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凉虾 书名:河水淘淘有座桥
    卢青敲了半天门,总裁室里都没有反应。她轻轻推开门,看到一个英的背影站在巨大落地窗前,一动不动。卢青的公司在本市最大商业圈中心位置。从35层楼看出去视野极好,尤其是总裁办公室的巨型落地窗,一览整个商圈,还隐约可见远山。晚上商圈霓虹印染,灯光粲然,一面落地窗似一副夜景画。站在那里,所谓“一览众山小”。卢青是有些轻微恐高症,不知道总裁长期“位于人上”会不会“高处不胜寒”。

    背影突然转过,卢青赶紧收回思绪。“苏总,您要的面包买好了。”

    “好,谢谢。今天的行程全取消。”

    卢青有一丝诧异,但面上依然平静。“是的。”关上门,卢青微微舒口气,有些疑惑。一直以来,公司的人都觉得苏予桥是那种**型公子哥儿。家里有钱有权,但自己出来打拼,成绩斐然。虽然时常给人一种冷漠的表,可能是不经常笑,应酬起来游刃有余,连他们的公关经理都自叹弗如。只是苏予桥不应酬,都交给下面的人去做了。向他示好的的女人不少,他却从没有叫助理秘书订花买礼物哄女人。一直都是一个人清清落落。最近苏予桥有些小奇怪,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偶尔会叫人到40多分钟车程之外的地方买两个面包。卢青曾尝了尝那面包有什么好。确实很好吃,咖啡味道香浓,又有嚼劲儿,但也不是到让人泪流满面的地步。而且苏予桥不吃甜食,他们公司聚餐订餐的时候,都会避免点带甜味儿的菜。或许,人的口味也许会变吧,卢青兀自点点头。领导的事还是少八卦为妙。

    苏予桥坐到何桃边的时候,她正埋头删照片,没有注意到旁边有人到来。苏予桥也没叫她,打开纸袋,拿出个面包,慢慢吃起来。不一会儿,何桃体渐渐向苏予桥靠近,终于抬起头,“啊”,愣住了。何桃想可真巧,总在这儿遇到他,遇到的时候他总在吃Papparoti。

    “寻着味儿了?”这小丫头每次见到他总发愣。

    何桃找回魂儿,灿然笑道,“嗯,很香。你哪来的面包?”

    “我助理很吃,经常带到公司分给大家。”苏予桥嚼着面包,轻轻说道。正在35楼整理资料的卢青打了个喷嚏。

    温凉的声音带着一丝面包香萦绕在何桃边。果然是极品,吃面包都能吃得那么有型。

    “这里还有一个,请你吃。”苏予桥把纸袋递过去,却看何桃犹豫着缩了缩头。“怎么,不好意思,怕欠我?”苏予桥挑眉。

    何桃顿觉周围气氛有些怪,虽然苏予桥仍一副微笑的样子,但气场明显变了。

    “额…不是的…”何桃赶紧摆手,忘了他们感比较敏感,“今晚要陪然然去吃席,现在吃了面包,怕晚上没有战斗力= =。”

    “吃席?”苏予桥有些没弄明白。

    何桃告诉他好像是甘然某个叔伯过生,甘然说到场的都是些叔叔婶婶很无聊,拉自己去陪吃。何桃想有免费的晚餐何乐不为,就答应了。苏予桥听完半眯下眼睛,嘴角微微翘了翘。这鬼甘然。

    何桃解释后瞧苏予桥脸上没有半个表,怕他还在生气,小声建议到,“要不,我拿回去明天当早餐?”

    然后苏予桥笑了。何桃第一次看到苏予桥那样外露心的表,笑得像个孩子。整个清冷的线条暖和不少。“你应该多笑,很好看。”一说完何桃就尴尬了,怎么来那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

    “你也是。”

    什么,何桃没反应过来。

    “你的笑容很温暖。”

    两团粉红浮上何桃两颊。以前说她笑起来温暖的人很多,但头一次因为被人夸赞笑容红了脸。“嘿嘿,谢谢。”

    “你的相机很好。”苏予桥像是知道她的尴尬,换了个话题。

    何桃低头,看着手上的相机。佳能EOS 1D Mark Ⅲ,现在市价四万七千多。这仅是机,装在机子上的24-70mm标头买成九千多,家里还有长镜头、微距镜头、广角镜头、85mm定焦人像王,每个都在一万以上。不过都不是何桃自己的。她自己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哪来那么多钱买相机。

    “它叫木村大叔,”何桃摸摸怀里的单反,“但它是我哥哥的,我只是借来拍照。”

    “你哥哥是摄影高手?”

    何桃摇摇头。小棋子连傻瓜相机都不会用。就算好不容易按中快门,拍出来的每个人都是大饼脸。

    “你哥哥很有钱?”

    何桃歪头想了想,还真不知道。小棋子曾告诉过她,他是做游戏开发的。但是小棋子好像每天都在玩儿,能挣多少钱?但是挣钱不多,怎么买那么贵的相机来败家?何桃喜欢捣鼓相机,不管是那种相机。小时候是傻瓜胶片相机,后来有了数码卡片机。上大学后有一天,无意中在小棋子家角落发现木村大叔和一堆镜头,就找小棋子借来拍照。记得才用它拍照的时候,抱怨很多,木村大叔机重,镜头也重,两个加起来压得何桃肩疼。索用了用了也就被压习惯了。直到上大学,加入摄影社,在全社成员惊悚的眼神中,她才知道木村大叔貌似有些不平凡。何桃上网查了下这单反和镜头的价钱,顿时下巴都掉下来了。何桃质问小棋子为什么买那么贵的东西。小棋子只一句“我家里什么时候有这堆占地方东西了?”就把何桃打发了。

    “也许吧。”何桃想到小棋子,无奈笑笑。

    “当……当……”广场钟楼报时声响起来。“北京时间,下午五点整。”

    何桃跳起来,糟了,和甘然约好5:20在校门口见。跟苏予桥聊着聊着把时间都忘了。

    “苏予桥,我得先走了。一定要在我毕业之前来我们学校,请你看帅哥,报答你的面包之恩^ ^。”

    苏予桥看着跑走的何桃,这是第几次看她离开的背影了?苏予桥抿抿嘴,无奈笑笑。还有帅哥和面包到底有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河水淘淘有座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