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桉桑 书名:执念
    吃饭的地点定在了南门山庄,林夕赶过去的时候,他们已经要了酒开始喝了。

    “小林是不是?过来坐这边。”林夕一进门,就被眼尖的市委书记左栋梁叫住了。林夕本打算挨着同事王语嫣坐的,可被市委书记这么一叫,林夕站在原地,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来来来,过来坐这边,这里有一个空位子。”面对市委书记的再三邀请,林夕一时盛难却,不好推脱坐了过去。

    坐下来后,才发现这处境有多尴尬,一边是市委书记,一边是陆年华,她一个女人被两个大男人生生夹在中间,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林夕偷偷的望了陆年华一眼,发现对方也在看她,他妖冶的桃花眼蕴含笑意,帅气的让人无法直视。

    林夕迅速别开头,拿起桌上的一杯水咕咚咕咚喝了下去,想借机缓解一下有些错乱的心

    谁想,她刚放下水杯,陆年华的俊脸就朝她这边靠了过来,感的薄唇贴近她的耳朵,声音里带着一丝浅笑,“你刚才喝的那杯水是我的。”

    林夕一愣,紧接着整张脸红了个透,转头看他,发现他的笑意更浓了,林夕顿时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和她总共就见了两次面,两次都是让他看到自己最出糗的一面。

    “喝就喝了,干嘛做出一副理亏的模样。”陆年华笑望着她,满眼的疑问。

    “你的水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林夕瞪着陆年华,神色微微有些恼意。

    “你没说你要喝水啊,我怎么告诉你。”陆年华说这话时一脸无辜,再配上他那无害的笑容,当真找不出一点邪恶的样子来。

    可是林夕怎么看怎么觉得他笑的就像只狐狸般狡猾。

    左栋梁望着两人眉来眼去的模样,心想这两人八成是对上眼了,自己是个做长辈的,多少也得帮着介绍一下,年轻人头次见面,总是面子嘛。

    左栋梁指着陆年华对林夕说:“小林,你可能在这个圈子认识的人还不多,来,我帮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陆年华,a市最年轻的常务副市长,他可是我们a市未婚少女的梦中人呢。”

    这时,陆年华很配合的站了起来,面对众人投过来的惊艳目光,他总是保持着惯有的笑容,温和、迷人、感。

    林夕同样站了起来,望着陆年华脸上带着笑意,心想,陆年华,我看你怎么收场。

    谁知,陆年华伸出手很绅士的对着林夕说道:“陆年华,幸会。”

    林夕顿了一秒,也同样伸出手说道:“陆市长您好,我是林夕。”

    两只手握在一起的霎那间,林夕能清晰的感觉到陆年华握着她手的力道不轻不重,但足以说明他的存在。

    林夕坐定后,左栋梁对她说:“小林,既然认识了,也该敬陆市长一杯酒吧。”林夕站起来,先敬了左栋梁一杯,然后又倒了一杯酒端了起来。

    “陆市长,来,我敬您一杯。”

    陆年华也站了起来,他硕长的体足以高出林夕半个头,此时,他正端着一杯酒,妖冶的桃花眼斜睨着她,说不出的帅气迷人,他浅笑,细长白皙的手指端着小小的酒盅,声音带着一丝低沉的感,“我干了,你随意。”说完,他下颚微微一昂,将杯中的酒水喝的一滴不剩。

    林夕看陆年华已经喝了,也拿起手中的酒杯喝时,却被陆年华的大手将杯盖住,他黑亮的眸子望着她,少了一丝笑意,多了一丝认真,“我说了你随意,不用太勉强自己。”

    林夕不傻,当然知道陆年华这是不希望她喝太多酒。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间变得柔软起来,自从参加工作以来,碰到应付的场面,哪个男人不是希望她喝的越多越好,谁管过她的死活,可是,今天不一样,陆年华的一番话让她觉得心里有了一丝温暖。

    再看陆年华时,他已经别过头去不再看她,可是那淡淡的温暖却在她的心间环绕。

    吃过饭,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林夕站在成建忠的后为几位领导送行。

    左栋梁和成建忠握手道别之后,抬眼望见林夕说道:“小林,以后有机会来市里玩。”

    林夕点头,笑着说:“书记放心,以后有机会我会去的。”

    一抬眼,就看见站在左栋梁后的陆年华,他高大拔的材立在人群中依然显得是那么帅气潇洒。借着绚丽的霓虹灯,林夕看见他帅气的脸上难得的没有笑容,妖冶的桃花眼在灯光下烁烁生辉,望着她的眼神中带着淡淡的探究,似乎更多的是一种执着。

