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凉虾 书名:河水淘淘有座桥
    “小桃子,从实招来,今儿捡了钱包吧?”本应在打网球的言棋正坐在Cold Stone冰淇淋店里,下午收到何桃短信:小棋子,请你吃冰淇淋^ ^!

    “嘿嘿嘿嘿,要哪种?”何桃笑眼问道。

    “老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何桃拿着钱包,一溜儿小跑到柜台,又一溜儿小跑回到座位,手里多了两个冰淇淋。“小棋子,你敢不敢创意些,除了‘核桃夹子’还吃过什么?”

    “哟,一个整天嚷嚷着‘恋巧克力’的人和我谈创意二字?”

    挖一勺冰淇淋放嘴里,缓缓融化在嘴里,最后余下绵软的布朗尼和脆脆的巧克力豆,三种口感让何桃不享受得眯起眼睛。果然还是巧克力最高^ ^。对坐儿的言棋拨弄着冰淇淋上的核桃碎粒,一大勺连着法式香草冰淇淋、焦糖、全麦派皮和核桃挖起,放到嘴里,表像个小孩子那么满足。言棋在自己认识的男中算是特例,他尤甜口儿。蛋糕冰淇淋不消说,B市所有糕点店都被他踏平了。午餐晚餐三天两头必有糖醋排骨、锅包、松鼠桂鱼、桂花糯米藕之类的菜。Cold Stone在B市开业当天,言棋就拉着何桃来试吃。作为一个秤子,何桃不负众望在华丽花哨繁多品种中迷失自我,纠结半天,最后还是决定点“恋巧克力”。其实在言棋眼中,何桃大可不必烦恼,因为蛋糕也好,面包也罢,在一中没接触过的甜品面前,不管犹疑多久,最后何桃总是会选择巧克力味儿的,如果有的话。而言棋就爽快多了,径直点了“核桃夹子”,自此再也没改过。何桃曾问过他为什么以来就认定这一款,言棋当时放一勺到嘴里,边吃边含糊的说:“因为里面有核桃,嚼起来很过瘾^ ^。”何桃= =。

    “说吧,什么事儿?”

    何桃见言棋已经吃完,他总会在冰淇淋化之前消灭掉。何桃怅然,第一次觉得他吃得太快,还没想到要如何表达。

    他们坐在玻璃窗墙边,外面步行街上人来人往,果然是周末,帅哥美女们都穿得花枝招展的招摇过市,养眼……嘿,就是这个!

    “小棋子,你觉得那个女孩儿怎么样?”何桃指着不远处一个裤吊带□□郎。

    “她不冷么?”

    何桃= =。虽然这天气穿这儿是有些凉爽。

    “那个呢?”何桃指向花坛边正打电话的OL,干净利落。

    “有大妈的潜质?”

    = =。

    “那这个呢?这个这个!”眼前走过一背包小清新女孩儿。

    “可能补课去了。现在孩子压力可真大,哎。”

    “树底下那个呢?”再试试。

    “她旁边的男人更好看!”

    何桃抚额,糟了糟了,难道被言妈妈言中?

    “小棋子,”何桃一脸讨好,“你喜欢哪样儿的女孩儿?”

    言棋皱眉,盯了何桃笑颜一阵,觉得有些闪眼睛,别过头,“哪样儿的都不喜欢。”

    何桃略为风中凌乱了。斟酌了会儿字句,说:“小棋子,言妈妈年纪大了,受不了大刺激。我知道掰弯容易,掰直难。可也说不定,万一有个气场强大的女青年横空出世,把你变成bi也不是不可能……实在不行,我们不要一瞬间把事实晒到言妈妈面前,可以采取潜移默化方式。老人家,在这方面要保守些。为了言妈妈体着想,还是悠着点儿……”

    见言棋一脸怪异瞧着自己,何桃赶紧摇头摆手,“不要误会,我绝不歧视兄弟。你也不要为此觉得自卑难为。柏拉图是你们的始祖啊。历史上智商高的优秀的人物,也多是你们的同伴。再说,近来科学表明,同恋也许是天生的,基因决定。不单单是人类,猴子啊,羊什么的,很多动物也是同恋。所以……”

    “何桃,”言棋脸全黑了。何桃不抖三抖,通常他只有在极度生气的况下,才会叫她全名儿。可她已经表明立场支持他了啊,只是让他注意点儿言妈妈的感受。

    “我怎么不知道自己原来的是男人?”

    “你自己说的。”

    “敢问何时?”

    “额,不到两分钟前,我问你喜欢哪样儿女孩儿,你回答‘哪样儿的都不喜欢’。小棋子,记忆力何时变这差了?”

    言棋= =。

    “而且,言妈妈说……”何桃立刻闭嘴,意识到自己漏了风声。

    言棋挑眉:“言妈妈说什么?”

    何桃低头看着化了的冰淇淋,稠稠的棕色糊糊里冒出些小渣。额,或许下次该尝试其他口味儿了。有些心疼,才吃了几口呀,而且还是自己请客。言妈妈委派的光荣任务委实沉了些。

    “何桃!”

    好吧,豁出去了。何桃把昨天下午和言妈妈的谈话内容一五一十告诉言棋。

重要声明:小说《河水淘淘有座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