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桉桑 书名:执念
    林夕站在楼梯口,望着大厅里一派奢华景象。

    巨大的水晶吊灯散发着璀璨细碎的光泽,将餐桌上的器具照耀的晶莹剔透,烁烁生辉,白色细软的波斯地毯,时尚考究的欧式家具,衣着鲜亮的贵宾们穿梭在人流中,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过去,今晚,这里都是一个纸醉金迷的奢华场所。

    “林夕,傻站着干嘛,快下来啊,我有好几个朋友想介绍给你认识呢?”

    徐燕一黑色低晚礼服,外加一件黑色皮草披肩,将她整个人衬托的雍容华贵,富丽堂皇。今晚,是她的生,她邀请了a市各界名流来参加她的生parry。

    当然,林夕也是她的邀请对象,倒不是说林夕多么有钱,只是因为她和徐燕是大学死党,总之,关系是很好很好的那种。

    林夕走下楼梯,她的胳膊就被徐燕挽了过去,今天,林夕只是穿了一件蓝色丝绒长裙,细软的布料贴在她的肌肤上,将她的材勾勒的高挑细长,玲珑有致。

    “林夕,我跟你说,我待会要给你介绍的这几位都是搞行政的,这对你以后的工作很有帮助,你也不要紧张,我们过去敬杯酒就离开。”徐燕望着林夕有些苍白的脸颊,在她耳边小心安慰着。

    林夕点点头,扯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徐燕知道林夕不喜欢这种场合,可是她同样也希望林夕的生活可以过得好一点,要是有机会能调到市里就好了。

    所以,她今晚要给她介绍的这几位尤为重要。

    林夕跟着徐燕穿梭在人流中,徐燕附在她耳边小声说道:“林夕看到了吗?就是站在窗户边上喝酒的那位。”

    林夕随着徐燕的视线望过去,那个男子背光而立,他的材高大健美,崭新的银灰色西服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迷人。许是感觉到了有人在看他,男子缓缓转,那是一张帅气到让女人尖叫的面孔,一双妖冶的桃花眼扫过来时,说不出的温柔感。

    林夕有一瞬间的失神,帅哥她见得多了,可是眼前的这位无疑是极品中的极品。

    “怎么样啊,够帅吧。”徐燕贴在她耳边嬉笑着说道,林夕的耳朵不自然的微微泛红。

    “还好。”林夕微笑着说。

    徐燕不以为然的轻哼了一声,拉着林夕的手朝着男子走去。

    “吆,这不是林夕吗?”后传来一个女人媚骨的声音,林夕的脚步顿住,体不自觉的绷紧,回头去看。

    一抬头,她的眼睛就撞进一双犹如浩瀚般深邃的黑眸里,那双眸子仿佛有一种魔力,吸引着她一步步沦陷。

    林夕望着眼前的男子,一黑色暗纹手工西服,将他映衬的高贵霸气,俊朗的面容,五官完美到极致,偏偏一脸冷厉,深邃的黑眸冷得让人不敢直视,此时,他也望着她,眼睛里别有深意。

    林夕别开头,尽量不去看那双眼睛,而是将视线落在了他边的女伴上。

    女子一火红的低长裙,勾勒出感妖娆的姿,火红的嘴唇露出迷人的弧度,她倚在男子边,一脸的幸福甜蜜。

    林夕认识她,她叫顾一菲,大学时的同学,曾经是和她齐名相当的校花,那时候顾一菲就看她不顺眼,后来顾一菲和傅斯年走到了一起,林夕就跟他们彻底断了联系。

    想不到今天会在这里碰到。

    林夕没有说话,低头望着他们缠绕在一起的手指,心里一阵刺痛,眼角冷漠的移开,嘴角微勾,露出一抹讽刺的弧度。

    “听说你毕业后去了县城,我很好奇,像你这样的校花怎么可能去县城那种破烂的地方呢?”顾一菲美眸微闪,一脸笑的望着她说道。

    林夕知道,顾一菲是故意的,当年她是怎么离开a市的,她相信顾一菲比谁都清楚,那段时光是她一辈子都不愿揭起的伤疤,她却这么明目张胆的将它挑开了。

    “林夕,我们去那边,别理她。”徐燕瞪了顾一菲一眼,拉着林夕就要离开。

    “别走啊,难得老同学见面,难道不应该聚聚吗?”顾一菲笑的更欢了,她望着林夕,将站在一旁的傅斯年搂的更紧了。

    林夕别开脸去,不去看他们。

    “顾一菲,你还要不要脸了,想秀恩上哪去上哪去,少在我们家林夕面前晃,我们还有事,没时间跟你们闲扯。”徐燕看到林夕苍白的脸颊,一时气愤的跟顾一菲吵了起来。

    “我秀恩怎么了,斯年对我好,我在哪都可以秀恩,你管的着吗?”顾一菲的美眸移到林夕脸上,眼角的笑容更甚,“我看是有人嫉妒,见不得我们这般好吧。”