    感受到他目光的炙,林夕不自然的低下了头,等到再抬头看他时,陆年华已经上了车,望着几辆白色的越野车消失在夜幕中,林夕的心莫名的一阵空落。

    和局长告了别,林夕走在街头,准备打个的回家,无奈今晚的出租车都人满为患,一时间竟然没有拦到一辆车。

    边走边等吧,林夕心想,默默走在街角,望着从边经过的一家三口笑的是那么开心,她很羡慕,心想,要是她们一家三口也能这般温馨就好了,可是她和沈千越之间始终缺少那种心动的感觉,他们两人的婚姻,顶多只能算是凑子。

    林夕苦笑了一下,努力压下心中的那一抹忧伤,低着头继续往前走,却不料一下撞进了一个坚实的膛,林夕错愕,退后一步微微抬头,就看见陆年华一白衣倚在车边,一双妖冶的桃花眼泛着淡淡的笑意,似是已经站在这里等好久了一般。

    “想什么呢?这么认真。”陆年华靠近她,淡淡的酒香飘散在林夕的鼻尖,让她有一瞬间的恍惚。林夕退后一步,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望着他俊美的脸庞说道:“你不是已经回市里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今天我就没打算回去,你忘了喝酒是不能开车的。”陆年华依旧望着她浅笑。

    “你可以坐左书记的车,让司机送你回去。”林夕说道。

    陆年华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问林夕,“刚才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林夕不想说。

    陆年华望了她一会,将副驾驶的门打开,对着林夕说:“上车,我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林夕站在原地没有动。

    “是害怕被你老公误会吗?”黑夜里,陆年华望着她,声音带着淡淡的清冷。

    “......”

    林夕不说话,只是没想到陆年华会知道她的底细。

    “你别误会,我只是偶尔从徐燕那里听来的。”陆年华解释道。

    “没有,我只是有些没想到。”林夕淡淡的说道。

    陆年华望着她,眼神执着的说道:“我也没想到。”

    林夕不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隐隐觉得是和她的婚姻有关。

    林夕望着他,不知是夜太黑还是怎么的,她突然感觉到陆年华的眼睛里有一抹哀伤,转瞬即逝。

    陆年华的车跟他本人一样,干净清爽,车厢里飘散着淡淡的树木味道,林夕想那应该是他上的味道。

    一路上,两人不再言语,林夕偷偷看了陆年华一眼,他的侧脸异常好看,线条不似傅斯年那般刚硬,带着女的柔美,却给人的感觉却是那般的温暖、舒适。今晚的他不同往,虽然脸上看不出什么表,可是俊逸的眉峰却微微蹙起,仿佛有什么事让他烦心。

    “要不要听会音乐。”陆年华问林夕。

    “好。”车厢里太闷,听会音乐应该会好很多。

    陆年华按了一首《水手》,郑智化苍劲有力的声音缓缓泻出,将车厢里沉闷的气氛疏散开来,林夕静静的听着这首歌的歌词,觉得心中有无限力量在慢慢滋生。却听见陆年华虚无缥缈的声音,“每当我对自己失去信心的时候,我就会听这首歌,觉得每听一次,心里的那个模糊的希望就会变得强大起来。”

    林夕静静的听着陆年华说话,转头看他,她一直以为像陆年华这样优秀的男子,一定是没有什么苦恼可言的,却不曾想过原来在苦恼面前,老天爷对待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该有这些苦恼。”陆年华就像会读心术似的,一眼就看穿了她心中所想。

    林夕没有说话,等待着他说下面的话。

    “其实,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我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陆年华望着她,脸上又恢复了一贯的微笑,林夕发现,陆年华他是适合这样微笑的人,因为他一笑,林夕觉得全世界仿佛都明媚了起来。

    不知不觉中,车子已经到了林夕所在小区的楼下,林夕下了车,陆年华也走了下来。

    “谢谢你送我回家。”

    “不用谢。”黑暗中,陆年华走近她,望着她精致的五官努力的微笑。

    “那我上去了。”林夕淡笑着说道。

    “好。”陆年华望着林夕瘦弱的影融入夜色中,直到看不清,他站在原地很久,直到看见三楼靠阳面的房间里亮起了灯,他才慢慢的上了车。

    坐回车里,陆年华没有急于开车离去,而是抽出一支烟点燃,坐在空间不大的车厢里狠狠的抽了起来,眼神迷离间,他想起了林夕那张哭过后粉白的脸颊,还有那双被泪水染过清澈透明的黑眸,不知为什么,自从那晚以后,那双眼睛就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里,怎么都挥之不去。

    原以为,他终于找到了他的心中所,却没发现她已经嫁为人-妻,那种心跌入低谷的感觉是那么的让人难以忍受。

    他也曾放弃过,挣扎过,本以为再次面对她,他可以做到处变不惊,却还是无意中被她搅乱了心神,每次都想用自己全的力气去保护她,哪怕只是一杯酒,或者不放心她回家。

    很多次,他会想,她是他见过最美的女人吗?不是,但是他却肯定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让他如此倾心过。

重要声明:小说《执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