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桉桑 书名:执念
    “早啊,林姐,休假回来了吗?”

    一进大厅,就听见同事王语嫣熟络的声音。

    “嗯。”林夕望了王语嫣一眼,发现她今天有些不同,小巧秀气的脸上略施薄粉,一双灵动的眸子上还细细画了眼线,眼睫毛也涂得又黑又密,随着她的笑容,整张脸都变得明媚起来。

    王语嫣是晚她一年来的招商局,因为长相端正,格活跃,很得他们领导的赏识,因此,两年不到就做了办公室主任的职务。

    林夕望着她今天一干练的打扮,上一件白色紧衬衫,下一条a字形短裙,将她的材衬托的饱满匀称,很有韵味。因为隔得不远,林夕能清晰的闻到自她上散发出来的浓郁花香味。

    味道很香但是因为喷的多了,闻起来反倒有些刺鼻。

    因为徐燕过生,林夕调休了四天,按照领导定的规矩,休息超过三天的回来后都必须到他的办公室知会一声,说明自己已经来正常上班了。

    林夕刚从领导的办公室出来,就被胡潇潇一把拉进了她们办公室。

    胡潇潇和自己一样,都是在招商局做一些杂活,有点像秘书干的活但又完全不是。她们每天主要的工作任务就是收发文件,管理资料,整理档案什么的,活计虽然杂乱但林夕也干的充实自在。

    “林夕,你怎么才来呀,天大的好事都被你错过了。”一进门,胡潇潇就开始对她抱怨,好像她做了什么特别对不起她的事似的。

    “怎么了?”林夕有些纳闷的问道。

    胡潇潇望着林夕,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安于现状呢?估计老天爷都在那叫屈呢。”

    林夕失笑,“这是哪跟哪呀,又关老天爷什么事了?”

    “怎么不关老天爷的事啦,难道你以为老天爷白给你一张好看的皮囊了,他是要你派上用场的,你说你是招商局的一朵花,整天呆在办公室里整理资料,这好好的一张脸不是浪费了吗?”

    想起刚才在大厅碰到王语嫣,然后再结合胡潇潇刚才的一番话,林夕不难推出是这么一回事了。

    想必又是哪位领导要来局里指导工作了。

    林夕没说话笑了一下走到办公桌前坐下,习惯的打开电脑,查看邮箱里有没有要接受的文件。

    胡潇潇望着林夕这个样子,有些失望,但还是忍不住凑了过去,“哎,你听说了吗?今天市上要来人了,你知道谁会来吗?”

    林夕没有看胡潇潇,只是应付的说道:“来谁都和咱没有关系。”

    胡潇潇一听,整张脸垮了下来,她知道林夕话说的在理,她们只是工商局的一个小科员,上面的人来自然不会要她们去接待,更不会注意到她们这样没份的人。

    她自知自己姿色平平,没有引起领导注意的资本,但是林夕不同,她是工商局的一朵花,怎么也要甘愿受这种不招人待见的委屈。

    胡潇潇心里为林夕打抱不平,嘴上也难免有些抱怨,“她王语嫣凭什么就能接待领导,凭什么她来局里两年不到就能坐上办公室主任的位置。”

    林夕淡笑,“那是小王人长的漂亮,又会来事。”

    胡潇潇瘪嘴,不以为然,“她长得漂亮吗?也就是比一般人强了一点,但是和你比起来她可差远了。真不明白局长是怎么想的,怎么就被她迷了心神似的。”

    林夕只是笑而不答。

    胡潇潇看了林夕很久,试探的问,“林夕,你给我说实话,难道局长就没有给过你这样的机会?我怎么想都觉得不应该呀,你应该是男人一见就容易动心的人啊。”

    “没有。”林夕还是笑。

    “谁信。”胡潇潇仍然不相信。

    “真的没有。”

    胡潇潇仍然一脸怪异的瞅着她。

    林夕直接低头不看她,胡潇潇终于还是自乱了阵脚。

    “林姐,你就告诉我嘛。到底有没有。”胡潇潇开始对着林夕示弱。

    林夕被问的烦了,很无奈的说了一句,“有,满意了吧。”

    “啊-,真的假的?那你怎么不干呢?”胡潇潇激动的惊叫起来,仿佛领导找上的那个人是她。

    “......”

    怎么不干?她不知道,当时只觉得局长看她的眼神很恶心,所以她没干,那时还年轻,不知道惹到了局长,后果会这么严重,连续三年她就一直被他圈在办公室整资料,谁想,她骄躁的格就这么磨练了下来。如今对事不温不火,其实,她到喜欢现在的格的。

    下午两点左右,几辆白色的越野车停在了工商局的门口,局长带领着他的几个心腹,亲自迎了上去。

    像这种事当然没有林夕的份,所以她和每天的任何一天一样,和胡潇潇窝在办公室里整资料。

    阳光从玻璃窗口洒进来,照在林夕白净细滑的脸上,让她的肌肤呈现出一种莹润的光泽,黑亮柔顺的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她白皙小巧的耳垂,此刻,她正低头在纸上写着什么,钢笔触及纸张发出的沙沙声在这暖暖的午后甚是好听。