    林夕垂在侧的手指慢慢捏紧,深吸一口气,眼睛直视着顾一菲精致的脸蛋。

    “顾一菲,你给我听好了,我知道你什么意图,你在我面前秀恩不就是想看我生气吗?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我现在明明确确告诉你,你们俩要咋样都和我没有关系,五年了,你以为我还会在乎那份感吗?我现在结婚了,也生孩子了,我现在过得很幸福,我有一个我的老公,有一个乖巧懂事的儿子,我的生活不会再围着某人转,你还是不要再玩这种幼稚的把戏了。”林夕一字一句,字字铿锵有力,说的干脆利落。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诡异,林夕昂起头,迫使自己对上那双深邃冷厉的双眸,他望着她,眼睛里盛着满满的探究,仿佛要将她的体看穿一样,林夕感觉她的子都在微微颤抖,可是她不能输,她要让他知道,他在她眼中已经什么都不是了。

    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傅斯年突然冷哼一声,从她的边走过,林夕望着他的背影,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他上散发出冷的气息,他生气了?五年了,她终于惹他生气了,心里却没有一丁点的喜悦,相反的她有种想哭的冲动。

    “你们等着。”顾一菲狠狠瞪了她们一眼,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朝着傅斯年追了上去。

    “走,我们过去。”徐燕看见两个碍事的人已经走远,拉起林夕的胳膊就要过去。

    “不去了,我们改天再认识吧。”林夕突然有些无力,她再也没有心去认识什么高官领导了。

    “好吧,不去就不去吧,那你先上楼休息一会,我去那边招呼一下客人。”徐燕知道五年前傅斯年将林夕伤的有多深,既然她不愿去,徐燕也不勉强。

    林夕点点头,一个人溜达着往外走,她现在的心,需要一个静谧的环境来调适。

    庭院很大,林夕一直往前走,直到她全再没有半点力气,她才停了下来,坐在一个小型的喷泉旁边,望着洁白的水柱喷出一朵朵漂亮的水花,心里突然一阵难过。

    五年了,她从来都不敢碰触那段回忆,不敢想起那个人,甚至是有关那个人的一切信息她都杜绝听到,她承认自己是自欺欺人,可是她就是想和他保持最远的距离,永远就像一对陌生人一样生活下去。

    可是,今天她却在这里碰到了他,她冷笑,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改不了到处沾花惹草的习惯,既然做了,何必又来她面前炫耀。

    温的泪水划过嘴角,让她看起来犹如一支迎风傲绽的寒梅,没有人知道她心里的痛有深。

    “擦擦吧。”一个温润的声音自头顶响起,林夕抬眸,一块洁白的手帕递到她的面前,林夕有些尴尬的胡乱抹了一把眼泪。

    “不用。”林夕执拗的说道,她是面子的人,在别人面前这样哭泣是头一回,更何况还是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

    “别耍小孩子脾气了,在别人面前哭有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我也没看到你哭的样子。”男子沉底的嗓音带着一丝嬉笑,听起来很好听。

    林夕抬头,望见一张帅气的俊脸,妖冶的桃花眼泛着淡淡的笑意。原来是他?林夕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伸手接过他的手帕,擦干了脸颊残余的泪水。

    “我叫陆年华,你叫什么?”男子坐在了她边,望着她漂亮的侧脸问道。

    “我叫林夕。”林夕刚刚哭过,声音有一丝沙哑,不过却别有一番味道。

    “很好听的名字,人也很漂亮,声音更好听。”陆年华毫不吝啬的夸赞着她,妖冶的桃花眼泛着光泽。

    林夕有些不自然起来,小手捏着白手帕微微有力,终于将脸转向他,眼神躲闪的说道:“我没你说的那么好。”

    因为刚刚哭过,她的肌肤呈现出淡淡的粉白,眼睛红红的,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陆年华痴痴的望着林夕,心底不自觉的被搅动了一下,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让人心疼的女子,明明很伤心,却绝强的就像一头小鹿。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将她揽入怀抱,轻轻安抚,可是又怕唐突了佳人。

    “咳,你为什么一个人躲在这里哭?”陆年华有些尴尬的轻磕了一声,找到一个话题,说出来后却发现这个话题更糟糕。

    望着林夕伤心的模样,他苦恼的抓紧头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那个,对不起。”他试着向她道歉。

    “没有关系,这不怪你。”林夕淡笑,眼角却泪水花花。

    “我真该死。”陆年华彻底毛了,有些不知所措,眼角开始四下张望,祈求可以有人来帮帮他,正好,他看见了徐燕。

    徐燕显然也看见了他们,跑过来对着陆年华说道:“你怎么出来了,大厅里好几位客人等着你呢。”

    陆年华看了林夕一眼,转头对着徐燕说:“你安慰安慰她,她的绪很不好,我先进去,有事招呼我。”

    “放心吧,这还用你说。”徐燕似乎跟陆年华很熟,两人说了几句,陆年华就进去了。

    陆年华走后,林夕看着徐燕说:“你也进去吧,今天你最大,少了你怎么行。”

    徐燕望着林夕说:“你没事吧。”

    “没事,我坐坐就进去。”为了不让徐燕担心,林夕露出了一丝甜美的笑容。

    徐燕拍了拍林夕的肩膀,走了进去。

    徐燕走后,林夕起准备再四处走走,不想她的胳膊却被人扣住,林夕回头,黑夜里,傅斯年的俊脸散发着冷冷的光泽,他那双深邃的黑眸紧紧的锁住她苍白的脸颊。

    林夕心里一痛,冷声说道:“傅斯年,你放手。”

重要声明:小说《执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