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风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软玉 书名:爱莫等闲
    就这样忙忙碌碌的学习女红,学习武术,学习画画,恍然间,已至九岁。这几年除了学习之外,最令人高兴的便是交到了一个好朋友——城主家的大小姐:赵铭心。是在爹爹勒令出席多次宴会后认识的,很是爽直的一个小姑娘,但是却有着一副与格不符的温婉长相。五官并不明媚深邃,淡淡的,却自有着一股江南水乡,我见犹怜的感觉。俏生生地站在那里,自博得一片赞美。

    城主家共有5个儿子,却只独有这么一个女儿,这使我们的赵城主对铭心益发好了,甚至比儿子还要疼。作为城主家的大小姐,虽不是嫡出,但却有城主的千般宠,亦是尊贵不可言喻。这一切都致使如今已是8岁的铭心,从不知是有事难办的,有愿望难以达成的,她的生活未免太顺遂。

    我与铭心的交好还是因为我的主动才造就的。记得有一次宴会上,憋闷至极,于是溜到花园去透透气,结果看到记忆中温婉的少女在对来来往往的奴仆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干的频率最高的即是在人头发上插朵花,尤其是男……估计当那些人自己知道时,也会羞窘,也会笑吧。

    当即,我喜欢上了这个机灵的小姑娘。

    和一个单纯的小姑娘交好很容易,幸好我不存坏心……平里,闲着无事时便会投下拜帖,隔天就登门造访,大家聊聊八卦,聊聊现状,偶尔还能寻宝。铭心已经从我这拿了很多绣品了,都是些荷包什么的小东西。

    现如今,我的女红技术也已学的**不离十的,该学的也都学了,剩下的只是练习,当然这也是最重要的。针法很多人会,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会秀出一幅大气磅礴的画卷。现如今,我每天都会绣一个植物的荷包,或是腰带什么的,练练手。大件地也曾修过,但也只是练手而已,我想过一年再开始练大件,省的浪费……

    而今天,又是一月一度的礼佛,我与娘亲穿戴好以后直朝着城郊香火鼎盛的女娲庙进发。当然中途我会遁走,而另会有一个丫鬟替代我。到时间了,我再与娘在城门附近的茶寮会和。人总要歇歇脚的嘛,在茶寮停下,并不引人注意。况且,娘带着一大群人去多了,怕是哪天不去了,大家还会不习惯吧、

    说起这丫鬟,这还是娘从家里所有丫鬟之中找到的形与我最像的人了,每次出门里否都会带上。娘为了以防万一还把这名叫燕子的丫鬟交予书香手下学习,并升为二等丫鬟。

    与娘亲分离之后,在书香、墨韵的陪同下直驱青山书院。辛而分离的地方离书院只一条街道,暗中娘又派了家中武功最为高强的护卫守卫,很是安全,娘安心了许多。其实,现如今吧我也是个三流高手了,一般流氓我不看在眼里的,哈哈~青儿与蓝儿自是陪在了燕儿边。

    依旧是在书院后方任夫子的院子里,汇报了一下这一个月的学习成果,由任夫子指出一些错误就到外面的院子里练习。而夫子和哥哥则是继续留在屋里讨论着什么,记得以往哥哥都会自己去书院学习,而夫子则会看着我练习一会。今天只能和风行哥哥两人一起练习了,平时也是他从旁教导我。

    风行哥哥是夫子的二儿子,也就是初见时那个与夫子对弈的男孩。后来才知道,原来风行哥哥当时并没有十三四岁,只是因从小开始练武,抽条比别人快罢了,到如今也才十二岁。据夫子说,风行哥哥的功夫比他的哥哥:任水长要好许多,尽管他的哥哥要比他大上10多岁。

    风行哥哥是夫子三十多岁时才得来的儿子,一直是宠至极,任水长也因为年龄差距对风行哥哥像对儿子一般的护,这着实让他的生活过得如鱼得水。风行哥哥在武学上颇有造诣,天赋过人,在六艺之上也是不弱,俨然一副任青山第二的样子,甚至在武学上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架势。至于任水长则是专于文而弱于武,他已决定走仕途这条道路,夫子也不曾反对,只要求他不要将青山书院作为倚靠。

    “风行哥哥,我这样舞这剑法对不对?”弱弱的问着旁边白衣胜雪,遗世独立(夸张了……)的人。这剑法总是练得不对劲!

    “小笨蛋!”飘飘仙的人马上破功,抬手赏了我一个糖炒栗子。我捂着额头,一脸受欺负的委屈表看着他。殊不知,这张还有着婴儿肥的白嫩小脸,圆瞪着大眼睛看人是显得无辜,但也让人更有欺负的**……

    风行哥哥终归还是对小妙语好的,抬手揉了揉我的额头,哄了哄,便开始手把手的教导。果然,在如此教导之下我顺利地学会了这剑法,心中大快,便在院中舞了起来。

    想当初选学剑也是因为剑的灵动飘逸,并且只要功夫到家,路边的树枝也可以变成武器。而我如今手中拿的剑是风行哥哥给的,据说是他当初学剑时用的剑,现在功夫越来越好,当然是奔高级的去了。什么时候我才能摸摸好剑啊?夫子说,拿好剑给初学者是一种浪费,我觉得这是对的,但是可不可一直让别人遵守啊……

    把整剑法耍了两遍之后,回到风行哥哥边,抬头自喜道:“不错吧?到不到位?”

    风行哥哥拿出汗巾,抬手给我擦了擦汗,瞬间我因练剑而红透的脸又增加了一些度。他这才才不紧不慢的回答:“动作是对了,可是气力不足,仍需多加练习。”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啊,我自己参悟这些东西不怎么透彻,今天才完全搞懂,也没有办法嘛……要是可以天天跟着师傅就好了”说得甚是委屈,话语中还隐含着期盼:快想办法让我能天天来书院啊!

    “怎么?语儿想要天天看到我?”边折着汗巾,边挑眉看向我。

重要声明:小说《爱莫等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