    陆年华走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般景象,他明亮的黑眸一瞬不瞬的盯着林夕那张小巧的脸,浓黑的眉毛微微舒展开来,带着一丝温柔。

    还是胡潇潇先发现了她们的办公室里突然来了一大帮子人,她望着那帮衣着时尚的人群,竟然怔的半天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林夕。”局长实在看不下去,出声喊出了她的名字,林夕抬头,一眼就撞进了那双黑亮的眸子里,那双眸子望着她带着微笑,暖暖的,像极了这午后的骄阳。

    林夕站起,怔了一下,然后快速的将视线从他上移开,转向站在人群里最前面的中年男人上。

    那人四十左右的样子,一黑色休闲夹克,看起来虽然普通,但林夕知道那衣服的价格并不低,从她们局长对那人点头哈腰的态度上就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极有份的人,林夕早上听胡潇潇说今天市委书记要来局里指导工作,想必就是此人了。

    “书记好。”林夕对着那个男人点头问好。

    “好。”那人对林夕笑了一下,然后转头对着她们局长说道:“想不到你们局里金屋藏啊。”

    成建忠笑了一下,脸上的表有些僵硬。

    林夕记得曾经在网上看到过市委书记的一篇报道,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市委书记名叫左栋梁,四十三岁,父母都是a市退休干部,他今天之所以有这样的成究,除了自己这么多年的打拼以外,多少也和父母有点关系吧,毕竟现在的世道没有关系想爬上这么高的位置,还是很不容易的。

    左栋梁带领他的一干手下在林夕的办公室里转了一圈,眼睛触及到资料柜时,脚步顿住,伸手从柜子里抽出一本整理好的资料翻开来看。

    看了一会,抬头望着林夕问道:“这个资料是谁负责整理?”

    林夕的心微微颤了一下,毕竟领导亲自审查,万一要是不对领导的口味,她能想到成建忠铁黑的脸会有多难看。

    “我。”林夕答道,声音清脆悦耳。

    左栋梁笑了一下说道:“整理的不错,条理清楚,看起来一目了然。”

    林夕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一转眼正好看见陆年华向她投过来淡淡的笑意。

    林夕也朝他笑了一下,算是礼貌。

    左栋梁也只是在林夕的办公室停留了一会,就出去了。

    望着那帮人离去的背影,林夕微微有些失神。

    “林夕,刚才好吓人啊,你说市委书记为什么会来我们办公室呢?这种事以前可从来没有发生过。”

    林夕摇头,她也不知道。

    胡潇潇刚才被那帮人吓着了,这会儿慢慢缓过劲来了。

    “林夕,你有没有发现市委书记对你的印象不错啊。”胡潇潇凑近林夕八卦道。

    “是吗?我怎么没有发现。”

    “哈哈,这就叫做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刚才市委书记看你的眼神好温柔啊,笑嘻嘻的,还说什么....嗯,整理的不错,条理清晰,一目了然。”胡潇潇学着左栋梁的话,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倒是把林夕逗笑了。

    “你个死丫头净胡说。”林夕拿起一本书向着胡潇潇砸去,无奈那个小妮子笑着跑开了,过了一会儿又跑了进来贴在林夕边说道:“林夕,刚才你有没有注意到市委书记后的人?”

    “哪个人?”其实,林夕隐隐约约知道胡潇潇说的是哪个人,胡潇潇是女人,她也是,只凭女人之间的那点默契,她还是猜得出胡潇潇说的是谁。

    “就是,就是那个个子高高的,长得很帅的那个人。”胡潇潇支吾着,脸上飘出一团淡淡的红色。

    “书记后站的人多了去了,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谁?”林夕就是不想这么快理解她的意思,多少也得让这丫头难为一会,谁让她整天调侃她来着。

    “哎呀,别装了,你肯定知道是谁?他都看你好几眼了,我不信你没有觉察到。”林夕惊叹,这小丫头眼神还真够犀利的。

    “怎么?看上人家了?”林夕望着胡潇潇绯红的脸颊问道。

    “哪有?就只是好奇而已。”胡潇潇眼神躲闪,竟然有点不敢抬头望林夕的眼睛。

    “哈哈----”林夕突然大笑起来。

    笑的很大声,足以整个楼道都能听见。

    “是,局长,我马上过去。”林夕放下手里的电话,一脸无奈的看着胡潇潇。

    “被我说中了吧,那个市委书记果然对你有意思,现在都让你陪他吃饭了。”胡潇潇坐在一旁幸灾乐祸。

    “去,一边去,净胡说。”林夕心里也觉得不对劲。

    要在平时,成建忠是从来也不让她陪领导吃饭的,今天这是在抽哪门子风啊,难道真如胡潇潇说的那样?

    林夕摇头,想起左栋梁那双锐利的眼神,她就觉得左栋梁不是这种人,那么又会是什么原因?

    想了一会,也无任何头绪,决定先去了再说。

重要声明:小说《执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