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软玉 书名:爱莫等闲
    晚上,趁着众人都在,爹爹告知大家伙后天要去城主家里参加一场盛宴。据说樊城有头有脸的人都会去,为了庆祝城主小儿子的满月礼,这又怎么少得了面子的爹爹的份儿呢。所以爹爹要求我们6个孩子要做好准备,千万不能丢了林府的脸。姨娘们自是没有机会出席这种场合的,所以倒也没什么可争锋的。于我,则是太高兴了。

    终于可以看看府外长什么样子了!(满脸悲愤)重活了六七年,我压根就没看过林府以外的景色。以前年纪小,出门不带我,麻烦……不过,话说回来,咸鱼弟弟不麻烦吗?红果果的别歧视啊……

    吃完晚饭跟哥哥漫步到他的院落,消消食,休息了一会后便和哥哥谈起了我练武时遇到的一些问题。可惜,哥哥入门不久,资历尚浅,不足以解惑啊,只好等等,明天去问任夫子了。呃,我提醒哥哥委婉点,谁知道任夫子准不准他的武学外流啊,到时哥哥遭殃了就不好了。

    第二天晚饭后,哥哥便领着我快步走到他的院子,神神秘秘的说,任夫子明天要见我。我瞬间当机,任夫子怎么会突然要见我呢?好事?坏事?哥哥看我急了,便将白天的事细细说与我听了。

    话说,哥哥在任夫子教授武术时,寻了个空到夫子面前问道:夫子,您新教授的凝心诀如果在练习时感到气滞该怎么办呐?

    英明神武的任夫子当即询问哥哥的详细况,哥哥支支吾吾难以详述。

    明察秋毫的任夫子当即质问哥哥是不是另有其人。哥哥顶不住压力详细说了我的况,也就是一丫头片子,闲来无事学来防的。

    形象高大的任夫子当即表示哥哥可以带我去书院,夫子当面帮我解惑。毕竟武学这种事要慎重,千万不可以乱弹琴。

    我泪流满面,原来是要面授机宜啊,我还以为呢……

    “可是,哥哥,我要怎么出去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耶……

    “笨蛋!明天不是要去城主家参加宴会吗?城主这次举行宴会的场所就在书院不远的地方,到时我们偷偷溜出来,见完夫子以后,我们在偷偷溜回去就是了。神不知鬼不觉。”这是我哥哥吗?怎么看到了他眼里的小邪光?世道啊……人心啊……

    于是就这么敲定了,本想溜出来的时候女扮男装掩人耳目,但是被哥哥否决了。就那么几步路,还不够烦的。

    说起来,这青山书院也是个钱途无限的。书院竟然造在了樊城城主家附近,不可限量啊,不可限量。

    城主家的宴会自是风光无限,高朋满座。而我在由娘领着见过几个重要“领导”后就去和哥哥会合了,这事必是让娘知晓了的,毕竟想瞒也瞒不住。一个活生生的女儿消失了那么一个时辰左右,她能不急嘛,我也找不到好借口……但是娘总归是担心的,怕我们做事不周全,把她边的得力大丫头书香、墨韵拨给我,免得我和哥哥做事不牢靠……

    当我和哥哥会合的时候,以外的发现了大姐二姐跟在了后。

    “你们要去干什么?”妙音大姐颇有些质问的意思。

    “我带妹妹去我们书院逛一逛,娘也同意了,怎么,你也要去吗?”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哥哥好厉害!

    “我们不可以去吗?凭什么就她可以?”二姐不舒服了,小孩子格顿时显露无疑。此时,再没什么大家闺秀风范了,只是两个争风吃醋的孩子。

    “妹妹还小,出去一小会看看也没什么。你们也要去吗?难得今天樊城有头有脸的人聚得这么齐全,你们确定要出去?”是呀是呀,难得的表现机会呢!

    “那好吧,你们记得在开席回来,妙容,我们走。”

    “是,大姐二姐慢走。”哥哥脸上一脸笑容。书香、墨韵两个丫头似乎也有点小吃惊,林府大少爷初现风华。

    青山书院果然是名不虚传,在“市中心”依然是翠竹环绕,绿水环流,植被覆盖率颇高。流过书院的水,也不知是从哪流来的。一旁的哥哥解释说,这是樊城旁的碧溪山上流下的泉水。整条河贯穿了樊城,也为樊城及城外的人带来很大益处,无论养殖。

    终于见到了任夫子,并不是一派温文尔雅的人,跟像是一个儒侠。一英气而又不锋芒毕露。虽年过四十,但并没有现出一丝老气,依然是拔的姿。初见的任夫子,便是那样端坐在椅子上,与一个十三四岁的人对弈。棋局已至尾声,连我这个不懂棋的人都看出了少年的败相。

    等了一刻钟左右,少年挣扎未果,终是败了。夫子也终于有时间来理我们了。

    “你便是玄圃的妹妹?你学习武艺本没什么可追究的,但是不该如此草率!你哥哥尚未学得透彻,又如何去教授你呢?”转头便将炮口对准了哥哥:“玄圃,你可知错?”任夫子此时看起来甚是威严。

    “是,弟子知错了,是弟子鲁莽。”哥哥低头认错。我在旁边不知所措。

    “至于你,听玄圃说,叫妙语是吧?把你哥哥新教你的心法演示一遍给我看看。”我乖乖的照着做,接着又一一回答她的提问,详细说明练武时的感觉,任夫子略想了下便告知我解决方法,不愧为一代名师!可惜,只有这一次来之不易的教导……

    “这学武之事,最最不可任意妄为,且底子打得好后续都会非常的简单。你如今基本功我看着已经是过了关了,但是修习内功心法之事切须谨慎,不若你每月来一次书院,老夫再来指导你的不足之处。中间若有一丝不解,也可详细写信,由玄圃递于我,可好?”

    很好的想法,可惜我做不了主……

    “夫子,一月出来一次,不是小妹可以决定的。多谢夫子对小妹的照顾,但是,这件事且容我与母亲商量一下,明告知您,如何?”哥哥煞是恭敬。

    “也好”

    ……

    城主家小儿子生宴会结束之后,我们一大家子人便乘着马车回到了家里。我和哥哥跟随着娘亲回到了她的院子,与娘商量我每月去一次书院接受任夫子教诲的事。娘亲开始有点犹豫,最后终是敌不过我的哀求,加上哥哥敲边鼓。从此,林府多了一个礼佛的主母,随着的还有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小姑娘。

重要声明:小说《爱莫等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