着,胡潇潇拉着林夕靠在路边的树上,她说:“林姐,你先在这等一下,我去找辆出租车。”

    林夕点头,望着胡潇潇跑到了马路对面拦车。

    林夕闭着眼睛靠在树干上休息,黑暗中,她的胳膊被人拉住,她以为是胡潇潇回来了,笑着说道:“潇潇,你拦到车了?”

    那人不说话,林夕睁开眼睛,却望见了一张俊美冷凝的面孔,那双幽深冷厉的双眸静静的注视着她,林夕笑了,笑的有些心酸。

    她就说了,不能喝醉,一喝醉就容易看到他的影子。

    现在果然看见了。

    她望着他,笑的如此灿烂。

重要声明:小说《执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