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凉虾 书名:河水淘淘有座桥
    把简历、份证明和以前拍摄的相片电子版打个包,给顾云发过去后,何桃看看表。已经5点半了。揉揉眼睛,伸伸手脚,没想到选几张照片也弄了一下午。哎,可怜的秤子,犹豫不决什么烂毛病。得赶快下去,小棋子要来接她回家吃饭。

    接到录取通知那天晚上,何桃打电话给妈妈报备,电话那头妈妈可乐坏了。趁此机会拉她回家吃饭,“小丫头这次没有借口不回来吃饭了吧,研都考上了。妈妈真伤心,女儿一年到头不着家。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何桃最受不了这一,赶紧答应了。回头给言棋一脸苦相。言棋耸耸肩,表示你自求多福。何桃家就在B市,不过B大在城西,她家在城东。回个家要横穿整个城市,不堵车也要一个半小时。这对半个宅人的何桃来说,无异于折磨。所以秉承环保健康的低碳生活,何桃以各种理由各种手段减少回家次数。无论老妈如何细数她的“不孝”,言棋是如何蔑视她的懒骨头。但何桃是恋家的,听起来有些矛盾诡异。每天,何桃都会乖乖打电话回家报备自己的一举一动,听妈妈家长里短,和言棋拌嘴演影帝影后。实习考研再忙的时候亦如此。言棋说,你这是“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何桃默,这句话是用这儿的么?

    在校门口等了小会儿,言棋就来了。而且是,施施然“两袖清风”走来的。

    何桃瞪着他,怎么坐“2路汽车”来了?“你的车呢?”

    “笨丫头,”言棋敲敲何桃额头,“都这点儿了,你还想为B市的堵车事业添瓦加砖么?2路汽车也比开车块。”

    也是。B市的堵车哟,真是一大景观。乘车高峰持续时间之长,早上10点多才结束,下午不到4点已开始。还好城东城西有地铁相连,挤是必然的,但不堵车。地铁就这点儿好。

    B大是地铁四号线起始站,上去总有位子。捡了靠门两位子坐下后,何桃心下感叹,小棋子还是很聪明的。舒舒服服有位子坐,还不会堵车,真好^ ^。

    “小桃子是在心里赞美我的英明决定吧,有个聪明的哥哥好哈。”言棋看到何桃一脸安逸的样子,忍不住开始自我抬高。

    “是啊是啊,趁还没去S市之前,要多揩揩你的油。反正你都不开车,你的甲壳虫送我吧!”

    “好哇好哇,车送你,再给你买房子。房子车子都有了,咱就不去S市了呗。那儿有啥玩儿的?”言棋看着她的眼睛,说得极其认真。

    何桃愣,本来说着玩儿的,量他定是不会答应的。“那怎么行,我是去读书的,又不是去玩儿。”小棋子脑袋抽了吧。

    “小桃子……”言棋转过头,看着对面车窗玻璃浅浅映出两人的影子,隧道里的灯光,一闪一闪而过。何桃等着他说下文,他却没继续下去。

    坐了两个站,上来位老。何桃噌一下站起来,把老人家扶到自己座位上。何桃站言棋面前,傻呵呵摸摸脑袋对他笑笑。言棋伸出右手,何桃拉住。言棋的手温暖干燥,何桃的手却有些微凉。一个站着,一个坐着,手握着手,一如小时候一样。言棋没起来让何桃坐,因为知道她会拒绝。

    第一次和她坐公交车,那个时候她7岁,他10岁。也是中途上来个老人,何桃二话不说让了座位。言棋刚站起来想让她坐,何桃就把他按下去。“你坐。”她说。小脸上不容拒绝。那时的路哪有现在平,一路颠簸。何桃站不稳,人小又抓不住吊环,好几次差点儿摔倒。言棋几次要站起来让她坐,她就是不肯。只说,“你坐”。没办法,言棋叫何桃站到自己面前来,伸出手拉住她的手,他的手温暖干燥,她的手微凉。

    言棋一直记得她说,“你坐”。从那时起,他开始知道有种善良,叫何桃;有种固执,叫何桃。

    “小棋子,”何桃摇摇言棋的手,“昨天然然问我为什么我俩不同姓,我告诉她我跟爸爸姓,你跟妈妈姓。她直呼我家尊重女,羡慕得很!嘿嘿”

    言棋看何桃摸摸鼻子。她一笑就喜欢摸鼻子。是,她跟爸爸姓何,他跟妈妈姓言,他们不同姓,本来就不同姓。

    “小棋子,”何桃又摇摇言棋的手,“你刚刚想说什么?”

    “没什么,觉得你傻啦吧唧的。白给车子房子也不要,脑抽了吧!”

    何桃狠狠用两指狠狠儿掐了言棋的手一下。嘶…言棋吃痛。何桃大摇大摆瞪着他,叫你说我傻。

    还说不傻,这么大了小孩子脾气。

    为什么不考B市的研?为什么?为什么?他最终没问出口。

重要声明:小说《河水淘淘有座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