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凉虾 书名:河水淘淘有座桥
    何桃回到B市后,进入疯狂的毕业季。见导师,反复改论文,答辩,提交研究生材料,请吃饭被请吃饭,班级毕业短期旅行,没完没了的散伙饭,还有抓紧最后时刻的告白。没错,告白,何桃在大学散伙饭的那天晚上,人生第一次被告白。但当事人对对当时状况毫无记忆,全程由室友事后转播。

    B大外院小班授课,英语系凑齐了也就48人。那晚一干人等吃完海底捞,浩浩在钱柜包了豪华间,美其名曰“大学最华丽的收场”,不醉不归,誓死方休。虽不同班,但是英语系人少,课都在一起上,大家都相熟,玩得不亦乐乎。High歌的high歌,三国杀的三国杀,国王游戏的国王游戏,着实闹。这种时候,酒是必不可少的。红的、白的、棕的(啤酒),一应俱全。室友四年,干杯;同窗四年,干杯;四年食堂仍旧幸存下来,干杯;澡堂打望,干杯;自习占座儿谊,干杯;为哥们儿谋划追女,干杯;为姐妹儿叉腰怒斥前男友,干杯……欢乐的开场,渐染上些离愁别绪。酒是个神奇的东西,借酒壮胆儿还真有那么回事儿。一些单恋的,暗恋的,暧昧的,互恋没表白的,借着酒意都豪放了一把。还真成了几对儿。

    突然,豪华包厢突然安静下来,响起五月天的“宠上天”。一向安静还有些腼腆的2班班长唱着和他格很不搭的歌,慢慢朝一个人缩在角落的何桃走过去。一曲下来,全包厢的的人都和2班班长静静等待何桃反应。室友转播:你当时一双眼睛贼亮贼亮看着2班班长。他唱完了之后,你冲他嫣然一笑。在大家都认为你快要点头的时候,你一歪,含笑不省人事了= =。

    平时聚餐很少喝酒,大家都不知道何桃是典型的一杯醉。她醉了不吐不闹不话痨,相当安静。唯一不同的就是她一喝酒眼睛就异常亮,睁得大大圆圆,水当当的,时不时还傻呵呵笑笑。她的醉态像个正常人,放她一个人呆着,没人看得出她醉了。但实际上这种时候,何桃的意识已经全歇业了。被表白那晚,何桃何止喝了一杯,因各种理由,被灌了不下十几杯。能到那么晚才倒,已算奇迹。

    “后来呢,后来呢?”言妈妈一脸八卦。

    何桃= =。“没有后来。那天晚上室友打了我手机上第一个号码,小棋子就把我接回来了。”

    “哎哟,我是问那个班长呢?你们成了么?”

    怎么听上去这别扭,好像巴不得要把我销出去呢= =。“不知道,消失了。”听室友说,2班班长考上了他家乡的公务员,不久就回去了。其实,2班班长那晚表白或许也没期待有什么结果,不然也不会在要离开的时候才表明心意。只是不说出来,总会有遗憾。

    “小棋子,你那天没看到那位传说中的追求者么?”言妈妈还没放弃。

    “我只看到不省人事的一滩烂泥……”

    何桃#$^#%*#%^*

    “哈,原来我们小桃子也不是没人要!^ ^”言妈妈和言棋异口同声。

    = = 不愧为母子。

    “我记得,”言妈妈若有所思,“五月天的宠上天是唱友的吧?”

    言妈妈你是有多潮。

    很久没拿起木村大叔,也很久没在中心广场拍照了。何桃坐在花坛老位子,低头整理刚刚拍摄的照片。还是这种感觉好^ ^。一不小心照了那么多。想起一句话:照的时候都很豪放,回来处理的时候都很**。前一阵子就浸泡在处理相片的苦海中,就是跟着顾云拍的那一堆。何桃觉得自己有种强迫症,拍的照片不管再多都要在当天或近期处理完。不是有多勤奋,着实是因为太懒。隔两天拍照的感觉和处理照片的动力都会没了。新鲜的照片也成了滞销货。跟面包一样,还是刚出炉的好。

    “哟。”

    何桃抬头,面前站了一个正在啃面包的小正太。“你……”怎么有些面熟?

    “哥哥你怎么变姐姐了?”小正太嚼着面包,口齿有些不清。熟悉的味道,怎么又是Papparoti。何桃开始怀疑中心广场某个角落开了Papparoti的分店。

    哥哥,这个称呼似乎……哦,何桃认出眼前的小人儿是谁了。就说对帅哥的记忆力最好了,原来是考研前最后一次来这里拍照遇到叫自己“哥哥”的小正太啊^ ^。

    “因为我本来就是姐姐啊。”何桃忍不住伸出魔爪想捏捏小正太的脸。手还没到目的地,小正太递给她一半面包,“给你。”

    小正太冲她笑哇,还给她面包吃。他的笑,似乎……

    “作为报答,许你跟我合照一张。”

    诶?

    “快接住,面包香气都要跑光了!”小正太把半个面包塞到何桃手中,接着把自己那半最后一口吃完,拍拍嘴上和手上碎屑。

    何桃愣愣接过面包,心想,最近怎么都喜欢给她Papparoti呢,邪了门儿了。哦,何桃突然打开背包,翻了半天,掏出来一个棉布袋。再从棉布袋里面拿出一个……

    “这是什么?”小正太没见过眼前的东西。嘿嘿的一坨。

    “嘿嘿,”何桃喜滋滋的打开电源,终于派上用场了,“它叫小黑,也是相机的一种。你不是想和我合照么,用这个相机照,马上相片就洗出来了。很神奇的!”

    虽然故作老成,但眼里闪着的光却出卖了眼前这个小人儿的小孩心。何桃把他拉到边,指着镜头,“等下我数一二三,你就就冲着小黑的‘眼睛’摆表。”

    小正太兴奋点点头。

    “好,1——2——3,咔嚓。”只见从小黑头顶冒出来一张小方片儿。何桃让小正太捏着胶片一角,“等一等就出来了。”

    白片上,渐渐显出人影儿,然后越来越深,越来越清楚。不到一分钟,他俩跃然纸上。何桃注意到小正太眼睛都瞪直了,觉得实在可,摸摸他的头。“来,送你!”

    小正太愣愣看着她。

    “快收好,不然魔法就要消失了。呵呵^ ^。”

    小正太全然没了之前的神气,小心翼翼把照片放在前的包包里。随即上前抱抱何桃,“谢谢姐姐。”

    何桃^ ^。

重要声明:小说《河水淘淘有座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